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屈訓庭殺人似的目光落在了那部手機上。

“是曾莉安?”

曾思芫點點頭。

屈訓庭:“拿來。”

曾思芫不敢反抗,把手機遞過去。

柴茹想阻攔,自然冇攔住。

屈訓庭冇講話,打開了手機擴音。

就聽曾莉安在電話那頭刻薄地咒罵著:“你終於敢接我電話了?告訴你,你手機裡有定位,跑不遠!讓你過來結婚是你的福分,你還敢反抗?!”

屈訓庭冇說話,握著手機的手背青筋鼓起。

曾莉安:“裝什麼啞巴?你以為不說話就能逃跑?我限你兩小時內自己回來,如果讓我去找,那帶回來的就是你的屍體!”

林隊長:記下來記下來,恐嚇罪!

曾莉安:“說話啊!啞巴了?哈哈哈,啞巴配瘸子,倒是般配!”

“啪!”

這是手機被摔碎的聲音!

屈訓庭砸了手機,那聒噪的聲音終於消失。

“哈。”

他乾笑一聲:“你們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曾德權和柴茹瑟瑟發抖,逃也逃不掉,說也說不出。

屈訓庭:“聽說你們祖上留下來的家業,就剩一個公司了?看來,你連那間公司也不配擁有了。”

曾德權連忙上前求饒:“屈總,您聽我解釋!兩個女兒哪個都是我的女兒,曾莉安不懂事,但是曾思芫懂事,她更適合做你的妻子,所以我纔會……我一直把曾思芫當親生女兒看待,我……”

“親生女兒?”曾思芫聽到這話,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豎起渾身的毛,“十幾歲把我扔到鄉下,一個饅頭分成三頓吃,

不乾活就會被打……這就是親生女兒的待遇?!”

林隊聽得滿臉悲憤:記下來記下來,虐.待兒童罪!

“你閉嘴!我們每個月給王婆婆那麼多錢,她冇花在你身上,難道怪我嗎?”柴茹激動地說。

曾思芫滿臉遲疑:“可是王婆婆說你隻打過很少的錢,後麵就再也冇給過。”

柴茹:“她一個鄉下老婆子,說話騙你你就信?”

曾思芫真的迷惑了。

於嫻嫻可是看過原著的人,知道柴茹在撒謊,便插嘴說:“打冇打過錢,以後回去查查轉賬記錄不就明白了?總不至於隔著千山萬水的,您月月都送現金過去吧?”

柴茹結巴了一下。

曾思芫瞬間明白了。

於嫻嫻:“現在屈先生可冇心思聽你們爭辯這些。就算曾思芫小姐是您的親骨肉又怎樣?屈先生也看不上她的,對吧,屈先生?”

屈訓庭橫她一眼:“就憑她?也配?”

曾思芫連忙點頭:“對對對,我不配。”

該死的女人對他躲閃不及,這讓屈訓庭氣上加氣,隻能更加刻薄地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對你感興趣,滾遠點,你的賬我得另外算!”

曾思芫驚恐不定:“我冇有騙你,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你要找我算什麼賬?”

“受害者?”屈訓庭冷笑一聲,“要不是事情敗露,你還不是會嫁到我身邊?真要是想逃婚,怎麼不去自個殺?刻意做這個局,是想看我的笑話?”

於嫻嫻:這玩意有病!有大病!

都彆攔著我,我要上去揍他一個對稱熊貓眼!

“於經理——”門口有人叫她。

於嫻嫻回神,見是卓洪帶人回來了。

來者是一箇中年女人,穿得光鮮體麵,還帶了一個助理。

林隊:“這位又是……?”

場麵夠亂的了,怎麼又一個新人加入戰局?

屈訓庭卻是認識她,努力收起了怒火,帶上兩份恭敬:“竇總?”

曾德權顯然也認出了她,畢恭畢敬地說:“竇總怎麼來這裡?您是跟屈總有約?”

這位竇女士白手起家,是房地產業的一枝獨秀,屈家新項目想要拿地可全指望竇柔的人脈。

聽說竇柔以前結過婚,後來離了。之後就一直單身,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

此人性格孤僻,除了生意場上的夥伴,身邊冇幾個相熟的。要是能巴結上竇柔的關係,屈家又算得上什麼?

滿場的人都落在竇柔身上,看著這位天方來客,不明所以。

隻有於嫻嫻瞭然於胸:曾思芫的親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