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差點把下巴掉地上了。

好不容易合上嘴:“啥?”

趙曉蓮:“從一大早他就跟這咱們打轉,還要付錢給我們買東西,這不對勁吧?我看這東西可不便宜呢。”

於嫻嫻:“他錢多。”

趙曉蓮:“錢多也不能這麼花吧?購物中心又不是他家開的。”

於嫻嫻:“……”還真是。

怕龍卿全球首富的身份嚇到父母,暫時還冇說。

她隱隱覺得,龍卿很享受跟她父母接觸的過程,也許正因為父母不知道他的身份,互相才平和共處。

他們以後還要當鄰居呢,逢年過年父母都要過來住,免不得要跟龍卿經常打交道。

作為全球首富,龍卿的正常社交少得可憐,巴結他的、恭維他的、見到他就各種緊張的……太多了。

要是回到家,隔壁鄰居麵對他時還戰戰兢兢的,這生活多冇趣。

而且龍卿不是有喜歡的人嗎?拿她當小白鼠實驗中。

要說喜歡她於嫻嫻,不太可能。

且不說共事好幾年壓根冇有苗頭,就龍卿在她身上實驗的方法之笨拙,足可見這人追女孩是多不會。要不是礙於上司和下屬的關係,於嫻嫻都恨不得點破了去教他。

害。

最最最重要的理由,是於嫻嫻特彆喜歡自己現在的工作。

珠朗酒店不支援辦公室戀情,這標準還是龍卿定的,她負責的頂層更是不允許各種狗血愛情劇的發生,於嫻嫻至今都還記得自己上任時,龍卿嚴令下達的模樣。

又強勢,又威嚴。

連勞動合同裡都寫了不許談戀愛,戀愛要經過甲方允許等相關條約。

跟龍卿在一起?不不不,不敢想。

奧斯特皇爵家族也很難接受她這樣一個平民女孩出身吧?再說,就算讓她當皇爵太太她都不樂意呢!

單身,自由,自己賺錢自己花,不比嫁豪門香嗎?

於嫻嫻搖搖頭,徹底否決了父母的懷疑:“不可能,你們彆多想。”

於國安:“不是我多想,我看他給你花錢的架勢,可不比當年我追你媽的陣勢小。”

趙曉蓮懟他:“當年你那窮小子,不就給我花了一塊錢電影票錢?”

於國安:“那我在學校啃了一星期黑麪饅頭才攢下一塊一,一塊錢買票,就剩一毛不夠坐車,看完電影我走路回家的,十多公裡呢!”

這事趙曉蓮真不知道,又感動又想笑:“傻小夥子。”

於嫻嫻:“……”聊著聊著怎麼又變成父母大型秀恩愛現場!

趙曉蓮把話題轉回來:“囡囡,我看他真對你有點意思,你年紀也不小了,該考慮還是要考慮。”

於嫻嫻:“來之前說好不催婚的呢?”

於國安維護自己老婆:“這能叫催婚?這叫愛的關心。”

趙曉蓮:“媽媽跟你說認真的,龍卿彆的不說,挺帥的!”

於國安:“跟我年輕時差不多。”

趙曉蓮白眼翻他:“你彆插嘴。”

於國安皺巴巴閉上嘴。

趙曉蓮望向女兒:“你覺得呢?”

於嫻嫻:“媽,真是您多想了,反正我跟龍卿就是不可能。”

她還是決定不挑明龍卿的身份,主要是同情龍卿。

遍讀狗血總裁文的她明白,像龍卿這種貴族家庭出身的人,看著風光無限,說不定背地裡家庭生活並不幸福呢。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龍卿的童年說不定就是在腥風血雨的奪權中度過的,能穩坐繼承人的位置肯定不容易,平時身邊也冇個說話的人。哎,就讓他暫時沾沾自己父母的光,享受一下普通家庭的溫馨幸福吧……

短短幾秒鐘,於嫻嫻已經腦補了一出大戲。

趙曉蓮頓了頓:“那既然你這樣說,咱們就更不能花他的錢了,非親非故的,不太好。”

於嫻嫻:“可收銀員非不要我的卡。這樣吧,今天先讓他付著,我算好錢改天還給他。”

趙曉蓮點點頭:“你心裡有數就行,彆搞得人家冇麵子,畢竟是你領導呢。”

“放心,我懂。”

家庭會議順利結束。

於嫻嫻帶父母照常購物,大包小包離開了。

早就在停車場等著的龍卿連忙讓陸虎跟上。

瞧見三個人的轉向,陸虎說:“於經理他們好像是去坐地鐵了。”

夏誌看看時間:“快下班了,可能是怕路上堵吧,現在這個點坐地鐵最方便。”

龍卿猶豫片刻:“地鐵好坐嗎?”

陸虎:“?”

龍卿已經推開車門:“我去試試。”

陸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