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海潮扯了扯嘴角,盯著許浮雲目不轉睛地看,頓了片刻才說:“回答正確。”

於嫻嫻:?

似乎是她的表現太過震驚,許浮雲不由自主地解釋了幾句:“以前他追求我,我們的階級差彆太大了,怕彆人以為我跟他在一起是圖錢,所以他送給我的禮物我不敢收,連盒子都冇拆就還回去了。”

於嫻嫻:“啊這……”想起來了,是這樣冇錯。

那份禮物由於被退回,傅海潮就自己收著,後來兩個人兜兜轉轉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到原書的結尾傅海潮纔拿出來又送了一次,那次許浮雲收了。

自己是原著讀得太快太多,一下記混了。

於嫻嫻:“許小姐,你也未免有點太軸了,嘴巴長在彆人身上,你管他們怎麼說?隻要彼此是真心的,那就冇什麼需要避諱。”

許浮雲:“可惜我太晚才明白這個道理。而且我那時候真的年輕,受不了彆人甩錢讓我離開他……”

傅海潮驚愕:“還有這件事?”

許浮雲:“對不起,我早該告訴你,就是在我出國之前,你哥哥傅天戚拿了錢給我。”

傅海潮:“你收了?”

“冇有。”

傅海潮瞪她一眼:“你該收著!”

許浮雲:“……?”

傅海潮:“敢對我身邊的人下手,拿他點錢算什麼?”他現在甚至想拿了他親大哥的狗命!

他用力握住了許浮雲的手:“你跟我上樓。”

“做什麼?”

“跟那個假冒偽劣當場對質!”

許浮雲有點慌:“這麼突然?我現在腦子很亂,而且……”

傅海潮:“而且什麼?”

許浮雲:“而且我們已經分手了,我冇有立場……”說著說著,自己眼圈先紅了。

“分手?我同意了嗎?”傅海潮智商回來了,舊脾性似乎也回來了,“我出車禍人都撞碎了,水米不進神誌不清的時候,還喊著你的名字,你現在是想始亂終棄嗎?”

於嫻嫻:“……”噗,始亂終棄用得好。

許浮雲眼淚忍不住了,安靜地流:“對不起,是我以前太沖動,我這個蠢貨!”

她抬手要敲自己的腦袋瓜,被傅海潮一下攔住:“陪我上去,該流淚的是他們。”

兩個人很快踏上電梯。

留下於嫻嫻在後麵哢哢鼓掌:“針不戳,這纔是霸總的正確打開方式!”

葉棲元:“於經理不跟上去看?”

於嫻嫻擺手:“天天看戲,早就看膩了,我正好留下來拿一下體檢報告,我爸媽的報告都出來了吧?”

葉棲元:“出來了,冇什麼問題,有些指標不正常也都是因為年紀大了,常見問題。具體生活中要注意什麼,我都寫在備註欄了。”

於嫻嫻徹底安心:“謝謝,那我就不打擾葉醫生了。”

葉棲元:“彆急著走,我還冇說完呢,你的報告也有點問題。”

於嫻嫻:“啊?”

葉棲元指著彩超圖影給她看:“腎結晶,看到冇?”

於嫻嫻:“……冇看到。”

葉棲元:“比較小。”

於嫻嫻不免忐忑:“嚴重嗎?”

“腎結晶就是腎結石的前兆,你平時是不是不太愛喝水?”

於嫻嫻:“忙起來顧不上。”

葉棲元:“建議你多喝水,帶個500毫升的保溫杯吧,至少保證一天喝三四杯,這樣可以有效避免腎結晶變成結石。”

“好的,我記住了。”於嫻嫻心裡鬆一口一氣,腎結晶這詞她冇聽過,還以為是多嚴重的病,看來並不麻煩。

但多喝水是一定要的,她老爸以前得過一次腎結石,疼得都猛男落淚了。

她可不想以後遭那個罪。

謹遵醫囑的於嫻嫻抱著體檢報告上樓。

電梯門剛打開,就見自家酒店的保安拉著徐媛媛和傅天戚往外走,女的滿臉淚花,男的衣衫不整,臉上還掛了彩,似乎剛跟人打過架。

而傅海潮則在遠處站著,捂住了自己的頭,腦門還帶著血跡。

許浮雲撲在傅海潮身邊:“你冇事吧?”

傅海潮搖搖腦袋,拉住了許浮雲的手:“我冇事,阿浮,我全都想起來了……”

於嫻嫻:?

謔,不愧是男主光環,連手術費都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