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在職場上與人為善。

但是反覆好幾回看見發過去的訊息全都是已讀不回,頓時覺得有點暴躁了。

這個汪總是對她有意見?

此時,旁邊忽然探出個頭:“於經理?”

於嫻嫻見是頂層的員工,問:“有事嗎?”

那員工笑笑:“您該喝水了。”

“啊?哦。”於嫻嫻奇奇怪怪地看著對方,雖然覺得並不渴,但人家好像很關心她的樣子,不好讓員工傷心呐。

便抱起水壺噸噸噸。

正噸著,電腦上突然彈出訊息,來自夏誌。

夏誌:於經理,員工l是龍總的小號。

“噗——”於嫻嫻一口水噴出去了,咳得昏天暗地:“咳咳咳咳!”

旁邊人連忙又是遞紙巾又是慰問的。

於嫻嫻表示沒關係,把自己桌上的水擦了,呆坐許久,反思了一下自己對員工l的各種行為——除了舉報對方,好像並無其他過分言論。

淦,但舉報對方就是最過分的了吧!

龍總肯定知道是她舉報的了,這都派夏誌出來處理了。

於嫻嫻你出息了,又勇奪一個頭銜:職場炸號第一人。

絕望臉。

她清了清嗓子,連忙給夏誌去了個電話:“夏助理……”聲音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夏誌:“於經理是為賬號的事?”

“嘿,我哪知道那是龍總的賬號呢?主要怪他胡亂提交流程,還發大壓縮包,看起來就很像病毒……”聲音越來越虛。

夏誌:“……於經理,那個壓縮包您還冇看?”

於嫻嫻:“我這就看!你讓龍總放心,絕不耽誤工作!”

她說完積極表態似的掛了電話。

龍總親自發來的大檔案,肯定是重要工作,她今天就是頭懸梁錐刺股也要熬夜把工作乾完以求保……咦?

於嫻嫻看著那被她下載後解壓的檔案夾。

打開第一張,就是個小嬰兒的照片。

肉乎乎的臉,裹在精緻的繈褓中,眼睛堆成一條縫,胎髮細細軟軟的,挺可愛。

於嫻嫻壓下心中的疑惑,繼續往後翻。

下一張照片上的男孩長大了一些,對著鏡頭笑,可以看見小巧的乳牙;

第三張,男嬰會跑了,站在一處大院子裡,後麵跟著好長一串傭人;

第四張,男孩長到了兩三歲,穿一套規規矩矩的小紳士童裝,還打了領結,看鏡頭的眼神充滿童真好奇,五官已經有非常鮮明的熟悉感——長得好像龍總?

第五張,國際幼兒園,各種膚色的孩子們湊在一起拍合照,小男孩站在c位,拿一把玩具水槍,似乎有些不開心——唔,這不開心的臭臉看起來更像龍總了。

第六張,小學。男孩腿長胳膊長,已經能看得出未來傲人的身高苗頭。他穿製式校服,背書包,站在校門口,旁邊有女孩子頻頻回頭。他卻是麵無表情地盯著鏡頭,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顯然,是龍卿本卿。

於嫻嫻已經看入迷了。

接下來,隨著照片的翻動,裡麵的龍卿正在快速長大。

中學時候的他已經有奪目的顏值,上棒球課時抬腿丟球的動作淩厲颯爽。球帽卡在腦袋上,漏出一截不羈的碎髮,被夕陽鍍上暖橘色的光。

大學的他更加沉穩內斂,少年感漸漸被隱藏在那雙深邃的眸中,照片上的他有時在聽課,有時在參加國際活動,

有時是在某條風景優美的路上,也有時出現在家庭派對現場……

於嫻嫻一張一張地翻,不知道什麼時候,照片就翻到了底。

竟然有中意味猶儘的感覺。

她又翻到開頭,把前麵幾張小男孩的照片重新看了一邊,鼠標落在男孩肉嘟嘟的臉上:“嘿,小時候還挺可愛的嘛……”

“於經理?”

身後突然的人聲,嚇得於嫻嫻連忙扣上電腦,心跳都加快了兩拍。

毛佳盼站在她身後:“晚餐時間到了,我們準備給客人備菜,您要去看看嗎?”

“哦,好,我去看看。”她逃也似地站起來,小跑著離開。

毛佳盼大大的眼睛裡滿是不解,於經理怎麼有點躲她的意思?

她跟上於經理的步子出去,迎麵撞上夏誌。

夏誌也問:“於經理跑這麼快乾嘛?我叫她都冇聽見。”

毛佳盼:“不知道,剛纔看了一會兒龍總的照片就這樣了。”

夏誌:“哦~”

毛佳盼:“我去廚房找她,您有話要我幫忙轉告嗎?”

夏誌:“不是很重要的事,就是提醒她喝水。”

毛佳盼:“好,我記住了。那我先去啦!”

她轉頭抱起那個水壺,一蹦一跳離開了。

夏誌看著毛佳盼,暗道這小姑娘看起來不是很穩重的樣子,甚至有點傻乎乎的。頂層個個都是人精,也不知道怎麼把這位新人選拔上來的。

夏誌任務完成,下樓去了。

另一邊,毛佳盼已經追到了廚房。

“於經理!”她喊她。

於嫻嫻以為她是在替客房催餐,便說:“已經覈對好了,這就把餐桌送進去。”

毛佳盼把大水壺塞給她:“不是啦,是龍總提醒您喝水。”

於嫻嫻:??

眾員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