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轉著方向盤,無比懷疑龍卿當初送她這部車就是為了白嫖她這個順風車司機。

龍卿舒舒服服地坐在副駕駛,還熟練地打開了播放器,給自己點了一首喜歡的歌。

於嫻嫻:“……”

兩個人駕車離開,並不知道在他們的車子後麵,毛佳盼和另外一位同事全程目睹。

同事:“哇,於經理和龍總一起回家?”

毛佳盼滿臉的理所當然:“那不然嘞?朋友圈照片我們不是都看過嘛,還共養愛貓呢。”

同事:“哦豁,今天的糖磕得有點飽了。毛毛,你說以後於經理要是嫁給龍總,還會來咱們頂層上班嗎?”

毛佳盼也有點拿不準了:“會……的吧?”

同事:“都說豪門規矩多,萬一奧斯特皇爵家族無法接受一個當酒店經理的皇爵夫人呢?”

“那李淑芬女士和龍傲天先生早該出來擺平於經理了吧?比如——拿著五百萬離開我的兒子……哈哈哈哈。”

兩個人都笑成一團,顯然“五百萬”這個價碼對於於經理的年薪來說實在不夠看。

毛佳盼:“再說,龍總是那種需要聽父母之命的人嗎?”

同事:“也對。”

兩個人說笑著,也發動車子離開。

夜晚的道路非常寧靜。

於嫻嫻車速不快,一邊開車一邊想著心事。

不知何時就到了岔路口。

她看著路牌有些猶豫。向前直行是回家的路,往右拐則是出城。

城外有片人工湖,據說最近加建了噴泉,很好看。

於嫻嫻近年來的休假時間屈指可數,外出旅行更是難得。有時候看到朋友圈的曬圖也很想去近郊隨便逛逛,可總是被這種那種的理由拖延。

今天難得這麼早下班,夜晚城外的人又少,來回不過一個小時。

看完噴泉秀再回來,剩下的時間也足夠她睡到天亮。

心動了。

於嫻嫻轉頭,打算征求一下龍卿的意見,才發現這男人竟不知何時睡著了?

平時高大威嚴的人毫無防備地把頭靠在車窗邊上,安靜地睡著,呼吸均勻。

他的睡相很好,除了因為靠在窗邊被壓翹了一撮頭髮之外,幾乎可以用端正來形容。

於嫻嫻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咕嘟,龍總還是,很耐看的嘛。

她晃晃腦袋,甩開這些奇怪的想法,低聲喚他:“龍總?”

睡夢中的男人連眉頭都冇皺一下,似乎睡得很熟。

於嫻嫻暗道,權當帶個大件行李。去城外看湖,走起!

方向盤一轉,往右行駛。

老遠跟在後麵的陸虎頓時緊張起來:“於經理怎麼往右拐了?走錯路了嗎?”

夏誌稍顯淡定:“緊張什麼,於經理又不會綁架龍總,快跟上。”

陸虎連忙跟上,同時囑咐路上其他的保鏢變換路線,往安保空白區域填補。

跟著前方的豪車一路走,竟然出了城。

終於,車子在人工湖旁邊停下。

夏誌:“看來是咱們龍總要跟於經理玩浪漫,深夜觀景呢!”他笑了笑,“讓保鏢離遠點,彆擾了龍總的雅興。”

隻見豪車的門打開,於嫻嫻從車內下來。

她獨自走到湖邊的欄杆前站了一會兒。

今晚是滿月,皎潔的月色落在湖麵上,暗夜中有種獨特的美。

遠處還有三三兩兩的自駕車,可能是來觀景的市民。

看來深夜有閒情逸緻的人還不少。

夏誌和陸虎冇下車,等了一會兒。

半晌,陸虎才問:“怎麼龍總冇下來?”

夏誌舉著望遠鏡,看見靠在車窗邊上睡得正香的龍卿:“……”

咳咳。

龍總啊,您可長點心吧!

這麼好的時機,您咋睡著了呢!!

夏誌猶豫著要不要給龍總打個電話把人喊醒,可想到龍總昨晚也加班到很晚,就冇下得了手。

這時候,湖麵的噴泉秀開始了。

巨大的水柱騰空而起,岸邊的人立刻發出一陣歡呼:“哇!”

於嫻嫻也顯得很興奮,拿出手機一直在拍,偶爾跟著噴泉踮腳跳起來,非常孩子氣的可愛。

“哎,這麼可愛的於經理怎麼能不讓龍總看見?”夏誌一副勇者的表情,拿出手機……又放了回去,說,“陸虎,你給龍總打電話。”

陸虎:“……”我懷疑你在甩鍋而且我有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