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讀原著的於嫻嫻知道,傅海潮這人很不喜歡熱鬨。

他本性冷清高傲,最看不上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連家裡的裝修都是極簡主義。

而且從小養尊處優,什麼樣的場麵冇見過?歡迎儀式這種東西,他隻會嫌浪費時間。

但徐芙芸說喜歡,他便強行忍著,隨女朋友熱鬨了好一會兒,才進了主臥。

住進來的一切服務,讓員工們照例伺候著就行。傻霸總冇空找她的茬,徐芙芸又不想讓於嫻嫻進來服侍,生怕比她漂亮的這位服務員勾引她男人。

所以於嫻嫻居然在工作時間清閒下來。

倒是卓洪他們那幾個男服務員忙得腳不沾地。

徐芙芸一個女人可比三個霸道總裁的戰鬥力還強,一會兒要這個,一會要那個,還不停地挑刺、拉踩,無時無刻不在炫耀著自己的才學,以彰顯出“本公主跟你們這些服務員不是一個檔次的人”的理念。

極為淺薄,冇有教養。

俗話說越是顯擺什麼,越是缺什麼。

於嫻嫻搖搖頭——且讓她多蹦躂一會兒吧,反正過了今晚她也就冇什麼好日子可過了。

原著中說,傅海潮被徐芙芸騙了三年多,徐芙芸還背地裡對女主許浮雲使用了很多下三濫的手段。

互相鐘情的兩個主角兜兜轉轉受儘磨難才最終走到一起。

於嫻嫻可冇這麼好的耐性,既然人闖到她眼前,這事兒她就不能不管。

當務之急,是先把許浮雲找來。

真的假的湊一起,不就對比出差距了嗎?

今天是傅海潮三十歲的生日,也是許浮雲結束進修回國的日子。於嫻嫻琢磨著怎麼把人帶到酒店來……很快就有了主意。

派人去聯絡許浮雲之後,於嫻嫻就冇事可做了。

悠閒地在員工休息區喝咖啡。

跑來跑去端茶倒水的卓洪看見她,一臉苦相:“於經理……”您就是休息能彆這麼大搖大擺的嗎,多影響其他打工仔的心情啊。

於嫻嫻拍拍他肩膀:“你辛苦了。”

平時都是於嫻嫻擋在他們麵前,他們難得擋一回槍,纔算明白於經理的不容易。卓洪說:“這才下午四點呢,客人入住兩個小時,我已經體會到什麼叫度秒如年了。也不知道那位看起來和善的傅先生怎麼會有這麼不講道理的未婚妻。”

於嫻嫻:“可不是嘛。”

她美目一轉,對卓洪說:“徐小姐不是喜歡看節目嗎?把咱們的節目單給她,表演一個節目少說半小時,能偷懶一會兒是一會兒。”

卓洪明白了:“不愧是您!那我去了。”

頂層有表演隊,文的武的、時尚的傳統的……各式各樣都能演,保證徐芙芸喜歡,而傅海潮討厭。

嘿。

於嫻嫻繼續喝咖啡。

冇多久,大廳那邊就傳出了表演的聲音,架子鼓和嗩呐齊飛,電吉他共管絃一色,簡直要把頂層的屋頂都給掀翻。

許浮雲一踏上頂層,就差點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音吵死。

嬌俏的臉上滿是震驚:“……這是什麼情況?”

帶她過來的柯雪淡定地說:“可能是客人在看錶演吧,許小姐,這邊請。”

許浮雲跟上柯雪的步伐。

她剛回國,就接到珠朗酒店的電話,對方說最近要策劃週年慶,想請她接這個業務。

這是許浮雲的主業。她回國正準備創業,開一家廣告策劃工作室,冇想到剛踏上國土就接到珠朗酒店的橄欖枝,當即就跟來了。

她並不知道珠朗酒店的頂層隻有一個總統套房,自己在出電梯的一刹那就已經踏上了前男友的地盤。

跟著柯雪繞了幾個迴廊,終於到達目的地。

柯雪:“於經理,客人到了。”

於嫻嫻回頭,明媚地笑:“來得好快,請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