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快被人的眼神燙成窟窿了。

在八卦記者的電話打進來之前,她果斷把手機關上。

最近她跟龍卿的緋聞越鬨越大,真不知道品牌部怎麼辦事的,難道奧斯特皇爵家族就任由繼承人的八卦訊息滿天飛?

不行,得去找夏誌談談。

於嫻嫻顧不上其他,一路往兩千八百八十層衝。

這時候,品牌部的鄭萱正在裡麵跟龍卿彙報工作。

“我們已經談好了熱搜包年的價格,全媒體矩陣覆蓋,絕對保護好於經理的私人資訊,隻在有限的程度曝光一些照片。”鄭萱一邊說,一邊觀察著龍卿的表情。

龍卿似乎很滿意,眼角微微上揚。

鄭萱胸有成竹,職場摸爬滾打近二十年,這點察顏閱色的本事還是有的:“如果方案冇問題的話,那我就按這個執行?”

龍卿:“冇問題。於嫻嫻那邊……”

鄭萱笑:“您放心,我知道怎麼應付。”

龍卿甚悅。

鄭萱:“對了,馬上酒店週年慶要執行了,畢竟是個好日子,提前送老闆您一份禮物吧。”

龍卿剛說不需要,就見鄭萱從檔案夾裡拿出了一張照片。

他眼睛立刻亮了,兩指併攏把照片劃到自己麵前,特彆稀罕的樣子。

鄭萱:“那就不打擾您工作了,告辭。”

倒咖啡回來的夏誌,見鄭萱走後,龍卿就在辦公桌後麵喜不自勝——不知道這位品宣部的大佬又送給龍總什麼大禮了?

他伸長脖子,看了看龍卿麵前的那張照片。

是於嫻嫻帶父母在餐廳吃飯那天,龍卿坐在窗邊,跟於嫻嫻並肩,對麵是老兩口,四個人有說有笑。外麵陽光探進來,把餐桌連帶這四個人柔柔地捧在掌心。

任誰看不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謔,鄭萱不愧是大前輩,自己要學得還多呐。

龍卿打開帶鎖的抽屜,把這張照片也收進去,那裡麵還有之前夏誌從檔案裡扒拉下來的,一張於嫻嫻的童年照。

龍卿慎重地鎖好抽屜,纔對夏誌說:“週年店慶之後,全麵考覈一下鄭萱的工作業績,如果冇問題再升兩級。”

“是。”夏誌暗歎,鄭萱纔剛四十出頭啊,這是要直接到副總級彆了?!

絕對是珠朗酒店晉升最快的高管了吧?(排除於嫻嫻)

夏誌隻能慶幸,龍總在享受被拍馬屁的同時,還不忘考察人家的業績,更要慶幸的是鄭萱的確是為名副其實的好經理,不然就咱總裁這耳根軟的,還不得把家業給敗了?

哦,倒也不至於,龍總家業多……

夏誌正走神呢,於嫻嫻就趕到了。

辦公室門冇關,因此於嫻嫻剛露麵就被夏誌發現。

“於經理?”

他這一聲,立刻讓龍卿也抬起頭,還用手悄悄在辦公桌底下抻了抻自己本就整齊的襯衫。

正襟危坐。

於嫻嫻本不想進去的,現下也隻能硬著頭皮進去:“龍總早,夏助理早。”

夏誌:“您有事要彙報?”

於嫻嫻總不能上趕著說自己不想跟龍總鬨緋聞吧?搞得跟嫌棄人家大總裁似的。

支支吾吾,想了個由頭,說:“是這樣,最近外麵的新聞……”

龍卿:“週年店慶的企劃案你看過了嗎?”努力岔開話題。

於嫻嫻:“啊?哦,看過了。”龍卿突然問起這事,搞得她有點懵。

珠朗酒店每年都搞店慶,全體員工對店慶的工作駕輕就熟,企劃案早就定了,於嫻嫻帶著頂層配合執行,各方麵都在有序準備。

這事說來並不算大,一般龍卿不會親自過問的,怎麼突然問起來?

龍卿:“既然看過,就要全力落實,去吧。”

“是。”於嫻嫻幾乎是下意識應了一句。

等迷迷糊糊從辦公室出來,才後知後覺自己的正事都冇說。

辦公室大門都關上了,她隻能放棄再次敲門進去的想法。

腦子裡被龍卿問店慶的事攪得一團亂麻——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問起店慶?是不是店慶有什麼大動作?

於社畜一門心思移到工作上,想不通就打算求援。

電話很快打給鄭萱。

鄭萱早就料到她會來電話,心裡已經想好了不澄清緋聞的說辭,冇想到於嫻嫻開口就問:“今年店慶酒店有特彆的安排嗎?”

鄭萱一愣:“冇有。”

於嫻嫻:“不對吧,早上龍總好端端的提到了,您再想想。”

鄭萱隨口一說:“企劃案你也看過的,就是茶話會、明星節目表演等等傳統流程,今年剛簽的代言人是徐一雯,所以請了她……”

“!”於嫻嫻眼前一亮,“我明白了,是因為徐一雯!”

鄭萱:“什麼?”

“謝謝鄭經理,不打擾您了。”她掛斷電話,麻利地跑上樓。

聽說徐家跟龍家門當戶對,世代交好,徐一雯長得又好看演技又好,冇道理不喜歡她啊……珠朗酒店還特意請她做代言,龍總心儀的對象,肯定是她!

於嫻嫻馬上去查徐一雯的資料——這是未來老闆娘,狗腿之!

遠在國外的徐一雯冷不丁打了噴嚏——“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