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生貴子,並不是於嫻嫻亂說。

她知道,莫映濃懷孕了。

方纔司離竣和易黛黛提到的那件事,就是發生在昨天。

莫映濃剛剛查出懷孕,想找司離竣分享這個好訊息。

易黛黛一直派人監視她,第一時間聽說這個情況,卻不著急。她不慌不忙地趕在莫映濃之前到達司離竣的辦公室——這很容易做到,畢竟莫映濃想見司離竣一麵,還要預約。

而她易黛黛不用。

易黛黛假裝在辦公室跟司離竣閒聊,其實一直注意著外麵的動靜。

發覺莫映濃快到了,便故意打翻茶杯,又作勢上前去擦。

司離竣當然不會拒絕美人投懷,甚至故意拉著易黛黛的手不鬆開。兩人一個表演一個配合,曖昧得就差在公司當眾接吻了。

懷著孩子前來報喜的莫映濃,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

殺人誅心,不過如此。

莫映濃的性格雖軟,這種情況卻也忍不了,上前跟爭執,第一次那樣失態,像個潑婦。

易黛黛則求之不得,莫映濃越瘋狂,她越理智且楚楚可憐,躲在司離竣身後:“莫小姐你彆誤會,我跟離竣不是你想的那樣……”

聲音百媚千柔,透著委屈:“離竣,你快跟莫小姐解釋呀!”

司離竣冷笑,望著莫映濃:“如果你說的有事找我就是來我的辦公室發瘋的話,那就不要怪我找保安把你請出去了。”

莫映濃:“司離竣,你是我的丈夫!你看看你現在在做什麼?難道你連做總裁的體麵都不要了嗎?當著員工的麵,跟一個野女人……”

“啪——!”司離竣狠狠扇了她一個巴掌。

打得莫映濃整個人差點飛出去,踉蹌倒地。

也就是她懷胎月份小,不然這一巴掌還不得把人打流產?

司離竣:“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纔是那個失了體麵的人!滾!”

易黛黛作勢要上前扶人:“離竣、莫小姐,你們不要因為我起誤會。莫小姐你快起來……”

莫映濃甩開她的手。

明明力氣不大,易黛黛卻借勢往後一倒,像被推翻似的。

司離竣第一時間衝上去,把易黛黛保護住了。

於嫻嫻:……我能堅持看到這裡,完全是為了這份工作。

後麵的故事就是莫映濃掩麵離去。

司離竣覺得這件事中易黛黛受了委屈,特地邀請她到珠朗酒店共度燭光晚餐。當然,如果藉著氣氛晚上發生什麼,他司離竣是求之不得的。

按照正常邏輯,哪怕是個套路總裁文,女主莫映濃受此大辱,也應該醒悟了。要麼就是帶球跑,要麼就是打胎換男人。

可惜咱們的莫映濃不一樣,她還深愛著司離竣,並且決定挽回這個男人?

於嫻嫻:&……&*&(臟話一萬字),這腦子不被驢迴旋踢個三百六十遍都做不出來這種事!

按照原著的發展,莫映濃得知司離竣和易黛黛晚上到酒店約會,立刻找來了。

她以為司離竣知道自己懷孕的事,一定會跟她好好過日子。

可她並不知道,一個狠毒的陰謀早就在她身邊鋪開。

司離竣早就知道她懷孕了,但他認定那孩子不是他的。

原因很簡單,司離竣風流快活,怕在外麵留種,早就做過結紮手術。

於嫻嫻:“……”狠還是你狠,男性結紮也是有風險的好嘛?做手術跟玩兒似的。

司離竣雖然結婚,但完全不想讓莫映濃生下他的孩子,所以並冇有做恢複手術。

因此莫映濃現在懷孕,在他看來就是兩個可能:一是莫映濃出軌給他戴了綠帽;二是莫映濃假裝懷孕,挾子抬價,想得到他司離竣的另眼相看。

無論是哪個可能,都隻能證明莫映濃的卑鄙。

他司離竣絕不會容忍這樣的女人在自己枕邊!

為了莫家的資產,為了摘掉頭頂可能的綠帽,他讓莫映濃消失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她真懷孕了更好,孕期虛弱,豈不是更方便他除掉她?

會叫的狗不咬人。

司離竣就是那個不會叫的狗,狼子野心,其心可誅。

原著讀到這裡,於嫻嫻琢磨著給這男主的戲份也該到頭了,說什麼下卷也得換人。最次也得先給男主判個有期徒刑吧?

可惜原著後來的劇情,是女主流產,孩子冇了。女主終於心灰意冷,遠走他鄉。

幾年後,華麗變身的女主重出江湖。

彼時,已經吞了莫家家產、跟易黛黛結婚的司離竣,卻又對前妻產生了慾念。

然後就是三百多章的追妻火葬場劇情。

女主說好的複仇,最終變成了跟男主滾床單……兩個人恩恩愛愛大團圓結局?

於嫻嫻:哈?

於嫻嫻:劇情可以接地氣,但不可以接地府,望這位作者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