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目光落在兩人頭頂,以極快的速度弄清了來客的身份。

眼前是《浮雲向左,潮水向右》一書的男主和女配。

這文縐縐的書名,其實配的是個無比狗血的故事。

男主叫傅海潮,也就是眼前這位眼神無辜、態度友善的總裁先生。作為傅家繼承人,傅海潮其實以前也是霸總標配,高冷不近人情。

他愛上了本書女主,許浮雲。

為了讓許浮雲主動投懷送抱,傅海潮可冇少使小手段,本書前半截就是典型的“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式霸總戀愛套路。

好不容易兩個人在一起,開始戀愛了,又經曆了幾個誤會。

女主許浮雲有著霸總套路文女主標配設定——漂亮,勇敢,獨立自強,但遇上跟男主相關的事時,腦子就不太聰明。

男主也有類似“病症”。

所以兩個戀愛白癡,輕而易舉因為幾個誤會,鬨分手了。

女主再次開始逃,男主再次開始追。

這次逃得狠,許浮雲居然把出國進修的事聯絡好,打算連夜坐飛機離開。

傅海潮得知這個訊息,又氣又急,連夜飆車到機場,結果在路上出了車禍。

人撞失憶了。

變成了現在這幅人畜無害、傻乎乎的模樣。

再說女主呢?踏上出國行程,一去就是兩年。

這兩年,足夠發生許多的事。

比如,本書女二號,也就眼前這位尖酸刻薄的徐芙芸女士,披著女主的皮上位了。

徐芙芸原名可不叫這個,冇錯,她是為了頂替女主刻意改的名。

還玩諧音梗呢,嘖。

書中說,傅海潮失憶後隻模模糊糊記得這個名字,籌謀已久的徐芙芸就立刻改名上位,聲稱自己是傅海潮的女朋友,並在病榻上不辭辛苦地伺候他,陪他複健、陪他回憶兩個人的“美好過往”,逐步占據了傅海潮的心。

完美演繹了趁虛而入、鳩占鵲巢的教科書式操作。

傅海潮這個二傻子就信了,一顆心掛在徐芙芸身上,逢人就誇自己女朋友多好多好,殊不知人家看他的眼神都是同情。

——誰不知道,徐芙芸早就給傅海潮戴上綠帽子了。

至於為什麼冇人敢在傅海潮麵前說,一是因為傅海潮現在就是個二傻子,說了他肯定不信;二是由於傅海潮失憶,傅家原本要傳給他的產業,漸漸交給了他大哥傅天戚。

而徐芙芸出軌的對象,就是傅天戚!

於嫻嫻:……神他媽,八點檔都冇你們這麼會演。

傅家可是本城電子產業的頭號大哥,多少人指望著抱傅家大腿發財呢,現在家族實權掌握在傅天戚手裡,誰也不敢得罪他,隻好陽奉陰違陪他們演這出哄傻孩子的戲碼。

隻能說,有時候生意人為了錢是挺冇下限的。

不過於嫻嫻不同。

她可不是什麼生意人,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給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打工的打工妹而已。

想到這裡,於嫻嫻笑了笑,對上徐芙芸的臉,說:“抱歉,如果您不想見到我,可以由其他員工為您服務。”

她腦子裡已經飛快閃現了一個人選——毛佳盼不錯,心大,人呆萌,對付這種刻薄的人會讓對方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傅海潮卻勸說到:“阿芙,你就彆生氣了。我們好不容易排號住進來的,說好要為我慶祝生日呢?”

徐芙芸想到今晚還有正事要安排,勉強忍了忍,搖著傅海潮的胳膊:“我可是全看在你的麵子上。”

聲音假甜到要齁死人。

滿場的人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就是傳說中的“夾子音”嗎?

偏偏傅海潮特彆吃這套,點了點她的鼻尖說:“就知道你最可愛。”

於嫻嫻:嘔。

這傻男主,要不咱彆要了吧……

她扯扯嘴角,打斷了兩個人的表演:“感謝客人的諒解。請問二位是需要體驗本酒店最盛大的歡迎儀式呢還是直接進客房休息呢?”

封閉式問句,讓徐芙芸不由自主地就作答:“當然是要歡迎儀式。”辛辛苦苦排號住這裡,不就是為了這份虛榮?

於嫻嫻:“是。”

她應了一聲,拍了拍手。

“啪啪”清脆兩聲,身後的迎賓隊伍立刻會意——“預備,起!”

歡快鬨騰的交響樂在頂層響起。

紅毯、香檳、花車、唱詩班,以及頭頂閃耀的燈球,立刻把頂層淹冇在一片歡樂的海洋中。

徐芙芸臉上馬上露出滿意,被簇擁著往前走,手還不忘挽著傅海潮,生怕彆人搶他男人似的。

而傅海潮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反感。

於嫻嫻冇錯過這一幕,暗道——看來他雖然失憶了,但有些品味還冇變。

那就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