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曉蓮對於再準備一頓午餐並無意見。她洗菜,丈夫下廚,本來午飯也是要做的,現在無非就是多加一雙筷子。

但是於嫻嫻可不這樣想。

這頓飯算是對龍總勞動力的酬謝,可不能顯出怠慢來。

便做主安排了管家服務,附帶主廚。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在長長的菜譜上勾選自己想吃的東西而已。

這項工作很快完成,於嫻嫻懶得操心,上樓畫畫練手去了。

於國安和趙曉蓮卻閒不住,老兩口商量了一下,決定結伴出去逛街,順便給老於理個頭髮。

換過衣服的龍卿抱著小橘貓站在陽台,正好看見老兩口手牽手並肩往外走的背影。

好暖。

好羨慕。

陳年狗糧,越陳越酸。

龍卿眼巴巴地看了一會兒,心裡耐不住了。

想見於嫻嫻,非常想。

可主人冇邀請他,再說離午飯還有一小時呢。

rua一下懷裡的貓——有主意了。

他把地上的布球撿起來,在貓眼前晃了晃,然後往隔壁於嫻嫻的彆墅裡一扔。

最近練臂力還是有效果的,順利把球扔過了牆。

小貓激動起來,蹬著牆頭就爬上去了,眨眼就消失在院子裡。

龍卿一本滿足,腆著老臉又去隔壁敲門了。

於嫻嫻:“?”您有事?今天出現的頻率未免過高。

龍卿負著手:“我的貓又跑進來了。”

於嫻嫻讓開門:“那我幫您找,請稍等。”

心裡嘀咕著總這樣也不是個事兒。可貓能翻牆上樹,攔著也不現實。

龍卿站在前頭等著,聽見於嫻嫻走進後院,嘴裡“喵——喵——”的叫,呼喚那隻小貓。

咳,可愛死啦!

不一會兒於嫻嫻走遠了,他就順理成章地坐在沙發上,撿起旁邊於嫻嫻看到一半的書。

咦,還是他送給她的那本,扉頁上還帶著他的徽記。

心情更好起來,沉浸在書中。

半晌,於嫻嫻抱著貓回來,就見龍卿霸占了她的沙發,大長腿懶散地伸直,手裡捧著她的書,看得津津有味。

管家還給他送了個果盤。

龍卿一邊翻書,一邊“噗噗”吐掉葡萄皮。

簡直比她還像這個家的主人。

於嫻嫻:“……”忍無可忍了。

抬手偷拍了龍卿的一張照片,發給夏誌:管管你家總裁吧!

收到照片的夏誌:!

謔!

所有人找了一上午、鴿了高管的會議、電話也不接的霸道總裁,原來跑於經理家去吃葡萄了?

我他媽好酸!

他回訊息:請龍總接電話。

於嫻嫻把手機遞給龍卿:“龍總,夏助理有事找您。”乖巧笑。

龍卿眉眼間浮起一絲不耐煩,又很快掩飾住,接過電話:“喂?”

夏誌:“龍總,今天早上的高管會議您已經誤點了,請您務必‘百忙’之中抽出三十分鐘,哪怕是開個視頻會議呢?”

龍卿沉吟兩秒:“那就視頻會議,現在。”

說完,順手就把通話切換成了視頻。

下一秒,龍卿威嚴的臉就通過夏誌的手機投影,出現在了高管會場中。

在龍卿身後,則是穿著家居服抱著小貓咪,滿臉茫然的……於嫻嫻?

眾高管:!!!

還不待反應,畫外又多了兩個人的聲音。

趙曉蓮:“囡囡,我們買了兩斤草莓……”

於國安:“呦,小龍龍舉著手機乾嘛呐?”

龍卿(乖巧笑):“在開視頻會議。”

趙曉蓮連忙壓低聲音:“打擾你工作了。”

龍卿:“沒關係,都是很友好的同事。”說罷,就把鏡頭轉向了二老。

曆經風浪、叱吒風雲、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全球各國事業部總經理,全都斂下驚訝的神色,不約而同地扮演起“友好同事”,朝不知名的二位長輩點頭致意:

——“您好。”

——“二老好。”

……

於國安和趙曉蓮頗有些稀奇地看了看鏡頭對麵的各位外國友人,笑了笑,像跟自家親戚連麥似的,熱情友善地迴應:“hello!你們好,你們忙吧,不打擾你們了,拜拜~”

揮了揮手,拎著二斤草莓,深藏功與名。

剩下於嫻嫻僵硬地杵在原地:……

這下,緋聞直接傳遍奧斯特皇爵家族駐全球兩百個國家的事業部……

跳黃河也洗不清了!

絕望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