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計劃掐著點走,這樣可以提前避開上班高峰。眼下晚五分鐘可就是路上多堵一小時的痛苦,龍卿這時候上來,可不給她添堵嗎?

打工人下班不積極,腦袋有問題。

她在這邊心急如焚,龍卿卻在磨磨唧唧,欲言又止的樣子。

“咳。”龍卿咳嗽了一下。

全體員工又緊了緊心絃,準備洗耳恭聽。

然而龍卿又去看了看窗外。

於嫻嫻:“……”

於嫻嫻:“龍總,您有什麼吩咐嗎?”

龍卿:“冇有。”

於嫻嫻:“那我走了?”

龍卿:“等一下。”

於嫻嫻:“好的。”她站定,等著聽總裁大人發號施令。

然而龍卿卻仍舊是站在窗邊,負手,無辜望天。

陸虎守在他身後,門板子一樣敦實。

倒是夏助理冇見人影……正想著,“叮咚”一聲,電梯門又開了。

夏誌小跑著從裡麵下來:“龍總。”氣喘籲籲的,鼻尖帶著細汗,手裡還捧著一個禮物盒子。

挺大的,粉粉嫩嫩,上麵還紮了個蝴蝶結。

龍卿見他來了,才點點頭:“把東西給她。”

夏誌端著一個禮物盒子過來了。

於嫻嫻:?

夏誌:“於經理,這是龍總送您的禮物,請打開看看吧。”

頂層的員工態度恭敬,假裝在忙自己的事,其實眼睛和耳朵全都飄到了這邊——什麼情況?龍總公然跟於經理談情說愛還送禮物?全球首富大霸總送的禮物得是啥樣兒的啊?

獨一無二冇有同款、從裡到外全鑲鑽的那種吧?不是十克拉起步都不好意思拿出手的吧?

眾人的眼神隨著於嫻嫻的手指頭移動,瞧見於經理扯開了那個粉色的蝴蝶結絲帶,大家全都悄悄更伸長了一點脖子。

隻見於經理滿臉狐疑地從裡麵捧出來——一個大水壺?

壺身通體透明,上麵有肉眼可見的刻度標識,還有時間點對應,大概是用來告訴使用者“七點到了要喝水喝到這個刻度”的意思。

水壺上還有一個揹帶,這會兒於經理已經滿臉迷茫地背上了。

因為於經理身材窈窕,所以那個水壺背在她背上就更加顯大,讓人看起來……像個農藥桶似的。

對,假如加上一個噴嘴,不就是給農作物施肥的那種農藥桶本桶嗎?

全頂樓的員工表情都是——地鐵、爺爺、手機。

介是嘛?

於嫻嫻更加不懂了,迷茫地看看夏誌,又看看龍卿:“呃,龍總,您這是……?”

龍卿不太好意思地避開她的目光:“女孩子……要多喝熱水。”

他擠出這句話,耳朵尖悄悄紅起來。

心哐哐跳,恐怕裡麵的小鹿不是在奔跑,而是在撒瘋,蹦得龍卿心臟都快炸了。

當著全體員工的麵送女孩子禮物什麼的……她一定非常感動吧!

我今天真的男友力爆了!

而且送的禮物完全是她需要且必要的!

我做得很棒!

龍卿給自己心理建設了兩句,鼓起勇氣深深地看了於嫻嫻一眼:“工作雖忙,也要注意身體。”說完轉身離開。

夏誌和陸虎亦步亦趨跟上,一行人很快消失在電梯內。

於嫻嫻:“……”這都什麼跟什麼?

糟了,再不走真要堵路上了!

她把水壺留在了辦公室桌子上,匆匆離開。

她一走,其他員工就亂成一團,手裡的活兒也不乾了,頭挨著頭去看參觀那個水壺。

摸是不敢摸的,萬一給摸壞了。

但是越看越覺得詭異,於經理整潔簡約的辦公桌上,平白無故杵了一個又大又胖的水壺,隔著十米開外都能一眼看見,存在感太強了!

想象於經理抱著它喝水的樣子——跟王寶強在機場喝牛奶似的。

好憨啊哈哈。

有人當先笑了出來:“噗。”

緊接著,更多的笑聲爆炸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你們說龍總這一舉動是為啥?”

——“可能就是大佬的格局咱們不懂吧。”

——“龍總不是說了嗎,讓於經理多喝熱水,很明顯是在關心於經理的身體。”

——“於經理最近身體狀況有異常嗎?”

——“不知道,但是於經理的健康直接關係到咱們的職場工作質量!我可不敢想象頂層離開她會變成什麼樣。”

——“你說得對,以後我們要輪流監督於經理,多喝熱水。”

——“就這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