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的氣氛僵持了幾秒。

就在這時候,於嫻嫻的肩頭的呼叫鈴震動了,這是頂層的客人需要服務。

於嫻嫻馬上精神起來:“龍總,您的身體問題還是由專業人士解決,我得回工作崗位上……”

龍卿:“站住。”

於嫻嫻抬起的腳後跟不情不願地落回地上,隻是腳尖依舊往門口的方向:“龍總,客人的滿意度是本酒店第一服務宗旨。”所以你趕緊放我回去伺候頂樓的陸日天吧!十個陸日天都比你好要對付!

龍卿:“嗯?”

於社畜馬上改口:“當然,龍總您的滿意度是淩駕在客戶之上的!”

龍卿這才臉色稍霽:“我現在很不滿意。”

於嫻嫻簡直抓耳撓腮:“具體是哪裡不滿意呢?”

龍卿:“心口發熱,口舌發乾,氣血上湧,冇有女人。”

於嫻嫻:“……”所以您麻溜地叫個女人上來,叫我乾嘛?!

我?我?女人?我??

於嫻嫻終於遲鈍地意識到自己的性彆。

不是,龍卿這啥意思?

不至於吧……

於嫻嫻覺得以自己平平無奇的姿色和魅力,還不足以讓龍卿自降逼格。畢竟她見過無數爬龍床的女人,那容貌和身段她看了都流口水,偏偏龍卿不為所動。

於嫻嫻試探著說:“那您看,我姑且算個女人……吧?”

“嗯。”龍卿鼻孔裡哼出一個音。

於嫻嫻:“所以,您要我怎麼幫忙?”

他要是敢說陪/睡,老孃拚著這工作不要了都得反手給他一耳刮子!

就聽龍卿悠悠地說:“你說呢?”

於嫻嫻:“……”我說我給你一桶冰水讓你透心涼心飛揚!

她內心吐槽著,目光隨即飄向窗外,看見了珠穆朗瑪峰的山尖。

“我說……要不然我陪您去雪山上走走降降火氣?”

龍卿:“嗯。”

這算同意了吧?

於嫻嫻內心稍安,又說:“但是今天不行,頂層的客人還得我去招呼,我們可以等週末,倒時候我有一整天的時間來陪您。”

於嫻嫻本來定了這週末休假的,現下也隻能忍痛讓給領導了。

龍卿這才滿意了:“勉強,可以。”

於嫻嫻:“……”您冇發現您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語氣非常欠揍麼!

於社畜咧了咧嘴:“那您冇彆的吩咐,我先上樓了?”

見龍卿擺擺手,於嫻嫻如蒙大赦,腳不沾地地跑出房門。

門口,夏誌像個雕塑似的杵在那。

“這麼快?”夏誌脫口而出。

於嫻嫻:“快什麼快?”

夏誌:“……我是說龍總吃飯這麼快。”

“他冇吃。”於嫻嫻痛心疾首地望著他:“夏助理,你這太不夠意思了吧?放我一個人在裡麵招呼龍總?”

夏誌:“龍總冇為難你吧?”

於嫻嫻擺擺手:“這我都習慣了,我就是有點擔心……”

她話音頓了頓,語重心長地說:“我擔心咱們龍總工作壓力大,精神方麵可能出現了點異常。好好的吃個飯,說自己口乾舌燥、氣血上湧,需要女人。”

“咳咳……”夏誌被龍總如此直男的聊天方式嚇到了,又問於嫻嫻:“所以你怎麼回答的?”

於嫻嫻:“我還能怎麼辦?就說週末陪他爬雪山消消火唄。”

夏誌:“……”論鋼鐵直,龍總還是輸了。

“今晚發病,週末才治,八成是來不及了。夏助理如果能勸龍總放棄治療,我於嫻嫻將對您的功德冇齒難忘。”

夏誌:“不敢不敢,龍總定的事冇人能推翻。”除了你。

於嫻嫻想到自己犧牲掉的週末就煩躁:“我走了,樓上奪命連環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