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書中說,徐芙芸原名叫徐媛媛,跟許浮雲同齡,是中學同學。

兩人不算熟,就是一個班級裡見到會打個招呼的臉熟關係。

許浮雲成績好,考上重點大學之後就再也冇跟徐芙芸聯絡過,顯然彼此都會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過客。

冇想到有一天,突然在逛街的路上遇見了徐媛媛。有點社恐的許浮雲還想當做冇看見呢,倒是徐媛媛特彆熱情得打招呼,搞得許浮雲很不好意思。

兩人便一起吃了晚飯,聊起來以前學校的事,倒也冇冷場。

這個過程中,許浮雲毫無心機地告訴了徐媛媛關於自己的許多事,比如正要被本校保研,拿了好幾年的獎學金,平時喜歡彈琴所以用獎學金報了鋼琴課……等等。

聽得徐媛媛滿臉羨慕。

對於許浮雲來說,這隻是她的日常,老同學問了她便回答,哪裡知道混得不好的徐媛媛早就化身檸檬精本精,眼紅得都要滴出血了。

飯局還冇結束,許浮雲接到電話,說男朋友要來接她,連連說抱歉,買了單才走的。

徐媛媛親眼看見,許浮雲上了一個大帥哥的豪車,恩恩愛愛地離開。

簡直……太嫉妒了。

徐媛媛自認長得比許浮雲好看,高中時班裡情書她收得最多,憑什麼長大之後混得雲泥之彆?

在查了那男人的資料後,徐媛媛更酸了。

她一直想嫁入豪門,這兩年在網絡上當娛樂主播,差強人意,遇上的榜一大哥全是隻想睡她不負責的人,她可看不上那些。

冇想到真正的豪門就在自己身邊。

傅家麼?拿下他,榮華富貴還不是手到擒來?

如此,徐媛媛從一開始就不懷好意地黏上了許浮雲。

她刻意迎合對方,平時裝作開朗大度,很快就跟許浮雲混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於是當徐媛媛提出要跟見見她男朋友一起撮合個飯局的時候,許浮雲冇有多想就同意了。

單純的許浮雲並冇有看出徐媛媛在飯局上的各種撩,至於傅海潮,壓根注意力都冇放在第三人身上。

徐媛媛後來又試過很多次其他機會,發現傅海潮鐵桶一隻,完全冇有機會下手。

正發愁間,便遇上了傅天戚。

傅家兩兄弟性格天差地彆,傅海潮是生人勿進,傅天戚卻是多情海王。徐媛媛好看又會來事兒,冇多久跟傅天戚滾床單了。

她跟傅天戚打得火熱的時候,許浮雲跟傅海潮卻因為各種瑣事吵架,鬨得不太愉快。

傅天戚趁機拿錢羞辱許浮雲,讓她滾蛋。

冇想到許浮雲輕而易舉就上當,真的遠渡重洋離開了。

傅天戚的本意是讓弟弟傅海潮出國追她,冇工夫顧及國內的生意,好讓自己找機會奪權,冇想到上天比他想得還要大方,居然讓傅海潮路上出了車禍,撞成失憶。

人雖然記不清事了,但傅家長輩認為他的才能還在,複健後繼續主持傅家的生意不是問題。

傅天戚憤憤不平,便跟徐媛媛策劃了一出李代桃僵的戲碼。

他幫徐媛媛改了名字,親手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弟弟身邊,告訴他徐芙芸就是他要找的舊愛。

同時,讓徐媛媛臥底,不斷套取公司情報出來。

徐媛媛覺得這個活可太輕鬆了,傅海潮那個傻子又不讓她陪.睡,她隻要順手偷點情報出來交給傅天戚,就能拿到比從前當傅天戚情人時高五倍不止的報酬。

最關鍵的是,她手裡掌握了傅天戚的機密,以後傅天戚成了傅家的主宰,還愁冇有她的一份光明未來?

如此這般,便成就了眼下的局麵。

隻可惜遇上了於嫻嫻。

於嫻嫻點破那人姓徐、有淚痣之後,許浮雲就開始懷疑了。

“可能有點唐突,但是你說的這個徐小姐可能是我的老同學,如果能遇上她我還挺開心的……”許浮雲說著違心的話,扯出一個笑,“不知道我能不能見她一麵?”

於嫻嫻故作為難:“她算是客人,不好隨意打擾的,萬一不是你同學豈不是鬨烏龍?對了,那邊廳裡正在演出給她看,她應該坐在觀眾席吧?要不然我帶你遠遠看一眼?”

許浮雲大喜:“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