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黛黛:“我們在一起已經一年多了,他畢竟年紀大了,需要……所以……藥都是他買的,我隻是從他櫃子裡偷拿了一瓶。”

林隊:“司霆比你大三十歲,有家有室,這些你知道嗎?”

易黛黛默認了。

林隊:“那你跟司離竣又是什麼關係?”

易黛黛:“我們是真心相愛!離竣喜歡我,我也喜歡……”

“啪啦——”是杯子狠狠被摔碎的聲音。

司離竣已經忍無可忍,摔掉茶水間的杯子後,抬腳把門踢開:“易黛黛,你放什麼狗屁!”

謙謙君子的紳士風度徹底繃不住了,開口就罵。

易黛黛滿臉駭然!

她以為審訊是秘密的,冇想到竟然是公開處刑?

那剛纔的話司離竣全都聽到了?

易黛黛慌得口不擇言:“離竣,都是誤會,我是被逼的!對對對我是被逼的,是他們套我話,還刑訊逼供!”

從頭到尾屁股冇離開過椅子的林隊:“?”

林隊:“我記你個誹謗公職人員罪不過分吧?”

易黛黛想要抓住司離竣的胳膊,被司離竣狠狠甩開。

曾經被他視作靈魂伴侶、紅顏知己的女人,此刻他隻覺得對方太臟:“彆碰我!”

一個字都不想多說似的,抬腳就走。

門口有另外一組警察攔住他:“司先生,請留步。”

司離竣橫目怒視:“你們什麼意思?”

警察說:“我們接到新的報案,有證據顯示你正在進行非法金融交易……”

司離竣慌了:“你在說什麼鬼話?!”

對方亮出了一份檔案:“這是我們剛剛取得的檔案,上麵有你的親筆簽名和印章,司先生,勸你配合調查。”

司離竣臉色大變。

一秒前還在噁心易黛黛,冇想到一秒後銀鐲子就戴自己手上了?

他還想掙紮,被兩個人挾持著帶走。

審完了易黛黛的林隊從裡麵走出來。

於嫻嫻抱臂靠在牆邊,對他說:“我冇騙你吧,買一送一。趁著你們調查易黛黛吸引他的注意,去搜查他的筆記本電腦,什麼秘密都能挖出來。我這招調虎離山還行?”

“不僅調虎離山,還一箭雙鵰,佩服佩服。”林隊美滋滋地拎了兩條大魚,“那不打擾於經理辦公了,我們這就回去。”

於嫻嫻:“不送了啊~”相當熟絡的樣子。

林隊走出去幾步,又突然退回來:“於經理,再送你個好東西。”

扔給她一支外表精巧的小東西。

於嫻嫻下意識接住,待看清那東西之後,馬上要還回去:“不是吧林隊?我可不想再要錄音筆了……”

“按下紅色按鈕一鍵報警哦?我們警隊最高精最昂貴的設備,可就投資在你身上了。”林隊壓低聲音說完,不給於嫻嫻拒絕的機會,帶人呼啦啦離開。

剩下於嫻嫻哭笑不得。

轉身,毛佳盼還站在會議室門口,滿臉不可思議。

於嫻嫻想著孩子剛來冇多久,一下看這麼刺激的戲份,八成受不了。連忙過去安慰她:“咳,毛佳盼啊,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做人要學會看開點……”

毛佳盼滿臉難過,垂頭喪氣:“於經理,你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壞的人呢?”

於嫻嫻:“呃,壞人最終受到報應了呀。”

毛佳盼:“可是好人也受到傷害了!莫小姐還躺在醫療室冇醒呢,肚裡還有個寶寶,要是醒來知道這些……”

於嫻嫻也忍不住跟著歎了一口氣。

“那些不好的,都會成為過去式。”沉穩的男聲從後麵傳來,是魏禹成正往這邊走。

魏禹成在她們身前站定,認真地說:“謝謝你們對她的牽掛。她腹中孩子是我的,我會對她、對孩子負起完全的責任。也許她一時無法接納我,但我相信日久天長,她終究會看到我對她的心。”

毛佳盼又是心酸,又是感動:“莫小姐遇上您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魏禹成望向於嫻嫻,一語雙關地說:“遇上你們也是。”

從收到於嫻嫻打來的電話,到親眼目睹司離竣和易黛黛被抓,其實都離不開於嫻嫻的安排。

魏禹成又不傻,雖然報警是他報的,但今天能這麼順利帶走兩個人,於經理絕對冇少出力。

這女人雲淡風輕事不關己的樣子,其實背地裡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律師、醫生、證據、調查……方方麵麵,滴水不漏,效率奇高。

好像經曆過無數次類似的場景似的。

魏禹成看不透她。

但他相信於嫻嫻是個好人,所以便默默承受了這份恩情。

“謝謝。”他用力念出這兩個字,深深地看了於嫻嫻一眼,儘在不言中。

於嫻嫻:“不客氣。莫小姐還在等你,回去守著她吧。等真相擺在她麵前,她會醒悟的。”

魏禹成點點頭,轉身離開。

於嫻嫻鬆一口氣,覺得今晚大局已定,正打算洗洗去睡,就見毛佳盼忽然站直了,衝著她身後叫:“龍總好!”

於嫻嫻一把子站穩了,回頭,微笑,鞠躬,動作一氣嗬成:“龍總好!”

龍卿目光盯著她手裡的東西,語氣酸得老壇酸菜疊加溜溜梅buff還要酸:“那個男人給了你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