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佳盼送了一頓晚餐過去。

司離竣入住後就工作、健身、用餐,自律得可怕,也冇出任何幺蛾子,潔身自好,因此顯得存在感很低。

但於嫻嫻知道,現在纔是劇情的開始。

這不,晚餐剛開始,頂層就來人了。

電梯裡走出來一位妙齡美女,長腿細腰,美目盼兮。

剛露麵,就朝最近的服務員友好示意,用的還是尊稱:“您好,打擾一下,請問司離竣司先生是住在這裡嗎?”

這算是頭一個規規矩矩從電梯裡進來的女配,而且親善至此,對比其他狗血女配簡直是個聖女般的存在。連頂層的其他員工都對她印象上佳,禮貌地迴應起來。

但於嫻嫻卻不敢大意。

她可是有原著劇本的人,易黛黛肚子裡裝著什麼壞墨水,她一目瞭然。

冇錯,來者正是易黛黛,本書女配,一位把“綠茶”二字發揮到淋漓儘致的高段位玩家。

“您有預約的吧?請隨我來,司先生一直在等您。”服務員已經覈對過身份,禮貌地把人往裡麵引。

對方冇露破綻,於嫻嫻也不能找茬,便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側身讓開走廊,安靜乖巧地侍立一旁。

易黛黛並冇有正眼瞧她,隻是走自己的路,很快來到餐廳。

那裡,司離竣麵前已經是滿桌的佳肴。

見她露麵,司離竣眉間舒展,已經主動站起來:“黛黛。”叫得彆提多親昵。

完全不像個已婚男士。

嗬嗬。

原著中,司離竣是已婚的身份。他的結婚對象是跟司家門當戶對、定下娃娃親的本書女主,莫映濃。

可憐的莫映濃,懂事起就對司離竣情根深種,不管司離竣怎麼冷言冷語的嘲諷她,她都傻乎乎地捧著真心去追。

這麼堅持了二十年。司家要借莫家的勢力再次擴張,所以兩人理所當然地結了婚。

那場婚禮盛大,轟動全城。世人都說司離竣為愛妻造勢,實際上婚禮的所有東西都是莫映濃在操持。

他司離竣連買婚戒都冇有出席,要不是打結婚證需要本人去,恐怕他連領證都懶得親自到場。

莫家父母見不得獨女受這種委屈,好幾次勸女兒放棄這段感情。可莫映濃就是跟被下降頭似的,一門心思隻認司離竣,硬是倒貼著嫁給對方了。

如果說司離竣被家族逼婚,迫於無奈娶了一個不愛的人,於嫻嫻倒是對他還能拿出兩分同情。

可司離竣卻是心狠手辣。原著中說,司離竣在婚姻中籌謀算計,不僅跟女二苟合,聯手設計莫映濃的流產,還奪取了莫家的家產。

女主這個戀愛談的幾乎傾家蕩產、命喪黃泉——說來也是白富美戀愛腦女主的經典橋段了。

當然,更經典的橋段是,女主最終還會原諒男主,並繼續愛他。

而男主則會有朝一日發現自己原來也是愛女主的,上演一百多章追妻火葬場的戲碼,最終兩個人終生眷屬。

於嫻嫻:……白眼翻上天,反正我是接受無能。

眼下原配莫映濃還冇出場。

小三易黛黛倒是坐在了司離竣對麵。

餐桌上還燃了蠟燭,男俊女美,搭配外麵的夤夜星空,還真挺騙小孩子的。

毛佳盼已經眼睛冒星星了,遠遠地瞧著:“哇,他們好般配。於經理,你說我以後也能找到這樣的愛情嗎?”

於嫻嫻充滿父愛地拍拍她的小腦袋瓜:“傻孩子,冇事兒彆瞎咒自己!童言無忌哈。”

毛佳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