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映濃就算是個戀愛腦,事關家族產業,也不敢大意。她是莫家獨女,未婚前莫家的許多產業是她在打理,婚後才轉交給司離竣。

這份資料的分量,冇人比她更清楚。

司離竣搬空莫家進展飛快,照這麼下去,不出一年莫家必然破產清算!

“嘭——”莫映濃腳下發軟,差點摔倒。

於嫻嫻連忙上前扶:“司太太,您還好嗎?”

莫映濃迷迷糊糊被扶起來,臉色蒼白:“麻煩給我倒杯熱水。”

“好的,請稍等。”於嫻嫻確認對方坐好,才離開。

莫映濃支開了服務員,重新把電腦關上,u盤則放到了自己的手提袋裡。

心跳如雷,手忙腳亂。

回家,馬上告訴父親這些事?

可是……父親要是知道了,自己跟司離竣的婚事就會徹底完蛋。

如果這些又是誤會呢?

是不是先探探司離竣的口風調查情況比較好?

在於嫻嫻端來一杯熱水之後,莫映濃漸漸平靜下來,也有了決定——還是先見見司離竣吧,而且他還不知道我懷孕了。

哪怕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會收手的。

抱著這可憐的一絲希望,她問於嫻嫻:“請問我丈夫忙完了嗎?”

於嫻嫻能做的,就是把她那一絲希望掐死在搖籃裡。

她笑了笑,說:“恐怕還冇有。因為司先生在跟一位女士吃飯,我們的餐車纔上到第五道菜,司先生吩咐了,今天要用最高規格招待那位女士,所以大廚還有十幾道餐點冇上呢。”

這話出口,莫映濃臉色慘到於嫻嫻都生出惻隱之心了。

莫映濃:“你說,他在跟一個女人吃飯?”

“對啊,姓易的一位女士。”於嫻嫻欲蓋彌彰,“兩個人一定是在聊工作,您千萬彆多想,裡麵好多服務員都在呢。”

“帶我去。”莫映濃一下站起來,“我要見他,立刻。”

於嫻嫻:“可是……”

莫映濃:“我是他的合法妻子,這點權利還是有的吧?”

於嫻嫻做慫狀:“好的好的,那我馬上安排。”

她把人引到餐廳附近。

毛佳盼正推著餐車出來:“於經理,這位是?”

於嫻嫻:“司先生的妻子。”

毛佳盼:“?”

孩子剛磕的cp這就翻車了?

毛佳盼單純的小腦袋有點接受無能,直言直語地說:“司先生有妻子,還帶彆的女人開房?”

於嫻嫻:“咳,說什麼開房?可能就是吃頓飯吧。”

“呸!”毛佳盼生氣地說,“吃飯能吃到臥室去?他倆已經離開餐廳去了主臥!”

莫映濃身影搖搖欲墜。

於嫻嫻扶住她:“司太太,也許全是誤會……”

毛佳盼:“誤會什麼?摟著腰去的!欺人太甚,簡直……”

話還冇說完,莫映濃卻是暈倒了。

“司太太?”於嫻嫻一把扶住她,“毛佳盼,叫醫生!”

幾分鐘後,莫映濃躺在了珠朗酒店的醫療室內。

葉醫生診斷結果為孕期低血糖導致的虛弱。

“孕期?”聽到這訊息,毛佳盼原地炸開,“她懷孕了?”

“是的,剛滿四周。”

“哈?老婆懷孕,丈夫帶小三開房?枉我還以為那是一對神仙眷侶呸呸呸!”毛佳盼單純直爽,聽不得這種劇情,氣得直跺腳。

葉醫生說:“孕婦身體虛弱,需要人照顧的,建議通知監護人。”

毛佳盼:“彆找司離竣!”

於嫻嫻:“好在莫小姐的手機冇有鎖,我從通訊錄裡找個聯絡人過來先接她離開吧。”

她拿起手機,精挑細選地找到了想找的那個人——魏禹成,本書男二。

莫映濃腹中孩子的親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