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整個人像被雷劫給劈了,劈得外焦裡嫩那種。

於嫻嫻:“您說什麼???”

龍卿滿眼都是痛苦,強忍著聲音間的倉皇:“我問你是不是喜歡徐一雯。”

於嫻嫻:“??我不喜歡她啊。”

龍卿臉色微變。

於嫻嫻:“喜歡徐小姐的是您吧?”

龍卿:“嗯?”

於嫻嫻一咬牙,索性全說出來了:“您不是在車裡藏了脫單秘籍之類的書,要追求徐一雯嗎?”

這下,變成龍卿整個愣在原地。

“什麼?”

於嫻嫻自顧自地說:“坦白來說,徐小姐是真的不錯啊,家世跟您相差不多,人性格好,品性優良,專業技術過硬,最重要是貌美如花沉魚落雁,以後……”

“你在說什麼?”龍卿嗆聲打斷了她的話,然後怒而抓住了於嫻嫻的肩膀,迫使她直視自己的眼睛,“我喜歡的是你。”

……

於嫻嫻:“……????”

四周極其沉寂,沉寂到幾乎能聽到兩個人強烈的心跳。

窗外有一縷絕美的暖橘色夕陽斜斜插進來,在落地窗前鋪下一片輝暈。

氣氛乾燥而熱切,空氣像是被這片暖色一把點燃,兩個人的呼吸霎時間都被這無形的火卷挾,燃燒殆儘。

於嫻嫻感覺自己無法呼吸了。

她整個人從頭到腳,紅成了一隻燜蝦。

接著,這臉紅會傳染似的,把龍卿也從頭到腳燜成了一隻蝦子。

舌頭也僵硬了,不會說話似的:“我,我說我喜歡的是你。”

龍卿又重複了一遍。

角落裡的陸虎夏誌:“!!!!”啊啊啊啊啊媽媽我們等到這一天了!!!

於嫻嫻冇辦法從這個地震級的訊息中回過神,戰戰兢兢地問:“龍總,您現在是……告白也要拿我練手的嗎?”

龍卿臉色一變:“於嫻嫻!”

於嫻嫻被他吼得一個激靈,飛出去的魂兒趁機鑽回了本體,神誌開始複位了。

龍卿:“我說了,我喜歡的是你,有且僅有你。”

龍卿:“你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練手、徐一雯……都是哪來的無稽之談?”

龍卿:“我喜歡你。”

於嫻嫻:“……”她開始手忙腳亂起來。

龍卿:“我喜歡你。”

於嫻嫻:“我、我知道了。”

龍卿:“……”

書上也冇教,告白對方這樣回答咋辦?天都被聊死了。

於嫻嫻:“抱歉,這個訊息實在是太突然了,我冇辦法立刻給您回答,讓我一個人靜靜……”

於嫻嫻一個下蹲,從龍卿鉗製著的雙手中逃了出來,快步往前走。

緊張到,同手同腳了。

本來有些喪氣的龍卿,看到於嫻嫻順拐逃跑的背影,忽然冇忍住笑了出來:“噗。”

接著,這笑聲越來越控製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於嫻嫻:“……”瑪德,他到底在笑什麼啊!

快讓我逃離這個地球!

於嫻嫻消失在轉角的最後一瞬間,龍卿忍住笑意,超大聲地喊了一句:“我!喜!歡!你!”

於嫻嫻:“……”會被人聽見啊操!!

快跑!

順拐的於嫻嫻消失了。

龍卿說出那句告白,心裡像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從冇這樣輕鬆過。

他踮著腳往前走,如果屁股後麵有根尾巴,恐怕要搖到原地起飛。

原來告白,也是這樣讓人幸福的事。

夏誌:“值了,這輩子值了,能看到龍總鐵憨憨告白的模樣,值了!”

陸虎:“我也想要愛情嗚嗚嗚嗚嗚,龍總的脫單秘籍能傳給我嗎!”

夏誌狠拍他的腦袋:“好的不學你學壞的。”

陸虎:“噓——快看,龍總撿到個東西。”

夏誌連忙回神,朝龍卿的方向看去。

隻見龍卿從地上撿起了一張,粉紅色卡片。

那是徐一雯落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