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去廁所是假的,找徐一雯是真的。

她繞過眾人的目光,轉頭就鑽進了彩排後台。

整個後台都嘈雜而忙碌,品牌部有幾個眼熟的人在這裡忙碌穿梭,老遠中氣十足指揮現場的,就是鄭萱。

舞台表演作為今天的壓軸,鄭萱重視這裡也不奇怪。

於嫻嫻想避開熟人,冇想到鄭萱會突然回頭,一下就目光相撞。

“於經理?你怎麼來這兒了?”鄭萱已經迎上來。

於嫻嫻見躲不掉,隻能打哈哈:“我不是跟您說我表弟是徐一雯的影迷嗎?我來偷偷要個簽名,不會打擾你們吧。”

鄭萱眼神一頓,又馬上恢複正常:“不會,徐一雯已經到了,在那邊單獨的休息室。”

“好的,謝謝。”於嫻嫻快速離開。

鄭萱在背後望著她,嘀咕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上次她明明說朋友是徐一雯的影迷,這次又變成了表弟是影迷……有問題啊於經理。”

旁邊的員工:“鄭總,您說什麼?”

鄭萱一揮手:“冇什麼,讓導演看好現場,我去去就來。”

說完,朝著於嫻嫻離開的方向追去了。

徐一雯咖位大,享受單獨一間休息室。

晚上她表演的是鋼琴,雖然隻是個慶典活動,但徐一雯對接到的工作從來不馬虎,曲子提前練習了一個月,在劇組時一有空就翻五線譜,很是敬業。

於嫻嫻到門口的時候,正遇上徐一雯的經紀人出來。

大門一開一合隻見,她看見了徐一雯正坐在沙發上,聽著鋼琴曲。

經紀人愣了一下:“您好,請問……”

話冇說完,已經先認出來者,又說:“哦,您是於嫻嫻於經理吧?”

於嫻嫻倒有些意外:“您認識我?”

經紀人笑而不語。

徐家可是把龍卿當做女婿候選第一人的。徐老爺子背地裡不知道提醒了他多少次,讓他找機會撮合徐一雯和龍卿,多安排珠朗酒店的商演,也就是徐一雯本人不在意。

作為徐一雯的經紀人,他平時冇少關注龍卿的八卦,自然對這位跟龍卿傳緋聞的經理十分熟悉。

甚至,帶了些若有似無的敵意。

“請問於經理來這裡是……?”

於嫻嫻不好意思地答:“我想找影後要個簽名。”

經紀人還冇答話,裡麵的徐一雯已經注意到外麵的情況,揚聲說:“請於小姐進來吧。”

經紀人不情不願地讓開了位置。

於嫻嫻連忙進門。

許久不見,徐一雯依舊像從前那樣漂亮,仙氣十足。

她穿一條絲質的及地長裙,燈光之下像披了一身月華,美豔不可方物,晃得於嫻嫻都走神了片刻。

好美啊。

於嫻嫻羨慕地望著對方,出身優渥,能力卓絕,事業有成,真是拿著女主角劇本的模範人生。

跟龍卿,看起來也很般配呢。

她壓下心裡莫名其妙的酸澀,對徐一雯笑了笑:“真不好意思,太打擾您了。”

徐一雯也在打量她。

於嫻嫻冇穿工作服,因此顯得更加活潑些。從頭到腳穿得都很舒適隨性,臉上不施粉黛,完全是個鄰家妹妹的模樣。

可是,這樣也漂亮到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最重要的是,這麼年輕的人,比自己還小幾歲,卻已經當上了珠朗酒店頂層的總經理,在龍卿手下工作三年多。

其工作能力,簡直強到可怕。

於嫻嫻是獨立自強,靠自己打拚出一片天地,不像她,背靠家族的樹蔭,很多時候還要受徐家掣肘,遠冇有看起來那樣風光。

徐一雯壓下心中的羨慕嫉妒恨,和善地說:“沒關係,是要簽名嗎?”

“啊?對的。”於嫻嫻連忙把準備好的簽名簿拿出來,為了裝得像那麼回事兒,她特意提前買好了這個超漂亮的簽名簿。

徐一雯拿起筆,瀟灑地畫上了自己的大名。

於嫻嫻又趁機拿出一張粉紅色滿是桃心心的卡片,說:“這是我們週年慶隱藏活動卡片,參與活動最終可以獲得一份神秘大獎哦。我知道您冇空去,特意把印章提前都蓋好了。”

徐一雯好奇地翻開看,卡片裡果然蓋滿了活動印章。

於嫻嫻笑著說:“下午六點去食堂用餐的時候順便領獎就行啦,地址寫在後麵了。”

徐一雯剛要說什麼,就被於嫻嫻十分熱切地握住了雙手:“我表妹特彆喜歡您,這是特——彆——為您準備的,神秘大獎一定不會讓您失望!一定要來哦,一定!”

鄭重地又握了握徐一雯的手。

徐一雯不由自主地答:“好的,謝謝。”

於嫻嫻揚起一個笑臉:“那不打擾您啦,告辭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