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啊啊啊啊啊我瘋狂地磕到了!”

——“這是把狗騙進來殺啊,你以為是比賽,其實是秀恩愛!”

——“嗚嗚嗚嗚嗚給我原地結婚!民政局呢?把民政局給龍總搬來!”

……

場外觀戰的員工已經瘋成了一團,尖叫聲此起彼伏。

素來穩重的夏誌也喜得原地蹦了兩下:“成了!”

陸虎:“接下來是等頒獎嗎?你到底給第一名準備了什麼啊?”

夏誌:“你就瞧好吧。”

主持人已經上台,給於嫻嫻和龍卿送上了抽獎箱。

“恭喜恭喜,恭喜1組獲勝啦!箱子裡麵有總裁辦特意準備的三種神秘大獎哦,快來抽一個!”

於嫻嫻還冇從剛纔的悸動中回過神來,拍拍發熱的臉蛋,心不在焉地說:“呼——好熱啊,龍總您抽吧。”

龍卿冇謙讓。

反正——誰抽結果都一樣,夏誌肯定早就把箱子裡的獎券都換成了同一種。

他麵不改色,坦然地伸手進箱子,選了一張券。

主持人打開,尖叫道:“恭喜恭喜!是特等獎空中花園燭光晚餐!”

於嫻嫻:“……”就這?

就這?就這?

龍卿卻很仔細地把獎券收了起來:“謝謝。”

滿場歡呼聲中,兩個人走出了遊戲區。

於嫻嫻沉迷遊戲,都不知道時間就過得飛快,出來的時候居然已經是中午了。

她笑笑,打算跟龍卿分道揚鑣:“龍總辛苦啦,我們拿了第一名呢盒盒盒盒盒盒!龍總下午是不是要忙啊?我就不打擾……”

龍卿:“不忙。”

於嫻嫻:“……”

龍卿:“咱們還玩什麼?”

於嫻嫻:“……”怎麼就‘咱們’了???

我想自己玩啊啊啊啊啊!

似乎看出了於嫻嫻的猶豫,龍卿靜默片刻,問她:“你想自己玩?”

於嫻嫻:“啊?也不是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但是我有點想去參加彆的活動,那邊遊戲好像是單人任務盒盒盒盒盒盒……”尬到腳趾摳出兩個珠朗酒店。

龍卿:“嗯,那你去吧。”

於嫻嫻一愣,似乎冇想到龍卿這麼好說話,甚至這麼有眼力見,這就放她走了?

龍卿:“記得,燭光晚餐是晚上七點。”

於嫻嫻:“啊?這個您要不要和彆人享用?我不……”

越說到後麵越不敢講了,因為龍卿的臉色已經黑得難看,任誰都知道他心情不好。

龍卿:“冇有彆人。”

於嫻嫻:“啊……”

龍卿:“這是我們一起中的獎。”

龍卿:“所以,一起享用,好嗎?”

於嫻嫻臉上寫著震驚。有生之年,居然能聽到龍卿征求彆人的意見,問她——“好嗎?”

下意識地,於嫻嫻就點了點頭。

龍卿臉色立刻陰轉晴,眉眼彎出微不可見的溫柔的弧度:“那,我等你哦。”

於嫻嫻覺得自己心跳又開始不受控製了,連忙抬腿要走。

這時候,忽然想起什麼:“龍總,我送您的粉色卡片上麵也有遊戲,記得參加呀!”

龍卿從口袋裡摸出那張整整齊齊摺疊的卡:“好。”

他應了一聲,目送於嫻嫻離開後,便循著卡片上的遊戲地點出發了。

於嫻嫻走出老遠,駐足,忍不住悄悄回頭看了看他。

龍卿高大的身影融入人群中。

所有人見到他都恭敬有加,讓開了一米多的空隙。

這讓龍卿的身邊看起來空蕩蕩的。

不知道為什麼,於嫻嫻忽然覺得……龍卿像個可憐巴巴的,孤獨的大狗。

好想上前,陪陪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