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若無其事地切換多國語言,以極高的效率開完視頻會議。

坐上午飯餐桌的時候,心情舒暢。

於嫻嫻則是生無可戀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食不知味地往嘴裡扒拉飯。

心裡想著,要是想把誤會解釋清楚,靠自己這張嘴恐怕不行了。

更不可能上趕著要求龍卿澄清。一方麵這種事對龍卿來說隻是無心之失,刻意澄清倒變了味兒;二來越上趕著說就好像自己越嫌棄人家似的,一個處理不好,容易傷老闆的麵子。

於嫻嫻轉動著小腦袋瓜,很快就有了主意——最好的辦法,是讓龍卿儘快和他真正喜歡的人,就是那個徐一雯,官宣!

徐一雯不是影後麼,名氣大,就算龍卿不刻意宣傳,這事也不可能瞞住。

到時候注意力都會引到他倆那裡,自己這邊時間長了也就消停了。而且時間也能證明,她於嫻嫻和老闆清清白白,是靠自己的努力勤勞致富的!

絕不是什麼傍大款!

對,馬上到酒店週年慶了,徐一雯一來,自己就得安排好作戰計劃……

一頓飯吃得心不在焉。

渾然冇發現龍卿和自己父母相處得多麼融洽,一頓飯的功夫關係又上了一個台階。

龍卿茶足飯飽。

滿桌子的菜全是他喜歡的,忌口的則是一樣也無。

聽說是於嫻嫻點的菜,他更美得飄起來。

她對他還是很在意的嘛,倒是自己對她的喜歡知道得不多,以後還是要多做功課。

飯畢,他們三個竟然約好了下午出去玩的行程。

於嫻嫻:?那我算什麼?

多餘生的嗎?

而且今天是我的休息日,為什麼要一整天跟老闆待在一起啊(掀桌!

漫長的一天總算結束。

回家的時候,於國安和趙曉蓮手裡又拎了不少購物袋,全都是龍卿買的單。

於嫻嫻把小票都收了過來,連帶上次的一起結算好。

數額雖然不少,尚在自己的承受範圍內。

這錢怎麼還給老闆呢?要不讓夏誌幫忙轉交吧?

取現金太厚了,惹眼。

開張支票算了。

於嫻嫻總是接彆人的支票,鮮少自己開。其實她的收入水平早就是銀行的vip客戶,有自己的支票簿。

刷刷刷在上麵簽好名字,支票放在信封裡——這樣就冇問題了。

翌日到公司,於嫻嫻先捧著一個檔案夾在龍卿的辦公室門口報道。

龍卿在裡麵會客,門口是陸虎在守著,夏助理在裡麵陪同。

見於嫻嫻過來,陸虎連忙迎上去:“您找龍總?我這就去……”

“不了不了,”於嫻嫻連忙拽住他,“就送一份檔案而已,幫我把這個交給龍總,謝謝。”

這活簡單,陸虎攬下了:“好嘞。”

於嫻嫻:“那您忙。”她小跑著離開了。

頂樓柯雪在帶隊,有條不紊。

見於嫻嫻上來,柯雪彙報了幾件事,又說:“上一位客人,就是傅海潮先生,昨晚已經出院回家了。那個叫許浮雲的女士留下一個u盤,說是送您的禮物。”

於嫻嫻收下u盤,連接電腦檢視——裡麵是一份詳細的週年慶方案。

於嫻嫻心中一暖。

週年慶隻是她把許浮雲約過來的一個藉口,但這個女孩是如此認真,把方案給她趕出來了。而且在結尾出留言說不收錢,是給珠朗酒店的謝禮。

於嫻嫻把方案轉給品宣部看。

冇多久,鄭萱就來電話了:“藏著這麼好的方案不拿出來,於嫻嫻你不地道哈。”

於嫻嫻:“我也是剛拿到的方案。您看能用上嗎?”

鄭萱:“後天就開幕了,很多內容現在想落地有點來不及,但其中幾個創意還是可以采納執行的。”

於嫻嫻:“能用則用吧,這應該是對策劃者最好的答謝了。”

她盤算著親手寫一封邀請函,把許浮雲約過來觀看。

於嫻嫻:“對了,徐一雯是後天開幕準時到場嗎?”

“當然,珠朗酒店是她近期最大的活動了,她延遲了一部戲的開機過來的。”鄭萱心思敏銳,問她,“你好像對她特彆關心?”

於嫻嫻:“啊?哦,我朋友是她的影迷,托我要簽名呢。”

兩個人又聊了幾句,匆匆掛斷電話各忙各的去了。

於嫻嫻處理好接客前的各種雜事,換好工作服,午後準點,新客人入住了。

於嫻嫻:“您好,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抬頭,映入眼簾是一行大字——《婚不由己,司少求放過!》

於嫻嫻:好嘛,又是本霸總虐文,味兒太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