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新聞!龍總跟準嶽父母在餐廳就餐!”

——“大魔龍居然能笑得這麼乖巧,震驚我全家!”

——“拍下來拍下來啊!今天冇上班的悲慘少女求個現場照片!”

——“你敢你來拍啊,我反正是不敢。”

——“這也太般配了吧,龍總和於經理在一起比明星cp還好看!”

——“於經理媽媽也好看啊,爸爸也帥,果然美人都是天生的。”

——“啊啊啊於經理爸爸勾住了龍總的肩膀!看來翁婿關係非常和睦!”

——“我太愛了,在窗邊這一家人絕絕子!瘋狂艾特宣傳部考慮拍海報!”

被艾特的品牌部鄭萱思忖片刻,叫上品宣部的攝影師:“小季,跟我走。”

小季扛起相機:“鄭總,今天有外拍任務?”

鄭萱笑:“臨時的。”

兩人很快來到自助餐廳。

小季一直在修片子,冇看群聊,來到這裡才發現餐廳氣氛非比尋常。

鄭萱找了個好角度站定:“看到那兒冇,拍幾張好看的。”

小季嚇一跳。

於經理跟龍總的緋聞他是聽說過,但冇想到光明正大在珠朗酒店談戀愛了,咱公司不是不支援辦公室戀情的嗎?

他瞅瞅龍總,又瞅瞅於經理,不免忐忑:“龍總所有的曝光都要打申請的,這不合適吧?”

鄭萱:“最近還嫌他頭條上得少?品宣部跟在後麵收尾,也得偶爾薅薅龍總的羊毛嘛,拍!出事兒我擔著。”

有了這句話,小季這才放心舉起照相機。

陸虎早就看見他了,正要上去阻攔,被夏誌一把拽住褲腰帶。

慣性使然,勒得陸虎大肚子顫了顫才刹住:“你乾嘛?”

夏誌懟他:“你乾嘛?”

陸虎:“我去攔……”

“年終獎想不想要了?”

“想。”

“想就聽我的。”夏誌把陸虎按回來,“可把你勤快的,吃點東西歇歇。”

反手拿了一個麪包塞陸虎手裡。

陸虎:“……”捧起麪包哢哢吃,真香。

鄭萱檢查過底片,覺得滿意,才帶著小季回去了。

被偷拍的幾個人毫不知情。

於國安趙曉蓮倆人把龍卿當成女兒的普通同事,聊得火熱。

於嫻嫻像家裡多餘的那個人,含淚把早餐往下嚥。

好不容易挨完一頓飯,她如蒙大赦:“爸媽,咱們不能再耽誤了,還要去外麵玩兒呢。”

兩個老人這才戀戀不捨地跟龍卿告彆。

瞧著三個人都走遠了,夏誌和陸虎才重新上前。

一看龍卿那個餐盤,居然全吃完了?

他早上明明在辦公室吃過了呢……

夏誌收起震驚的目光,問龍總:“接下來的行程是?”

龍卿:“去香樟路。”

夏誌:“是。”

謔,老闆您跟蹤都乾得出來!

於嫻嫻帶爸媽出來:“爸爸,您以後對那個龍卿注意點。”

於國安:“?他不是你同事嗎?”

於嫻嫻:“他也是我上司,管我績效和升職呢。”

“這樣啊,”於國安慎重地點點頭,“那我更得對他好點了。”

趙曉蓮:“年紀輕輕這麼有成就,你得跟他多學學,我看人家很和善,是個好領導。以後還是鄰居呢,有好吃的給人家送點……”絮絮叨叨說起來。

於嫻嫻:“……”我就是怕你們這樣之前纔沒說,怎麼感覺越說越錯了呢qaq

算了,不想這些。

她打斷媽媽的話:“今天去市中心開車不方便,咱們坐地鐵去行嗎?”

二老冇意見。

地鐵口就在旁邊,甚至不用出停車場。

沿著地鐵環線走,能完美經過所有今天要去的景點。

一家三口樂樂嗬嗬出發了。

今天不是節假日,景區人不多,他們隨走隨停,玩得非常開心,於嫻嫻一路就是個幫爸媽拍照的工具人,哢哢哢,很快朋友圈就開始更新。

龍卿輕輕鬆鬆沿著這個朋友圈,追隨上他們的步伐。

車子是陸虎開的,龍卿坐副駕駛。

後排老闆位是夏誌。

可憐的夏誌正在筆記本電腦上手速飛快地處理檔案——幫翹班的老闆頂包。

“噠噠噠”全是敲鍵盤的聲音。

好慘。

他們找了個隱蔽的角落停下。

龍卿降下車窗,隔老遠看著於嫻嫻跟爸媽在景區裡晃悠,不知何時換上了同款親子裝,一人戴了一個可愛的動物耳朵髮箍。

媽媽的是兔耳朵,於嫻嫻是貓耳朵,爸爸的是驢耳朵(於嫻嫻朋友圈說的)。

就,好想加入那個家啊(龍總超大聲)!!

終於,他們玩兒累了,跑去附近的購物中心打算吃飯。

龍卿:“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