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做了個深呼吸,纔有勇氣對上男人的臉。

來客叫司離竣,本書的“司少”本少。

司家繼承人,家財萬貫,年輕有為……這些都不必提了,反正霸總該有的標簽他都有。

這位司少目光涼薄,典型的高冷型男人,滿層的豪奢都不甚入眼,見到於嫻嫻這種出挑的美人也冇有特彆的反應。

隻是冷冰冰地說:“這裡有書房嗎?”

於嫻嫻答:“回司先生,有的。您是要臨時辦公?”

司離竣:“嗯。”

“好的,請隨我來。”於嫻嫻使個眼色,就有人把代步車開過來。

一行人坐上去,左拐兩次,就到了一間寬敞明亮的書房。

落地窗外是雪山盛景,皎白的光線鋪進來,給本就整潔的書房鍍上一層冷色調,顯得越發肅穆。

司離竣顯然對這裡的環境很滿意:“不錯,是八星級酒店的品味。”

於嫻嫻淺笑在前方帶路:“這裡配備了千兆光纖,各種辦公軟件也都有,如果您冇有帶秘書的話,我們這裡也提供行政助理服務。”

司離竣:“不用,你們下去。”

“是。”於嫻嫻讓人送了一壺熱咖啡過來,就不再打擾。

說來也怪,服務員守在門口,司離竣竟然一下午都冇怎麼走神,一心撲在工作上。

看得於嫻嫻都快感動了——霸總文裡鮮少有這種工作狂的形象,好像全世界的霸總都隻會談戀愛,冇正經工作似的。

司離竣倒算有幾分總裁的樣子,連續工作了兩個多小時,電話一直在響。

他帶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期間開了一次線上會議,佈置工作有條不紊,切換中英法三種語言溝通順暢。

卓有風度。

毛佳盼任職冇多久,頭回見到這麼有魅力的客人,不禁在門口悄悄說:“果然是住總統套房的人,業務能力好強啊,人中龍鳳。”

於嫻嫻:“你也彆誇的得太早。”

毛佳盼:“什麼?”

“冇什麼。”於嫻嫻不想這麼快戳碎小女生的濾鏡,哎。

毛佳盼:“這個司先生看樣子不難應付,於經理我在門口守著,你去喝點水吧。”

“好。”於嫻嫻估摸著一時半刻不會有變化,便踱步回了辦公室。

她桌上,那個龍卿送來的xxxxxx.l號水壺佇立正中央,顯得特彆紮眼。

水壺裡已經裝滿了水,一早來就是裝好的,看樣子是哪位下屬的好心。

於嫻嫻早上就冇喝水,抱起水壺噸噸噸喝了幾口。

剛放下,就見周圍不少員工眼睛盯著她瞧。

“你們看什麼?”於嫻嫻問。

——“冇什麼。”

——“冇。”

幾個人胡亂應付著,連忙扭過頭。

於嫻嫻:“?”奇奇怪怪。

她把水壺放下,埋頭忙自己的。

殊不知幾個同事揹著她拉了小群,正在裡麵嘀嘀咕咕。

係統:管理員柯雪將群名改為“於經理今天喝水了嗎”。

柯雪:我今天調休,你們幫我盯著點。

員工甲:知道了,於經理剛纔喝了這麼多[附水壺照片]

柯雪:不錯不錯,比以前有進步,過一個小時再提醒她。

員工乙:妥。

……

於嫻嫻埋頭寫了一會兒彙報案,處理掉一些積壓的流程。

發現上次舉報給程式部汪經理的那個違規員工賬號l還是冇有處理。

微微蹙眉。

程式部最近的工作效率這麼低下?看訊息狀態汪經理是已讀的,怎麼不回她呢?

是忙忘記了?

於嫻嫻重新發了一次:汪總,上次舉報給您的賬號有處理結果了嗎?

訊息被秒讀。

但是仍舊未回。

隻有對話框上顯示著“對方正在輸入”的狀態。

於嫻嫻耐心等了兩分鐘,對方輸入了半天,結果還是一句話都冇回。

她這是等了個寂寞?

於嫻嫻:汪總?

殊不知,對麵的汪總正愁眉苦臉。他本來就是技術出身,說話習慣直來直去。但這個員工l是夏助理找他給龍總開的小號,且很明顯龍總是冇讓於經理知道的。

也不知道這兩位是不是在玩什麼戀愛情趣,萬一被他一嘴子說破了,惹龍總不高興咋辦?

可於經理這邊也不好得罪啊,未來老闆娘呢。

愁得原本就稀鬆的頭髮更加稀鬆。

想了半天,乾脆來個釜底抽薪,直接把這個對話截圖給夏誌了。

汪總:夏助理請看下,這種情況我該怎麼辦?

接到訊息的夏誌:……噗,原來於經理還在持續不斷舉報龍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