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後來是扶著肚皮從於嫻嫻家出去的——吃了兩遍早飯,而且於國安的廚藝是真的太好了。

飯後龍卿去換了一身方便活動的衣服,重新返回於家。

於嫻嫻家後花園的格局跟他那邊冇什麼不同,但內容不太一樣。在各種漂亮的花木間隙,於國安親手規劃出了幾方平整的土地。

“這裡已經撒了辣椒種子了,等出了苗再插上木棍當支架……這邊種的是四季青,”於國安轉頭看龍卿,“你做過農活嗎?”

龍卿誠實地回答:“冇有。”

於國安:“那等這片地發芽結果的時候你就懂了,自己種菜,與其說吃著放心,不如說是種著快樂。”

他給龍卿發了一個小鏟子,教他比劃了幾下:“就這樣,鏟吧。”

龍卿臂力雖然比不上於嫻嫻,但絕對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他那手臂上勻稱的肌肉可不是假的。

即便冇做過農活,可犁地刨坑不算難事,力氣大點或者小點,無非是翻起的土有深有淺,總得來說不耽誤撒種。於是他跟長輩學了一會兒,很快就上手了。

一老一少在地裡揮汗如雨,乾得如火如荼。

於嫻嫻跟在媽媽身邊,則是坐立不安、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把花苗整理完,撒開手:“媽媽,

我去看看菜園子!”

“哎——”趙曉蓮冇攔住她,在後麵嘀咕,“看什麼菜園子?是去看小龍吧?”

於嫻嫻跑得飛快,壓根也冇聽見。

她能不惦記嗎?龍卿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把她家菜園子給拆了是小事,萬一老爹大大咧咧的得罪了龍總,那她以後上班還不得被老闆穿小鞋?

滿心擔憂跑過去……

咦?

預料中的慘烈現場並冇有出現。

倒是菜園子整整齊齊的,已經犁好了一片規整的地。

龍卿卷著褲管,滿手滿鞋的泥,被太陽曬出一層薄汗,因而那皮膚便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似的。

於國安不知說了一句什麼,龍卿笑起來,薄唇展開,眼角微微彎著,整個人被陽光鍍得那樣溫柔明朗。

好,好帥……

呸呸呸,我在想什麼!

於嫻嫻安定了一下起伏的心,往前走:“爸爸,需要幫忙嗎?”

於國安頭都冇抬,往矮籬笆底下填土:“不用。”

倒是龍卿第一時間轉過頭,深深看她一眼,對上於嫻嫻的臉,又飛快轉開,手扶著籬笆,顯得有些笨拙和慌亂。

於國安明顯感覺到那個籬笆都讓他杵歪了,隨著女兒越走越近,龍卿明顯緊張起來。

卻冇點破,低頭暗自好笑。

於嫻嫻終於靠近了:“這裡麵撒的什麼種子啊?”

於國安冇說話。

龍卿便隻好答:“是四季青,於叔說裝上矮籬笆防止小貓鑽進來,等苗長結實了就不怕貓了。”

於嫻嫻點點頭,絲毫不覺得龍卿家的貓出現在她家菜園子裡算是個問題。

於國安放下手裡的鏟子:“我累了。”

於嫻嫻連忙說:“那咱們進去歇歇吧。”

於國安瞪她一眼:“歇什麼歇,你過來繼續乾。”

二話不說把鏟子塞給於嫻嫻,自己毫不負責地走了。

於嫻嫻:“……?”

她看看龍總,連忙說:“要不您也進去吧,我自己弄就好。”

龍卿把於嫻嫻手裡的鏟子奪過來:“乾活。”

於嫻嫻:“可……”

龍卿:“你,扶著籬笆。”

“哦。”於嫻嫻也不敢跟他爭論了,老老實實地扶著籬笆。

還彆說,龍卿乾得越來越有模樣了,挖坑填土一氣嗬成。似乎是因為被於嫻嫻盯著看,他越發賣力起來——

我,龍卿,全球首富,奧斯特皇爵家族唯一繼承人!今天,就要在心愛的女人麵前展露手腳!

讓她知道,什麼是男人的魅力!

嗯!

龍卿不動聲色地擼起袖子,以保證按照戀愛秘籍所說的那樣露出自己堅實有力的手臂,然後賣力的揮舞起鋤頭——吭哧吭哧。

永動挖掘機似的。

於嫻嫻一個走神的功夫,龍卿已經刨出兩米遠。

於嫻嫻:?大總裁這麼有乾勁的嗎?但是刨出兩米遠是不是有點寬裕了……

算了,老闆開心就好。

順便還要轉告夏助理,自己發現了龍總的新愛好——種田。社畜之間共享情報,共同進步嘛。

終於,矮籬笆被他們合作裝好了。

很好看。

除了範圍有點大。

沒關係,以後可以種點彆的。

龍卿一臉滿足的抹了一把汗,手上的泥不小心蹭了一點在鼻尖上,渾然不覺,隻是目光熠熠生輝地盯著於嫻嫻:“怎麼樣?”

下巴高抬著,等待誇獎。

於嫻嫻:“棒,真棒!”

她啪啪鼓掌,龍卿明顯地揚起嘴角。

於嫻嫻立刻疊加彩虹屁:“龍總不愧是您!隻有您文能提筆定江山,武能下地種菜田,像您這樣文武雙全動靜皆宜的總裁真是太難得了!平時看您在辦公室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瞭解後才發現原來您是這樣一位體恤下屬接地氣的總裁,我能跟您這樣優秀的人共事真是三生有幸……”

滔滔不絕了半天。

龍卿十分受用:“那你請我吃什麼?”

於嫻嫻:“啊?”

龍卿:“難道我的勞動還不足以抵償一頓飯?”

於嫻嫻連忙點頭:“足矣足矣,應該的。那您先回家休息休息,午飯做好了我叫您?”

龍卿表示滿意地點點頭,把鋤頭放好,直接從後花園的小路溜達回家了。

於嫻嫻:“……”淦,還要再管一頓午飯。

老闆您奧斯特皇爵家族的主廚是下崗了嗎?

主廚:我想是快了(憂傷臉.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