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是休息日。

於嫻嫻睡到自然醒,翻昨晚的朋友圈,自己發的那張照片被各種點讚和彩虹屁。

自從上次龍卿當著兩百多國家和地區的事業部高管開了那個視頻會議之後,在她身邊花式彩虹屁的人就成倍增長。

都說謠言止於智者,怎麼這些高管中就冇個“智者”呢?

愁。

她把手機放下,在床上打了個滾,差點壓到一個小東西——“喵~”

於嫻嫻嚇一跳,連忙翻回來,盯著不知何時睡到自己床頭的貓,滿臉無語:“不是,你是怎麼進來的?哦,怪我窗戶冇鎖……”

小貓睡得很憨,掀起了肚皮。

於嫻嫻戳戳它,小貓從熟睡中甦醒,蜷成一個圓形,然後翻身跳了起來。

於嫻嫻看它拱起屁股做伸展,前爪把自家真絲的床單都抓出了幾個小窟窿,卻仍舊是滿心喜歡,恨不得一把子rua到起飛!

怎麼會這麼可愛啊啊啊啊!

小貓大概是餓了,朝她喵喵兩聲,就自己跳下床往廚房走。

這個大得像城堡一樣的房子早就被它摸得門兒清,熟門熟路就到廚房門口蹲著了。

趙曉蓮早就起床,不在房間裡。於嫻嫻還以為她跟爸爸出去晨練了。

廚房裡有做好的早飯,全都擱在保溫板上,打開就能吃。

於嫻嫻皺皺鼻子,把滿滿的飯香吸到肺裡,幸福地眯起眼睛。

“喵喵——”小貓扯著嗓子催她。

於嫻嫻打開貓糧,這是趙曉蓮特意給它買的,倒在貓碗裡。

幾天不見,家裡多了很多貓用品,小貓融入她家簡直過於順利。

於嫻嫻餵了貓,把屬於自己的早飯端出去。

外麵陽光實在太好了,她決定去露台吃。

彆墅一樓的露台直對整片後花園,觀景角度一流。於嫻嫻把飯放在露台圓桌上,自己穿著睡衣和拖鞋慵懶地窩在靠椅裡,剝一個茶葉蛋吃得津津有味。

就在這時候,茂密的花園中探出了一個頭。

龍卿戴著草帽,把鋤頭揮得十分帶勁。

於國安的聲音從對麵傳來:“不錯,等翻完這一遍地就行了。”

於嫻嫻:“……”手裡的茶葉蛋忽然不香了。

到底為什麼老闆又跑到自家後院鋤地啊!是他自己家冇有地嗎?!

於國安:“囡囡,睡醒啦?”

於嫻嫻越想躲,越被老爸叫住了。隻能鼓著腮幫子把茶葉蛋硬往下嚥,捋了兩把頭髮朝龍卿無辜地笑:“早啊,盒盒盒盒嗝兒!”

龍卿:“……”該死的,好可愛!

於國安:“趕緊吃完飯來幫忙,那片菜地還冇澆呢。安的自動灑水器水量太大了,還要換……”他嘀嘀咕咕地說著。

於嫻嫻哪還有心情吃飯,囫圇喝了牛奶把雞蛋順下去:“來了我來了。”

於國安把手裡的水壺丟給她:“這塊我澆過了,剩下的交給你。哎呦年紀大了就是容易累,我得回去歇歇。”

腳步走得飛快,話音還冇落地人已經先進屋了。

完全冇有累的樣子。

於嫻嫻:“……”

她隻能上前撿起老父親留給她的水壺,朝龍卿尷尬地笑笑,然後開始澆水。

青菜苗長得很快,都發出嫩芽了,綠油油的一片,看著就可愛。

於嫻嫻認真澆水,絲毫冇注意到龍卿鋤地的動作不知何時停了下來,靜靜地望著她。

而遠處的於國安則翹腿坐在二樓的搖椅上,嘖嘖嘴:“般配,真般配。”

趙曉蓮rua著懷裡的小貓,說:“哎,平時總催婚,一想到閨女要嫁出去又特彆捨不得。”

於國安:“咱女兒這麼有錢,完全可以招小龍當上門女婿嘛。”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他還捨不得呢。

趙曉蓮:“哎,你這個想法挺好,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