-

這卡片實在眼熟。

眼熟到龍卿差點以為是自己掉的。

他摸了摸口袋,於嫻嫻給他的那張還在。

兩張卡片放在一起比對,簡直,一模一樣。

於嫻嫻的親手寫下的地址,是她的筆跡,不會錯。

龍卿不複方才喜悅,眉間微微蹙起來,片刻後,冷冷地說:“出來吧。”

夏誌和陸虎對視一眼,默默從角落裡走出來。

龍卿把兩張卡片交給夏誌:“你去問問徐一雯,到底是怎麼回事,查清楚了告訴我。”

夏誌:“是。”

總覺得,於經理要倒黴了呢(劃掉

於嫻嫻一路倉皇逃竄,回到了自己在頂層的辦公室。

有員工向她打招呼,破天荒地她也冇理,反手帶上了房門。

坐在辦公桌前,忽然以前想不通的事就想通了。

為什麼龍卿總是蹭她的車;

為什麼龍卿總是喊她一起吃飯;

為什麼龍卿跟自己頻頻上熱搜而又不公關解釋;

為什麼龍卿對自己的父母這麼好;

為什麼龍卿願意跑她家去鋤地;

為什麼龍卿會突然搬到她家隔壁,又後來換房子也成了鄰居……

為什麼龍卿會給她買各種各樣的東西,眼前桌上大水壺、無數限量麻袋包包、名貴化妝品,還有手上這個表……

一切的一切,原來不是巧合。

更不是什麼愛情練習題。

隻是,龍卿一直在追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於嫻嫻你個蠢豬,為什麼明白得這麼晚!你的情商是被那些腦殘霸總文的主角給傳染了嗎啊啊啊啊!

自以為閱書無數,看透了世間霸總的虐戀情深勾心鬥角甜寵強愛……怎麼到自己跟前,像個瞎子和傻子似的!

淦!

不,離譜的不是自己,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

全球幾十億的優秀女性不見他正眼相看,怎麼就喜歡上她了呢?

這眼瞎……咳,這眼還挺有眼光的,哈。

於嫻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首先,分析一下眼前的現狀。

被一個全球首富喜歡,壓力巨大,但也虛榮心爆棚了。

可是,萬一以後嫁到他家,被迫給婆婆當個粗使丫頭怎麼辦?還有豪門的種種規矩……不對於嫻嫻,八字還冇一撇呢你咋還幻想起婚後生活了??

難道你這廝早就饞龍卿的身子了?!

呼——

於嫻嫻拍拍自己滾燙的臉頰,都什麼跟什麼啊,完全無法冷靜思考!

到底誰來教教我被全球首富告白之後應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

她整個在崩潰狀態,半晌才稍稍冷靜下來,拿出了手機,決定求助朋友。

打開姐妹微信群,聊天記錄停留在半天前,郭橙橙和妮子討論的最新電視劇。

於嫻嫻忍著手抖,噠噠噠發出幾行字:那個,集美們,我有個問題,想求助。

於嫻嫻:說出來可能會嚇到你們,也許你們覺得是個笑話,但是今天真的發生在了我身上qaq

於嫻嫻:當然你們也可以當個笑話聽,但是麻煩在聽完之後一定給我一點意見qaq

於嫻嫻:算了,我還是先不說了吧……

於嫻嫻:不行,我要說,我要瘋了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這時候,群訊息忽然有人回覆了。

湯瓊玉:你咋了??

湯瓊玉:天塌下來冇見你這麼嗷嗷叫過。

湯瓊玉:龍卿跟你告白了?

妮子:啊?終於告白了,恭喜恭喜啊!

郭橙橙:什麼時候喝喜酒啊?你們婚禮是在國外辦嗎?

湯瓊玉:肯定在國外,我強烈建議選超級浪漫的法式城堡!

妮子:那我得拖家帶口去蹭飯!可惜不能當伴娘了。

湯瓊玉:我我我我!我伴娘舉手!

郭橙橙:我我我我!我也舉手!

於嫻嫻:……

淦,這麼離譜的劇情她們是怎麼做到自然而然開始聊起來的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