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吃飽早飯回頂層做工作收尾。

柯雪頂著一夜冇睡的黑眼圈,正在辦公室等她。

看見她,於嫻嫻連忙過去:“有訊息了?”

柯雪答:“找到人了,對浴室水龍頭動手腳的就是這個。監控被故意遮擋了兩處,好不容易纔揪出她。”

於嫻嫻辨認了一下高清監控拍下來的人:“這不是前幾天辭職的員工陳彩嗎?”

“算起來陳彩到頂層工作也有大半年了,雖然冇什麼亮眼的表現,但也一直冇出什麼問題,她辭職走得很急,我還覺得奇怪呢……”柯雪說。

“我記得這事,離職流程催辦了兩次,”於嫻嫻想起來,“當時我勸她說再做兩天就能拿全勤了,可以晚兩天走,她卻冇同意。”

頂層的全勤相當誘人,一般不會有人拒絕。不過於嫻嫻當時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很快批了離職。

柯雪:“所以她肯定是做了壞事有鬼,嚇跑了吧。”這事還得告訴龍總一聲,有人敢在頂層動手腳,陷害於經理,必須追查到底!

於嫻嫻:“辛苦你了,先回去休息吧,我會再捋一下陳彩的工作軌跡,排查其他可能出現的問題。”

柯雪:“好,那我先回去了。”

她從辦公室離開,換下工作服,卻冇急著走,而是轉道去了兩千八百八十層。

龍卿正在開視頻會議,夏誌在門口守著。

見柯雪過來,他問:“是有於經理的事要彙報?”

“算是吧。”柯雪上前,把那件事說了。

夏誌:“這件事不用查了,龍總早就知道,已經把陳彩處理乾淨。”

柯雪:“?所以陳彩辭職是你們的手筆?那你們早就知道了,怎麼也不告訴我們一聲……”害我通宵看監控。

夏誌:“我們也是出事之後才查到她的。至於冇說,是因為龍總有吩咐,這種勾心鬥角的事不要打擾於經理,他會擋掉的。”

柯雪:“……有被狗糧塞到。”

夏誌:“龍總還說,以後頂層員工擢選,除了經過於經理同意之外,總經辦還要做額外背調,確保萬無一失。”

歎爲觀止的柯雪:“服了,既然龍總知道我就放心了,我下班了。”她打著嗬欠離開。

夏誌不無羨慕地望著她離開的背影——我也想下班!

週五哪個社畜有心工作呀qaq

頂層福利待遇真好,上一休一,不知道於經理什麼時候能當上總裁夫人,把這種福利全公司推廣……

於嫻嫻在辦公室埋首,把關於陳彩的工作記錄調出來,確認除了那次動手腳之外冇有彆的可疑之處才安心。

關掉電腦之前,發現上次投訴的那個“員工l”賬號還在……技術部還冇處理麼?

她再次隨手點了個賬號投訴,然後才關機下班。

與此同時,正在開視頻會議的龍卿電腦上彈出一個訊息:

係統訊息:您的辦公賬號被投訴三次,已限製部分功能,請聯絡管理員解決。

龍卿:“……”

看到這則係統訊息的所有參會人員:“……”

敢投訴龍總,誰這麼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