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帶爸媽體檢結束,決定補頓早飯。

珠朗酒店有幾十個非常豪華的自助餐廳,分區在不同的樓層,主題和口味也各式各樣。

於嫻嫻選了就近樓層的一個,帶父母下去。

員工卡去哪裡都方便,本人餐費免費,家屬半價。

相較於菜品來說,絕對是劃算的。

酒店的豪華不需贅述,自助餐廳也比外麵的米其林餐廳隻高不低,早高峰客人多,喧鬨但有序。

於嫻嫻一露麵,就此起彼伏一片招呼聲:

——“於經理早!”

——“於經理早上好!”

……

咳,在父母麵前,還怪有麵子的(驕傲臉)。

連帶著於國安都忍不住挺了挺胸膛,生怕給孩子丟臉。

於嫻嫻連連擺手:“我今天不上班,你們忙你們忙,我帶家人隨便吃吃。”

她一向親和力十足,員工們笑笑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於嫻嫻拉上爸媽去選菜。

趙曉蓮和於國安看哪裡都稀奇,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想嚐嚐,才走過三個取餐口,趙曉蓮盤子就滿了,往前一看,前麵還有近百個取餐口呢,一眼都望不到頭!

於國安啞著嗓子往老婆盤子裡夾:“這個看起來不錯……”

趙曉蓮表示拒絕:“想吃你自己管自己的,盤子都滿了,我還想去前麵看看呢。”

於嫻嫻把她的盤子接過來:“媽,我的空盤子給你,你們去夾吧,我找個位置等你們。”

於國安大喜,拉著老婆的小手往前奔了。

噗,兩個老小孩兒。

於嫻嫻斂著笑意,一回頭嚇得打出了一個響亮的——“嗝!”

就見龍卿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

半徑十米內的員工跑得無影無蹤,就夏誌和陸虎兩堵牆似的杵在後麵。

於嫻嫻:“……”

龍卿:“來吃早飯?好巧。”咳。

夏誌:“……”一大早派我打探人家行蹤的不是您嗎!

龍卿已經理所當然搶了她手裡的餐盤:“坐哪兒?”

於嫻嫻:“……龍總您冇在樓上吃?”是您辦公層的大廚不香還是奧斯特皇爵家的特餐不好,您跑這兒擠自助餐不是給員工添堵嗎?

看看那些小員工,個個緊張得走路都快順拐了。

龍卿:“我……視察餐廳的菜品口感。”

於嫻嫻:“哦……”

她選了一個靠邊的位置,免得打擾其他客人。

坐下來仍舊坐立不安。

龍卿直闆闆地坐在對麵位置上,後麵站著壯實的保鏢,讓這頓悠閒的早餐多了一絲絲違和。

於嫻嫻:“我今天不上班,正好休息。”請您注意了,這是非工作時間。

龍卿:“嗯。”

於嫻嫻:“我還帶了父母。”請您注意了,我還跟家人聚會中。

龍卿:“嗯。”

於嫻嫻:“要不然您先去視察其他地方?我吃完還要帶父母出去逛逛……”

夏誌:……這麼明顯的趕客,於經理您變勇了!

龍卿順杆爬:“去哪逛?”

於嫻嫻:“香樟路那邊幾個熱門景點。”

龍卿:“哦。”

於嫻嫻:“……”氣氛陷入詭異的尷尬中。

於嫻嫻拿眼神向夏誌發射信號:您家總裁咋回事?很閒嗎?不是視察嗎?

假裝看不見的夏誌:……外麵天氣真好。

於嫻嫻又去看陸虎。

陸虎連忙抬手撓了撓並不癢癢的額頭,側開臉。

於嫻嫻一咬牙,決定打直球:“龍總真的不去視察嗎?”

龍卿:“視察完了。”

於嫻嫻:“?”啥時候?明明冇有啊喂!

龍卿:“這個好吃嗎?”

他指了指於嫻嫻盤子裡的一卷壽司。

於嫻嫻:“啊?不清楚,我爸拿的。”

龍卿:“那你快吃。”

有種被家長盯著做作業感覺的於嫻嫻:“……”她塞了一口壽司進去。

龍卿:“味道如何?”

於嫻嫻腮幫子鼓鼓的,乾笑:“挺好。”

龍卿抿了抿嘴巴。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於嫻嫻盤子裡的東西就是比他見過的香。

他目光快速掠過於嫻嫻薄薄的紅唇,耳尖發燙:“咳,夏誌,給我來份一樣的。”

夏誌:“是。”終於有事兒乾了,愉快逃離現場!

陸虎幽怨又羨慕地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很快,夏誌就回來了:“龍總,您請。”

不愧是超級助理,僅看了幾眼就完美複刻於嫻嫻盤子裡亂七八糟的同款,連菜葉子的片數都一模一樣。

龍卿很滿意。

於嫻嫻抬頭,見父母已經遠遠地要過來了。

她鬥膽又提醒對麵一句:“龍總,我爸媽要過來了……”要不然您讓個座兒?

隻見龍卿停下筷子,朝身後的倆人使了個眼色。

夏誌陸虎麻溜地消失了。

剩下龍卿把自己的外套拉拉好,站起來。

於國安趙曉蓮並肩回來,龍卿馬上笑著迎上前:“於叔,趙姨,好巧。”

於嫻嫻:“?”你跟他們很熟嗎叫這麼親了!

於國安:“小龍龍啊?來,坐下一起吃!”

說著就把龍卿按回座位裡。

滿場震驚的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