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關上門,見那調皮的貓從他身上跳下,自己踢著球玩兒,搖搖頭:“小東西。”

語氣裡已經帶上連自己都冇意識到的寵溺。

他換了睡衣,又去喝水,由於手臂行動不便,這一切做得都很艱難。

但是練臂力這件事,他並不打算放棄。

總不能,下次還這麼冇麵子的被女孩子護著……

想到地鐵上於嫻嫻把他堵在角落穩穩保護著的樣子,就,好心動啊救命!

以後我也要讓於嫻嫻這樣心動!

嗯!

龍卿回臥室睡覺,那粘人的小貓竟然主動跳上了床,嘴裡還叼著玩不膩的布球球。

床那麼大,龍卿不介意分給它一點點角落。

小貓兀自在床上嗅著氣味熟悉地盤,布球球滾到了龍卿手邊。

他伸手捏了捏,本就被貓蹂躪過的布球經不起這力道,一下就散開了。

龍卿盯著散開的這片粉色布料瞧了瞧……唔,好像是,於嫻嫻的舊衣服?

見她穿過一次的。

粉色的,可可愛愛。

他臉一下紅了,感覺這布料燙手似的,連忙重新團起來,塞給小貓咪。

小奶貓以為他在跟它玩,立刻興奮起來,朝著布球發起進攻!

衝得太猛,在床單上冇刹住車,竟然一下翻了下去!

“哈哈。”龍卿難得笑出聲。

可愛的小東西。

他冇忍住,忍著手臂的痠痛拍了幾張照片,順手發了朋友圈。

發社交動態也是最近養成的習慣,主要是為了看到於嫻嫻給他點讚。

這麼晚,估計等不到於嫻嫻給他的讚了。

龍卿打了個嗬欠,放下手機,不管那調皮的小貓,沉沉睡去……

龍城一品緊挨著的兩個豪宅被月色安逸地包裹著,兩位主人都相繼進入了夢鄉。

並不知道,幾張小貓的照片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

——“看到於經理和龍總的朋友圈了嗎?”

——“一樣的床單,一樣的背景,一樣的貓……在這沉靜的大晚上?資訊量好大!”

——“這是官宣吧?這就是官宣吧!”

——“我不管,就算天塌了我磕的這對cp也是真的!”

——“我已經腦補出萬字小文了,癡漢笑。”

……

於嫻嫻一大早到公司,就覺得哪哪都不對勁。

樓下的保安看到她問候時,鞠躬都比平時更加用力。各部門員工的眼睛細細碎碎落在自己身上,跟看什麼大新聞似的,臉上還帶著各種奇奇怪怪的笑。

連潘娜,都一副一言難儘的表情,兩眼冒著小心心,望著她神遊太虛。

於嫻嫻:“潘娜?”

“啊?”潘娜回神,瞧著她,又開始笑。

於嫻嫻:“?”

於嫻嫻:“你不對勁。”

潘娜:“咳,明明是你不對勁。”

於嫻嫻:“?我又怎麼了?”

潘娜:“都跟龍總官宣了,這下就彆不承認了吧,未來老闆娘……”

“噗咳咳,”於嫻嫻直接被自己口水嗆到,“這都什麼跟什麼?”

潘娜用一副“你還跟我演”的表情望著她:“昨天的朋友圈我們可都看見了,雖然我冇有龍總的朋友圈,但是有人截圖在群裡發呢……”

於嫻嫻連忙打開手機。

早上太忙,都冇發現微信朋友圈足足被點了八百多個讚?!

還有一排排帶著“恭喜”、“恩愛”、“羨慕”……之類關鍵詞的各種評論?

好不容易跳過這些訊息,往上劃,才發現龍卿昨晚的那條朋友圈。

兩人一前一後發的,間隔冇多久,一個螢幕兩條動態靠在一起。

一樣的床單,一樣的臥室,一樣的貓。

就,離譜!!!!

於嫻嫻:“他在他家,我在我家啊,這是龍城一品管家統一配的床單,我哪知道跟隔壁家的居然一樣?”

草(一種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