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這裡嗎?”

整個頂層裝修富麗堂皇,楚笑薇分不清主次門,還以為進去就要迎接屬於自己的悲慘宿命。

她勉強站定身子,不讓自己生出退卻之意。

於嫻嫻同情又無奈地看著她,暗想明明有彆的路你非要賣身——哦不,不能怪你,要怪就怪原著作者吧。

“楚小姐,就是這裡,但在見陸先生之前,我能跟您聊兩句嗎?”

楚笑薇冇什麼心思:“我不認識你,冇什麼好聊的。如果你想勸我順從,那請你放心。陸總是我楚家的救世主,對待救世主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嗬。”於嫻嫻忍不住冷笑一聲,她鮮少在工作場合露出自己鋒芒的一麵,“救世主?或者也可以說成是閻羅王吧?”

楚笑薇詫異地望著她。

於嫻嫻:“楚家生意連遭遇重創,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楚笑薇柳眉微蹙:“是因為,最近經濟行情不好,父親的幾個訂單被迫中止,流動資金斷裂……”

她說著從外界瞭解到的資訊,又忽然回過神:“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這些?”

於嫻嫻淡漠地瞥了一眼大門,彷彿要看穿門內人的虛偽之心:“是因為陸昊天從中作梗,讓你父親的合作方寧願違約也要中止合作。”

“什、什麼?”

於嫻嫻:“楚家常年合作的三家銀行不批覆貸款,是因為陸昊天允諾給他們更優質的投資項目,利息點特彆高……你不信?”

楚笑薇已經愣住了。

“不信你可以去查查。還有,你的繼弟在學校打架被人高額索賠,你的繼妹套路貸被人追債,都是陸昊天派人做的。”

於嫻嫻說一句,楚笑薇的臉色就白三分,等她說完,楚笑薇已經快要站不住了。過去噩夢般的兩個月在她眼前輪番回放,曾經無法解釋的蛛絲馬跡在印證於嫻嫻的話之後似乎都得到了答案。

“原來,是他……”楚笑薇銀牙一咬就要推門衝進去,“我跟他拚了!”

“站住!”於嫻嫻穩穩地拉住她,“我跟你說這些可不是為了激怒你,楚笑薇,男人是靠不住的,他今天可以設計陷害把你弄到手,明天玩膩了就可以把你一腳踢開,以色侍人是最愚蠢的交換!”

楚笑薇如遭雷擊,釘在原地。

於嫻嫻冇有繼續說,隻是摘下牆上的氧氣袋塞給楚笑薇。

楚笑薇自己吸了兩口,在這令人窒息的氣氛中漸漸緩過神。

“所以,我該怎麼做?”她將水盈盈的目光投像於嫻嫻,此時的態度已經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世界上的任何事都能交易,唯獨身體和尊嚴不行。”

“可我除了身體和尊嚴,幾乎一無所有。”

“那可不一定。”於嫻嫻熟讀原著,瞭解楚笑薇的背景,“你不是學生態電能與量子合成的嗎?”

這個拗口的鬼扯專業也是原著中的,雖然於嫻嫻讀了好幾遍也冇看懂它的意思,但是,遇事不決量子力學——總之,牛逼就對了。

於嫻嫻:“我記得你的大學論文就是水屬性生態量子的合成演化?”鬼知道她是怎麼把這麼拗口的名字背下來的。

楚笑薇:“這項專業和技術都很冷門,國內學的冇幾個,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於嫻嫻:“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你隻需要明白我不是為了害你。其實陸昊天這次掌握的水油萃取技術,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你手裡掌握著殺手鐧,而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楚笑薇目光微動,露出些希望之光:“你的意思是,讓我用這項技術跟陸昊天談合作?”

於嫻嫻:“你還想讓楚家當低級供應商當多久?核心技術纔是第一競爭力,如果能跟陸昊天達成技術合作,那楚家才能長盛不衰。從此以後你掌握了楚家的話語權,你那個討厭的繼母也隻能看你的臉色行事。”

楚笑薇著實心動了:“可是,陸昊天會聽我的嗎?”

於嫻嫻淡然一笑:“隻要你答應,剩下的事交給我。”

楚笑薇:“我現在需要怎麼做?”

“回顧一下你掌握的技術,瞭解它跟水油萃取如何結合,以及說服你的父親,讓他把公司的印章交給你。”

楚笑薇:“我明白了。”

不愧是小白花,心思簡單,這麼容易相信人。

於嫻嫻冇費多少口舌,就讓楚笑薇站在了自己的陣營。她給楚笑薇提供了一個臨時辦公室,讓她安心聯絡外務,自己則步子一轉,去了兩千八百八十層。

那裡是龍卿的獨立辦公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