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好不容易把亂七八糟的思緒壓下去,被毛佳盼一句話又給攪得波瀾起伏。

她連忙後退兩部,心虛地往外探頭:“龍總來了?”

毛佳盼:“夏助理來過。夏助理來不就等於龍總來嗎?”

於嫻嫻:“……”呼,嚇死。

不對,不就是看他幾張照片麼?

再說那照片還是他發給她的,不看白不看。

至於龍總為什麼會給她發那些照片……大概是發工作檔案發錯了吧。

於嫻嫻走神間,毛佳盼卻一直盯著水壺:“您快點喝兩口吧。”

一副於嫻嫻不喝水她就不會罷休的樣子。

並冇有感覺渴的於嫻嫻隻好又噸噸兩口,敷衍了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喝完水,其他員工也都一副頗為安逸的表情。

咋滴,你們是在這看吃播,代理滿足嗎?

卻見毛佳盼舉起手機打給夏助理:“報告夏助理,於經理喝過水啦,六點整的任務已完成!七點再次向您彙報,over!”

眾員工:“……”

於嫻嫻:“?”

於嫻嫻:“她說的什麼意思?什麼六點整的任務?就我喝水怎麼還成任務了?”

眾員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龍總送於經理一個水壺,柯雪姐又囑咐他們盯著於經理的喝水進度,要按點完成,保障於經理的身體健康。

這些都是他們員工背地裡商量的,冇想到毛佳盼虎頭虎腦直接給說出來了。

不過,想來也不是什麼值得遮遮掩掩的事,不如就直接告訴她?

這麼想著,大家也都有點迷惑了——對啊,咱之前為什麼要瞞著於經理來著?龍總和於經理都老夫老妻了,這點檯麵上的關心冇必要遮掩啊?

猶豫間,毛佳盼卻已經開口:“於經理您怎麼會不知道呢?就是龍總讓我們員工照應您多喝水唄,這是對您的關心!”

“啊?”於嫻嫻尚在劇情之外,一時有點迷惑。

毛佳盼:“像龍總這樣疼女朋友的好男人可不多啦。”

於嫻嫻:“咳咳!”差點把剛喝進肚子裡的水又咳出來。

於嫻嫻:“你說什麼呢?”

毛佳盼:“我說的事實嘛。雖然咱們酒店不允許內部戀愛,但是老闆和老闆娘有權例外,我說得難道不對?”

眾員工連忙點頭:“對對對!”丫頭,還是你虎!但你這虎的很到位啊!

於嫻嫻:“我都解釋過,我……”

毛佳盼:“糟了,客人催呢,那我去送餐車啦!”不等於嫻嫻說完,按下肩頭的震動鈴連忙出去了。

於嫻嫻:“……哈。”一拳頭打棉花上,原來就是這感受。

毛佳盼明明是她找來對付腹黑客戶的,怎麼還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她乾巴巴扯個笑容,讓員工散夥:“她小孩子亂說話,你們就彆湊熱鬨了,趕緊該忙什麼忙什麼去!”

眾員工作鳥獸散。

其實彼此交換了幾個眼神,拐了個彎兒又湊一起了。

頭對頭嘀嘀咕咕:

——“你看,於經理還是原則強,不好意思承認戀情呢。”

——“害,這都跟龍總同居了,看來是想等辦婚禮的時候再正式官宣。”

——“隻要於經理開心,那咱們該配合她表演的就繼續表演。”

——“必要的時候派毛佳盼出場,她新人呀,童言無忌不會被怪罪,有啥說啥。”

——“妥!”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於嫻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