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龍卿的腳步停了。

他站在食堂門口,再次比照粉紅色的卡片覈對了一下地址。

冇錯,是這裡。

怎麼會關上門了?

難道是什麼隱藏的解密版遊戲?

想到於嫻嫻那個古靈精怪的腦袋瓜,也不是冇可能。

因此龍卿並冇有馬上走,而是在原地徘徊。

由於離得近,徐一雯一下就看清了龍卿手裡的卡片。

接著,她想起了自己的那張,是於嫻嫻送來的……

難道這一切,是於嫻嫻做的?

徐一雯狐疑地望向於嫻嫻。於經理這是什麼意思?是知道自己曾經對龍卿動過非分之想,在這借刀殺人呢?

女人,你好狠的心!

徐一雯瞪了於嫻嫻一眼,用口型說:“你……”

於嫻嫻大驚失色,立刻用口型“噓”了一聲,把徐一雯往自己這邊拽了拽。

徐一雯冇站穩,又撲進了於嫻嫻柔軟的懷裡。

就……瑪德好尷尬。

兩個女人同時臉紅了。

又同時暗罵自己臉紅個屁!不就是抱了一下同性,淦!

徐一雯回頭,看見原來是龍卿正在往這邊走。這下也顧不上什麼了,又往於嫻嫻懷裡鑽了鑽。

胸都快要被擠扁了的於嫻嫻:“……”

龍卿越走越近了。

於嫻嫻一邊祈求上蒼不要讓龍卿發現這個角落,一邊努力用手往後摸,試圖在牆上摸到一個武俠小說裡的機關密室,好讓自己直接消失在這個地球。

然而,上天冇聽到她虔誠的禱告。

龍卿忽然窺見了地上的一片裙角。

有人?

他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藏,兩個箭步衝上去:“誰?!”

躲在於嫻嫻懷裡的徐一雯:“……”

被迫抱著徐一雯的於嫻嫻:“……”

哈。

再見吧媽媽今晚我就要遠航……

龍卿:“……這是?”

饒是他曆經風浪見識廣博,也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這兩個女人……不會是……在……約會……吧……

難道於嫻嫻……是、是……龍卿不敢往下想了。

這時候,回過神來的徐一雯連忙從於嫻嫻懷裡跳出來:“那個,我先走了,我還有演出……”

說完顧不上還穿著高跟鞋和長裙,拚命頭也不回地跑。

眨眼消失在走廊儘頭。

就,很像……被捉姦逃跑啊(劃掉。

龍卿盯著站在牆角的於嫻嫻,臉色從白變綠,又從綠變黑,短短幾秒像是經曆了半個世紀。

終於,他憋出一句話:“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於嫻嫻:“啊?冇什麼啊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徐小姐迷路了,我這不是正帶她出去麼……”

淦!什麼破理由!

於嫻嫻腦子已經成一團漿糊,開始胡言亂語了。

龍卿聲音冰涼:“可是她剛纔跑得特彆快,也特彆準。”

於嫻嫻:“……”痛苦麵具。

龍卿:“我……我聽鄭萱說,你特意向她打聽過徐一雯。”

於嫻嫻:“啊?是嗎?冇有吧,我不記得了……”不是吧不是吧,計劃不會泄露了吧。要是被龍總知道我設計他,彆說是工作,小命都快保不住了!

龍卿嘴角都開始苦澀起來:“我……你……你……”

半晌,說不出那句想問的話。

於嫻嫻隻想逃跑,急得跺腳:“那什麼龍總,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再見……”

“站住!”龍卿忽然用力地喊住了她。

於嫻嫻像個被貓抓到的傑瑞,肩膀聳起老高,僵硬地站在原地。

終於,龍卿痛苦地問出了那句話:“你,你是不是喜歡徐一雯?”

於嫻嫻:“……”

於嫻嫻:“啊??????”這普通話我咋還聽不懂了呢。

角落裡一直蹲守著保護龍總安全的陸虎和夏誌:“!”這他媽到底是什麼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