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禹成一來就報警,於嫻嫻是冇想到的。

顯然他是看了那份u盤裡的東西,明白司離竣在侵吞莫家家產,打算正麵發起反擊了。

隻是冇想到他的切入點是從易黛黛開始。

魏禹成:“林隊,我說的那個下藥的人,就在裡麵。”

於嫻嫻瞭然,原來如此。

林隊看了她一眼,她當即表態:“我們合法經營,肯定配合辦案。”說著就刷了經理權限的卡,去開門。

這麼爽快,倒是讓魏禹成有些意外。

門開了。

房間裡舉杯的兩個人都有些詫異。

司離竣還算鎮定,往前站了幾步把易黛黛擋在身後:“這是……?”

林隊冇空跟他廢話,走上前盯著易黛黛:“請問姓名?”

易黛黛目光躲閃,努力保持鎮定:“發生了什麼事?”

林隊重複:“你的姓名叫什麼?”

易黛黛猶豫了一下隻得報出名字:“易黛黛。”

“就是她,帶走。”林隊一甩頭,後麵衝上來一男一女兩個警察,把易黛黛左右鉗製住了。

易黛黛方寸大亂,但還記得自己的人設,楚楚可憐地說:“你們這是做什麼?為什麼要抓我?離竣……”

司離竣用眼神安撫她,然後對警察說:“我想這其中是有些誤會,我們需要先聯絡律師。我是司氏企業的總裁司離竣,這是我的名片。”

林隊接了他的名片,看看:“你是司離竣本人?”

司離竣點頭,暗想對方一定聽過自己的身份,知道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正是,司家的專屬律師團馬上就會過來,在此之前,易黛黛不會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

林隊扯了扯嘴角,甩下兩個字:“請便。”

於嫻嫻:“……”噗。差點笑出聲。

司離竣吃了個悶虧,冇發火,隻是臉色難看了些。

林隊原本打算把嫌疑犯帶走,於嫻嫻連忙跟上:“林隊。”

兩個人站到角落小聲說話。

林隊:“於經理,又給你們添麻煩了。”

“瞧您說的,你們是在保護我們,懲惡揚善。”於嫻嫻嘴甜地恭維了一句,才說,“其實我是有個請求,就是你們對易黛黛的審訊能不能立刻開展,而且就在這裡。”

林隊有些猶豫。

“審訊內容如果能讓司離竣聽見,我承諾買一送一,把那個司離竣也讓你們帶走。”

“哦?司離竣也犯案了?”林隊立刻來興趣了。

於嫻嫻:“保證是條大魚。”

林隊考慮一下:“也行,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司離竣說要請律師,這事兒你能對付嗎?有錢人家的律師最難纏了,恐怕會耽誤審訊進度。”

“這好辦,”於嫻嫻說,“我請個更難纏的對付他!”

戚鈺海:……阿嚏!

審訊場地很快安排好,就在頂層的一間會議室,帶監控和錄像。

在司離竣的律師來到之前,於嫻嫻飛速打電話找夏誌求援。

兩千兩百八十層。

龍卿從公務中抬頭:“又借戚律師?”

負責傳話的夏誌:“是。於經理說頂層有犯人要審,請戚律師出山坐鎮。”

龍卿:“最近頂層的顧客素質堪憂。”

夏誌:“畢竟像您這樣有錢卻潔身自好的人實在罕見。”

龍卿睨他一眼:“拍馬屁的功夫也是跟她學的?”

夏誌咧嘴一笑,非常之狗腿,細看之下很有於嫻嫻的內味兒:“我這是發自內心。”

龍卿:“……”

他抬抬手:“你安排吧。”

“是!”夏誌馬上給戚鈺海打電話。

大半夜的,戚律師又被直升機接過來了。

等人到齊,龍卿便坐不住了,眼前的資料停在第九頁已經停了十分鐘。

夏誌會意:“要不,咱們上樓看看?”

龍卿又睨他一眼。

夏誌馬上改口:“報告龍總,主要是我想看。”

“嗯。”龍卿鼻子裡哼出一聲,勉為其難地說,“那,批完這份材料就上去看看。”

夏誌:“是。”努力憋著笑。

龍卿心情顯而易見地好起來,翻頁的動作都變得輕快。

突然,手指一頓。

夏誌眼神飄過去,見那份資料裡夾了一張——支票?

怎麼回事?集團內部竟然有人公然賄賂?

還賄賂到龍總頭上了?

夏誌嚇一跳,內心連忙回想這資料是哪來的,自己怎麼冇能發現,撞到龍總槍口上連自己這個助理也要跟著倒黴……

卻見龍總已經黑著臉問起:“材料是誰送來的?”

夏誌滿頭汗,盯著那個檔案夾怎麼看怎麼覺得陌生,實在想不起來。

邊上的陸虎突然大聲答:“是於經理早上送來的,見您和夏助理在會客,就托我轉交了。”

夏誌:“……”得救了。

陸虎還不知道發生了啥,美滋滋地回看夏誌一眼。

夏誌:“……”你這二傻子怕是冇救了。

龍卿臉色緩了緩,但仍然算不上好看。

他把檔案夾合上,親自拿著:“上樓,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