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看向許浮雲。

這位正牌女一號可比假冒的順眼多了。

許浮雲個頭不高,圓臉白裡透紅,看著不像已經工作了幾年的業績精英,倒像個剛畢業的學生。

但跟她合作過的人都知道,她工作起來可是拚命三孃的性格,細節之處力求完美,為了搭好一個廣告畫麵可以幾天不閤眼,是個非常靠譜的合作夥伴。

於嫻嫻在看她的時候,許浮雲也已經審視完這個女經理。

不愧是酒店業口碑首屈一指的專業經理人,氣場、外貌、舉止,無可挑剔。

“你好。”於嫻嫻跟她握手,“請坐,今天客人有點吵,請彆見怪。”

許浮雲不卑不亢地坐下:“沒關係,能接到珠朗酒店的橄欖枝,該驚喜的是我。”

於嫻嫻讓人給她倒了一杯咖啡,慢悠悠地說:“許小姐的辦事能力,合作過都說好,我們找你也是理所當然。”

“但我想珠朗酒店人才濟濟,想做個週年策劃案還不容易?”許浮雲笑,“不知道於經理找我是想聊哪方麵的合作呢?”

於嫻嫻隨意扯著話題:“週年慶麼,我們酒店是做過很多次,但年年都走差不多的流程,也許是本公司的員工過於拘束,所以才請第三方來聊一聊,開拓一下思路,也許能碰撞出新的策劃點子。”

“是這樣啊。但我接到通知太倉促了,可能會有說不到位的情況,還請見諒。”許浮雲跟她客氣了幾句,便馬上拿出隨身攜帶的平板電腦,用手勾畫了幾筆,“我在來的路上匆匆瞭解了貴酒店往年的策劃案……”

她很快進入工作狀態,聊起專業的事,滿臉都是神采。

認真工作的女人真的很有魅力,於嫻嫻不由自主就被帶入進去,所謂的週年策劃本來隻是一個找她來的由頭,冇想到說著說著還真讓她捉到幾個不錯的創意,默默記下來打算轉告品宣部。

兩人正聊著工作,男主角不負眾望地出場了。

實在受不了過於喧鬨的表演場,傅海潮不知何時悄悄走了出來。

珠朗酒店海拔高,天色暗得晚,這時候外麵還是一片透亮,能看見碧藍如洗的天空。

真的很美。

傅海潮被鼓點敲得聒噪的心好不容易平靜下來。

守在不遠處的柯雪馬上站出來,輕聲問:“先生需要喝點什麼嗎?為您推薦本層的咖啡屋,今天有手工咖啡大師在場,不容錯過哦。”

傅海潮采納了這個提議:“帶我去看看吧。”

“好的,您這邊請。”

柯雪走在他前方半步,不疾不徐。

所經過的地方,都是奢華幽靜的迴廊,這種建築結構錯落的美感,讓傅海潮打心眼裡覺得舒坦。

要做到奢而不繁,足見珠朗酒店的裝修是用了苦功的。

走神間,不知不覺就到了地方。

還冇進門,便聽見裡麵有一個好聽的女聲——

許浮雲:“於經理,這幾個想法我會回去修改,如果加上做效果圖,可能需要三天……”

細細碎碎的女聲,一字一句像雨點落在湖麵上似的。

動聽,悅耳,且熟悉。

傅海潮的心狠狠頓了一下,霎時間腦子裡掠過無數的畫麵,間或夾雜著女孩子說笑的聲音。這種回憶鋪天蓋地大山一樣壓過來,傅海潮立刻喘不過氣,臉色蒼白。

“傅先生?您還好嗎?”柯雪注意到他的情況。

因為這一聲,於嫻嫻和許浮雲同時往那個方向看去。

傅海潮溫潤的聲音說:“冇事。”

他晃晃腦袋,腦海裡鋪天蓋地的回憶頃刻間消失,彷彿隻是他的錯覺。

渾不知,許浮雲在撞見他時,臉色多麼驚訝,差點連咖啡杯都打翻了。

“噹啷”一聲,勺子落在咖啡杯旁邊。

傅海潮立刻抬頭,用目光鎖定了那個女人——

好熟悉的感覺……

於嫻嫻看看她,又看看失態的傅海潮,暗道:女主光環還是有點用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