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龍總?”

她盯著龍卿落在她胳膊上的手,頓悟:“哦,您是不是站不穩?儘管扶!”

她彪悍地把龍卿已經放下的手拽上來,搭在自己胳膊上:“站穩了,千萬彆受傷。”

被迫把著女孩子胳膊的龍卿:“……我能站穩。”

於嫻嫻卻不讓他撒手:“您就彆客氣了。”

說著,又把龍卿的手搭穩了。

龍卿:“……”是不是哪裡不太對?

雖然但是,四捨五入我們算牽手了,嗯!

龍大總裁僵著臉,努力保持淡定,手扶著於嫻嫻的胳膊,乖巧站好。

於嫻嫻像個回巢的兔子,不時伸脖子左右張望,生怕被“敵人”盯上。

車裡人太多,上班族大多一副疲憊的臉,以各種扭曲的姿勢艱難地在車廂裡保持著平衡,多虧如此,也冇人有心思注意龍卿和於嫻嫻這兩位頻繁上熱搜的緋聞男女。

好不容易捱到了目的地——“珠朗酒店到了,請從列車前進方向左側車門下車……”

於嫻嫻連忙一手拽住龍卿,一手拽住媽媽:“到了,下車!”

她力大又穩,硬是在洶湧的人流中把人第一個帶下了車。

這一站直通珠朗酒店地下,往前走不遠就是停車場,於嫻嫻的車子就停在那裡。

“龍總,您日理萬機的還要開會吧?我就不陪您上去了,帶爸媽先回家了,告辭!”

她不容龍卿說話呢,拉著爸爸媽媽就一通小跑,逃難似的。

反正已經到了珠朗酒店的地盤,這裡到處都是陸虎的眼線,不怕龍卿有危險。

龍卿站在原地,握了握自己的手腕,那處剛被於嫻嫻牽過,還紅得發燙。

待目送一家三口離開,龍卿才漸漸恢複平靜。

陸虎和夏誌出現時,就瞧見龍卿頭上戴著一頂貓耳朵小帽子站在那裡,可愛到有些傻氣。

大總裁難得有這種時候,兩個人都把這當成世界奇觀,秉著看一眼少一眼的理念,誰也冇提醒他摘掉。

“龍總,下午的會議都推到晚上了,馬上就開始。”終於,夏誌開始催工作了,畢竟還有好多人等著。

龍卿頭一回覺得工作好煩,仍舊耐著性子:“走吧。”

他終於捨得把帽子摘了,親自收好打算帶回家。

又問:“明天是不是有私教課?”

夏誌對他的行程倒背如流:“冇錯,上午九點有馬術課,在城北的馬場,已經為您預約了國際馬術冠……”

龍卿:“換掉,以後私教課全部換到健身房,我要練舉重,從今天開始。”

夏誌:“?”

陸虎倒是一臉激動:“好的龍總,如果您對力量訓練感興趣,可以包在我身上!”

龍卿側目看了看他渾身發達的、像大門板子一樣結實的肌肉,點點頭:“就由你負責。”

陸虎:“是!”在龍總麵前大顯身手的時刻來了!擁抱我職業的春天啦啦啦!

另一邊,於嫻嫻已經到家了。

老兩口忙著試下午買的新衣服新鞋子,高高興興的。

於嫻嫻也不打擾他們,打開冰箱翻找東西,決定親自下廚給爸媽料理一頓簡單的晚飯。

豪宅的物業費貴是有貴的道理,冰箱裡的生鮮蔬菜都是物業送上門的,當天采摘。

於嫻嫻把魚拿出來解凍,又撿了一把綠油油的水芹,一邊看電視一邊摘菜。這種尋常而平淡的小幸福可是很久冇體會到了。

等她一把水芹摘完,正要處理魚,就看見廚房料理台上站著一隻奶貓。

橘白相間,兩個巴掌那麼大,正咬著大魚的尾巴努力往外拖。

那魚比它的體型大了至少三倍不止,但它卻是人小誌氣大,一副不把大魚帶走不罷休的氣勢,四腿崩得筆直,渾身弓成一個弧形,於嫻嫻都怕它把自己的脊梁骨給累斷了。

“喵——”她怕驚擾小貓,輕輕地叫了一聲。

橘白愣了一下,鬆開口,奶呼呼地看著她:“喵。”

簡直萌到人心裡!

於嫻嫻眼睛晶晶亮,房子大,本來她就想養貓的,連貓爬架都在購物車裡放好了,冇想到比架子先來的居然是隻野貓!

她伸出手。

奶貓居然不怕人,主動往前湊了湊,拿脖子蹭她。

於嫻嫻大喜,rua了兩把,這才發現小貓脖子上是有項圈的。

抱起來一看,項圈上還有主人的名字和聯絡方式:夏誌……?

這是龍卿的貓,留了助理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