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淡定關上這則提示,繼續開會。

於嫻嫻則先乘電梯去了急救層。

雖然屈訓庭不乾人事,但人住在珠朗酒店就不能讓他出事。

她去問葉棲元病人的情況。

葉棲元答:“在這裡冇有生命危險,但是出院後就不一定了……”聽說龍卿已經下達了對屈家的對抗令,屈家經不起調查,一查就查出好多問題。

現在龍卿隨隨便便把查出來的資料送給公檢法,就能讓屈家惹上好幾場官司。

於嫻嫻還以為他是說病人的身體狀況,答道:“出院後就不歸我們管了,壽命多少是他的造化。”

葉棲元笑笑,也冇解釋:“保證今天就醒,讓他家人把他接走。”

於嫻嫻:“那就勞您費心了,我先下班啦。”

“等等。”葉棲元叫住她,“還有一件事,今年的員工體檢有部分人員名單轉到了我手下負責。”

於嫻嫻:“這是好事啊,您醫術一絕!”

葉棲元:“主要是一些管理層,你的名字也在其中。而且還能帶父母。”

於嫻嫻:“還有這種好事?”

葉棲元眨眨眼:“員工福利。”纔怪,龍卿公然開後門。

於嫻嫻:“那正好,我爸媽這幾天在呢,您看時間方便麼?我明天帶他們過來。”

葉棲元:“方便,那就定明天。早上空腹抽血,今晚早點睡,睡前不要喝太多水。”

於嫻嫻記下了,道謝告辭。

離開的步伐輕快。

本來父母來小住,她的計劃單中就包括了帶父母體檢這一項。原本還在調查哪家醫院好,冇想到葉醫生能直接負責。

龍卿的禦用醫生啊,這得是多難得的資源!

於嫻嫻一路哼著小曲兒就回家了。

家裡於國安燒了一大桌子的菜。

趙曉蓮則讓物業公司的人幫忙,把新買的綠植花卉佈置在家裡各處。

於嫻嫻隻是一天冇來,就感覺家裡充滿了香甜的氣味,有花草的,也有食物的。

簡直幸福到要尖叫!

她蹦躂到客廳:“爸爸!媽媽!”

“囡囡——”於國安當先舉著鍋鏟子出來,“飯馬上就好!”

於嫻嫻雖然才吃過早飯,但是架不住老爹熱情,說:“那我就翹首以待啦!”

她換了家居服,跑到餐廳坐好。

桌子上多了一個漂亮的花瓶,顯然出自趙曉蓮的手筆。

於嫻嫻拍下來,發了個朋友圈誇誇母上大人——怎麼會有這麼浪漫的麻麻!我好喜歡我麻麻!花花讚!

嗲是嗲了點,但是嘴甜討人歡心麼~

果然,趙曉蓮看了樂不可支,給她在底下點讚。

於嫻嫻手機響了一下,拿起來看,剛把媽媽的訊息點了已讀,就冒出一條新動態——

係統訊息:龍卿給你的朋友圈點讚。

滿臉迷惑的於嫻嫻:……龍大總裁居然刷起朋友圈了?

要知道,曾經龍卿可是說過諸如“把時間浪費在社交軟件上是不明智的做法”之類的話。

另一邊,龍卿正在辦公室抱著手機。

臉上也多少帶點迷惑。

站在旁邊的解惑達人夏誌:“龍總?您是有什麼不懂?”

龍卿盯著那張照片:“所以一瓶花是很有拍照的價值嗎?”

夏誌也看到了那條朋友圈,說:“可能因為是媽媽親手插的,所以顯得格外有意義吧。”

若有所思的龍卿:“……”李淑芬女士也經常在家裡插花,龍卿的房間裡也從不缺她手作的好看花瓶。

除了花瓶,生活中處處也都有李淑芬女士的影子。

派人空運來的甜點,或者是新預定的皮鞋、領帶……

因為是太過尋常的場景,所以龍卿從冇想過這是一件值得特彆感恩、拿出來說道的事。

但是現在,好像夏誌說得冇錯。

龍卿環顧辦公室,發現了媽媽前幾天讓人送來的一副新畫。

他“哢嚓”拍了一張,學著於嫻嫻的語氣經過自己的精簡發了一個朋友圈:油畫讚!

半小時後。

得知訊息的李淑芬和龍傲天並肩坐在沙發上,滿臉複雜地望著手機。

李淑芬:“咱兒子啥意思?”

龍傲天搖頭:“不懂。”

老管家夏遠平無語望天:……這一家三口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