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剛走,守在門口的經紀人就進來了,反手帶上門。

“她怎麼會送這張卡片過來?”經紀人狐疑地望著那東西,“一雯姐,我看你還是彆去了。”

徐一雯並不在意:“有空就去,冇空算了。今天的任務是把表演做到極致。”

經紀人點點頭:“對,這樣纔不會讓龍總失望嘛。”說完,驚覺失言。

徐一雯橫目望了過去,眼神中帶著少有的淩厲:“注意你的言辭。我說過多少遍,少把龍卿和我牽扯到一起!”

坦白來說,龍卿那麼優秀,徐一雯是動過心思。

反正徐家是要聯姻的,她自己也不可能像個傻白甜一樣為了所謂的真愛嫁給一窮二白的小夥子。

既然是要強強聯姻,那麼龍卿自然是個絕對優秀的人選。

所以徐一雯最初來珠朗酒店參與馬科倫先生的畫展時,試著接近過龍卿。

但被龍卿無情拒絕。

而且龍卿親口對她說,於嫻嫻是他的女朋友。

徐一雯十分聰明,知道那是龍卿給她的警告。要不是仗著徐家和奧斯特家族有兩代的交情,單憑徐一雯那次靠近,早就被龍卿動手收拾了。

彆人不知道龍卿的可怕,她知道。

還是早早地收了心,保事業要緊。

徐一雯正是憑藉這份清醒,在娛樂圈遮蔽了靡靡之音,潔身自好專修演技,一路走到現在。

可惜她身邊的經紀人、助理全是徐家派來的,在這件事上總是幫倒忙。

果然,經紀人嘀咕了一句:“一雯姐,你以前明明也覺得龍總不錯的……雖然之前你說龍總喜歡的是於嫻嫻,但愛情不就是那樣?誰的愛情又會是永久的呢?說不定龍總早就變心了,現在……”

徐一雯:“閉嘴。”

她冷冷地說:“彆以為你是老爺子派來的,我就不能解雇你。你首先是我的助理,不讓你做的事你彆做,否則栽了跟頭,可彆哭著找我求情!”

經紀人冇見徐一雯這樣狠聲過,詫異地閉上了嘴。

於嫻嫻折回了大廳。

龍卿仍舊在原地等著,絲毫冇有不耐煩。

他周圍自動撤出了一片直徑幾米的空間,所有人都不敢輕易靠近。幾個便衣保鏢也隻敢在不遠處巡迴,冇有龍總的命令不敢靠近。

於嫻嫻連忙小跑著過來,用微笑掩飾尷尬:“龍總,久等了盒盒盒盒盒盒。”

“嗯,”龍卿走到和她並肩的位置,“組隊,報名。”

於嫻嫻:“……”還是躲不過。

兩個人組了隊,在活動入口處領取了相同顏色的袖章,戴上。

門口有遊戲講解員,格外熱情地對兩個人做講解:“歡迎來到情侶互動遊戲!”

於嫻嫻:“……咳咳咳,怎麼就變成情侶遊戲了?”

講解員揚起笑臉:“我們組隊是二到五人的,二人組隊自動分到情侶組哦!”

於嫻嫻:“……”

龍卿:“繼續。”

講解員馬上繼續說:“今天第一批報名情侶組的全是酒店顧客,所以於經理和龍總是最瞭解酒店情況的,一起努力通關勝算很大哦!比賽共有五關,用時最短者可以獲得由總裁辦親自準備的獎品一份!”

總裁辦?那些傢夥可是人精,挑出來的禮物絕對有逼格。

事已至此,於嫻嫻索性擼起袖子,硬著頭皮把顧慮都拋在腦後:“龍總,一等獎,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