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到達的時候,葉棲元正在床邊給屈訓庭檢查身體。

龍卿:“嚴重嗎?”

葉棲元收回聽診器:“他心臟不好,幸虧發現及時,現在打了腎上腺索,建議轉到樓下病房看護。”

龍卿抬抬手:“你安排。”

葉棲元很快指使護士把人帶走。

屈訓庭今晚是撿回一條命,要不是住在珠朗酒店,被員工發現及時,加上頂級的醫療團隊……他可是凶多吉少。

八成還是被昨晚的事氣得。

於嫻嫻拍了拍毛佳盼的肩膀:“你辛苦了,救了客戶一命。”

毛佳盼哪敢居功,連連擺手,又說:“那客人現在算退房了嗎?”

於嫻嫻答:“給他辦退房手續吧,通知家裡人去急救層接人。”

毛佳盼:“明白。”

她忙不迭地去辦事了。

龍卿問:“臉生,新員工?”

於嫻嫻笑:“是啊,不錯的小姑娘,我挺滿意的。”

龍卿點點頭:“你早飯還冇吃吧?走,一起吃飯。”

於嫻嫻跟上他的步子。

走著走著才意識到——怎麼一起吃飯說得這麼自然?而自己又這麼自然得跟上!

奇了個怪。

回過神來,人已經在頂層的花園了。

熟悉的豪華套餐,熟悉的早飯搭子。

於嫻嫻把美味佳肴往嘴巴裡麵塞。

吃著吃著,想起來一個問題:“龍總,或許您聽說了嗎?”

龍卿:“嗯?”

於嫻嫻:“我昨晚被那個客人投訴了,而且是大差評。”

龍卿:“嗯。”

於嫻嫻:“……?”

龍卿:“然後呢?”

於嫻嫻:“然後您對我冇有批評嗎?”這不挨兩句罵,咋還覺得少了點啥……

龍卿:“昨晚所有的事我都聽說了,你已經處理得很好,差評給你抹掉了。”另外他還附送了屈家一個豪華倒黴套餐,就等屈訓庭出去之後簽收了。

他說著,把一塊切好的華夫派放在於嫻嫻盤子裡:“多吃點。”

於嫻嫻:“……哦。”她狐疑著把華夫派塞到嘴裡。

俏臉鼓起一個圓圓的形狀,嚼嚼嚼,可可愛愛。

半晌,她把東西嚥下去,說:“那謝謝龍總。”

龍卿展眉:“不客氣。”

於嫻嫻:“我還能再問您一個問題嗎?”

龍卿:“嗯。”

於嫻嫻屢起袖子,指著那塊表:“這表,您買來多少錢?”

龍卿:“不知道。”

於嫻嫻:“啊?”是後麵的零多到數不清了嗎?太貴重了吧……吸溜口水。

龍卿:“算是古董,有些年份了,所以不記得價格。”

“原來如此……”於嫻嫻遲疑著,“不對啊,那屈訓庭說他還在拍賣會上見過的?”

“這表造型獨特,其他品牌出過致敬款,也許他見到的就是其中之一。”龍卿說著,朝她伸出手。

於嫻嫻:“嗯?”

龍卿輕輕抓住她的手腕,翻過來,指著表扣上的一個很小的徽記:“這塊打了奧斯特皇爵家族的徽記,要對著太陽光才能看得清。”

於嫻嫻真冇注意到,抬手看了看,果然隱約可見。

龍卿:“所以隻有這塊是真品,獨一無二。”

於嫻嫻目光灼灼生輝:好傢夥好傢夥,值了老錢了!那萬一下崗失業後半輩子也不用愁了!

感恩!

她無比狗腿地推了一塊鱈魚到龍卿麵前:“您吃,多吃點!”

嘿。

笑得傻裡傻氣的。

龍卿忍俊不禁——嗯,好男人秘籍誠不欺我!多送女孩子禮物,計劃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