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虎:“為什麼不是你打?”

夏誌:“咳,也不知道白天亂送檔案夾的是誰,將功補過的機會也不要……你想,現在把龍總叫醒是為了跟於經理約會……”

不等他說完,陸虎二話不說按了撥號鍵。

“嘟——”電話剛接通,車裡就有手機響了。

下一秒,夏誌滿臉無語地從手提包裡拿出一部手機:“我忘了,龍總把他的私人手機放我這冇拿回去……”

陸虎:“……真有你的。”

夏誌:“你有辦法能在不被於經理髮現的前提下跑到車旁邊,敲門叫醒龍總嗎?”

陸虎尋摸了一下距離。

於嫻嫻跟車子的直線距離是五米,而且是在駕駛席那邊。他摸到副駕駛去敲門,有把握不被於經理髮現。

“行,我去。”他解了安全帶,貓腰溜下車。

彆看陸虎五大三粗,到底是頂尖保鏢,閃轉騰挪一身功夫。

夏誌隻見他下車後就一個前滾翻接360度空中轉體再接原地托馬斯迴旋(不是),身姿矯健如一頭獵豹,轉眼就躍出十米開外,眼看就要捱到車邊上——

就見於嫻嫻一個轉頭,拉開車門打算上車。

陸虎立刻一個原地托馬斯迴旋接360度空中轉體再接後滾翻——原路滾回了車裡。

夏誌:“……真有你的。”

陸虎:“……”

誰能想到於嫻嫻觀景這麼快,才五分鐘就上車走了。

於嫻嫻壓根不知道發生了啥,心情美妙地發動車子,絕塵而去。

夏誌和陸虎又連忙跟上。

就這麼耽擱了一個小時纔到龍城一品。

兩棟安靜的房子並列坐在綠蔭之內,隱約亮著些燈光,看起來就很溫馨。

於嫻嫻駕著車子熟練地駛過龍卿家的通道,然後停在龍卿家門口,輕輕推了一下副駕駛的男人:“龍總,到了。”

“唔……”龍卿迷茫地睜開眼,見到於嫻嫻的臉,下意識吐出一句:“囡囡?”

於嫻嫻反應了一下才聽到他說什麼,小臉一個爆紅:“……龍總,到家了。”她重複了一遍這句話,忽略亂七八糟狂跳的心。

龍卿已經從副駕駛坐直身子,徹底清醒了過來。

“我睡著了?”

於嫻嫻:“是啊,可能您太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龍卿:“嗯。”

他解開安全帶,下車,順便帶上車門,卻冇立刻離開。

彎腰,英俊的臉映在窗外,眼睛明亮幽深,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於嫻嫻遲鈍地望著他,憋出兩個字:“……晚安?”

這下,龍卿臉上浮起顯而易見的喜悅來,唇角彎出個傲嬌的弧度:“晚安。”我的囡囡。

見他讓開一步路,於嫻嫻連忙逃也似的踩著油門離開。

龍卿站在原地望了一會兒,直到見她的車子平安駛入車庫,才轉身進門。

於家二老已經睡了。

於嫻嫻輕手輕腳地上樓洗漱,換了睡衣。

清涼的水溫好不容易纔把那陣亂跳的心平複下來。

她躺到床上打了個滾,卻莫名有些睡不著。

拿出手機,翻到了今晚拍下的湖水。非常非常好看,即便是隻看照片,都能想到那一刻美好寧靜的心情。

她還把噴泉秀做背景自拍了一張,比著傻乎乎的剪刀手,笑得非常甜。

於嫻嫻無聲地笑了笑,把照片發到朋友圈——晚安,世界。

另一邊,剛洗漱完也躺下來正習慣性想翻於嫻嫻朋友圈的龍卿,才發現手機留給助理冇有帶。

由於太想偷窺人家的朋友圈了,龍卿打開抽屜從自己的1、2、3、4、5、6……個備用機中挑出一部,打開用了起來。

——哈,有更新了!

秒讚走起!

等等……這是今晚拍的嗎?她今天就穿了這套衣服冇錯的。

想了想,立刻給夏誌打了個語音。

夏誌一秒接起:“龍總請您聽我解釋!今晚於經理是開車帶您到城外湖邊了,可是您睡著了,我想喊醒您但是您冇帶手機,此處有您手機上未接電話為證(求生欲),等我們想下車喊人的時候於經理就開車走了……走了……了……”

龍卿:“……”

龍卿:“你,扣……”

夏誌:“龍總,請給我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我有主意奉上!”

龍卿頓了一下:“夏誌,你都學會打斷我說話了?”

夏誌:“咳,全是老闆娘教得好。”

龍卿被“老闆娘”這三個字美到心坎兒裡了,強忍著笑意,故作嚴肅:“說,你有什麼主意?”

夏誌答:“酒店週年慶典,聽說品宣部今年搞了個神秘情侶活動……”

他如此這般說了一番,龍卿頻頻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