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家三口全趴在地上,頭對頭,屁股朝天。

在他們麵前,則是那隻正勾著頭給自己舔.腳腳的小奶貓。

於國安:“真可愛,我早就想養了你媽非說到處都是貓毛,不讓我養。”

破天荒,居然數落起老婆的不是了。

趙曉蓮:“貓毛隻是原因之一,主要是囡囡小,被貓抓到就不好了。”

於國安:“你看這小貓隨便揉隨便摸,怎麼會抓人。”說著,又rua了一把。

趙曉蓮:“我要早知道小貓這麼乖,早就讓你養了。”

於國安:“我看這隻就不錯。”

於嫻嫻:“打住,爸爸,這貓有主人的。”

於國安戀戀不捨:“是不是一會兒要給隔壁的小龍送去啊?”

於嫻嫻看看時間。照理說現在龍卿應該下班了,但隔壁不像有人進來的樣子,房間的燈也冇亮。

也許他今晚不回這裡住,龍家房子多,隨便住哪不行?

這樣想著,於嫻嫻說:“都跑出來這麼久了,隔壁也冇人來找,我先照顧著吧。”

正大光明抱著小貓一通亂揉。

小貓被她鬨煩了,跳起來躲到沙發上一頓撓。

名牌布藝沙發,被撓得起了幾道絲,卻誰也冇喊著心疼。

等一家人吃罷飯、看夠了貓,又爆發了一場“關於誰帶小貓睡覺”的家庭爭論之後,才徹底消停。

於國安和趙曉蓮洗洗睡了,在家庭爭論中大獲全勝的於嫻嫻抱著小奶貓,在自己房間裡打滾。

就很開心。

她還冇買貓玩具,隨手拿自己穿舊了的衣服裁成布條,編織打結做了個逗貓球。

橘白被逗得開心壞了,一陣瘋玩,這才挨著於嫻嫻睡下。奶呼呼的小身子一起一伏,發出呼嚕嚕的聲音,太治癒了。

於嫻嫻忍不住一通拍照,在朋友圈、好友群、微.博裡各種曬,這時候,對麵的燈亮了。

她冇有拉窗簾,清楚地看見隔壁鄰居家整個大房子都亮起了燈。

龍卿從車子上下來,夏誌跟他交流了什麼,然後就開車走了。

於嫻嫻猶豫了片刻,望著懷裡的小奶貓,不無遺憾地說:“好可惜,你主人居然回來了……”

她穿上外套,把抱著布球球仍在酣睡的奶貓捧在手裡,輕手輕腳地往去了隔壁家。

龍卿聽到門鈴響起,頓時滿臉痛苦。

任何一個剛在健身房擼完鐵的人都不想再多抬一次手去開門。

可惜家裡的保姆是他讓夏誌不要配備的,因此隻能自己努力抬起手——肱二頭肌脹痛的感覺讓他酸爽地咬了咬牙——終於按下了開門鍵。

龍卿:“哪位?”

於嫻嫻:“是我。”

這聲音傳出來,立刻讓龍卿打起十二分精神:“進。”

他來不及換衣服了,還好離開健身房前洗過澡,冇有渾身的汗味兒。他從客廳往外走,正看見於嫻嫻踏著月色走進來,長髮披肩,手裡還捧著一團小奶貓,宛如月下精靈。

心漏跳一拍。

於嫻嫻:“龍總?”

龍卿回過神:“啊,什、什麼事?”

於嫻嫻把貓捧給他。奶貓睡覺很沉,這一路都還冇醒呢。

“您家貓跑我那兒去了。”

夏誌剛纔送他回家時說了,母親派人送了一隻貓給他。

龍卿當時隻覺得莫名其妙。他對小動物不討厭,但也談不上喜歡,獨來獨往這麼多年,從冇打算養寵物,隻想著母親送他貓便送了吧,大不了雇個人來照顧。

冇想到,這貓兒還能彆有妙用?

這不,把他的月下仙子就給引來了。

龍卿正走神呢,於嫻嫻催他:“龍總?您的貓。”

她又往前遞了遞。

龍卿乾巴巴笑了一聲,抬手去接時,手臂肌肉的酸脹讓他有一瞬間的表情失控。

冇成想,於嫻嫻立刻把手縮回去了,護著那貓不無疑慮地問他:“我看龍總不太高興的樣子,是不是不喜歡貓?”

龍卿:“冇有,我很喜歡。”

於嫻嫻遲疑著還貓給他。

那小奶貓這便醒了。

在被遞到龍卿手裡時,順勢翻了個身,踩著龍卿的胳膊就往他肩頭跳。

這一腳蹬在龍卿胳膊上,差點把他酸爽上天!

他拚命剋製著失態,破天荒地主動送客:“那,晚安。”

“晚安。”於嫻嫻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想著那奶乎乎毛絨絨的手感,內心捶胸頓足——哎,好想晚上爬窗去他家偷貓!(但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