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隻用了三十秒,就跑過長達百米的走廊和八層樓梯,閃現在龍卿麵前。

揚起十二萬分甜甜的商業笑容,於嫻嫻問:“龍總,您有何吩咐?”

餐桌上的菜品豐富多樣,是頂層廚房的手藝,龍卿動過的不多。於嫻嫻還說這些東西送給陸昊天是浪費,現在看來送給龍卿纔是更浪費。

至少陸昊天會把東西吃乾淨。

龍卿擦了擦嘴:“今天的菜有問題。”

“什麼?”於嫻嫻心頭警鈴大作。

這情況不在她的預料之中,跟昨天試菜的性質也不同。

要是食材出了彆的問題,又進了龍卿的口中,那她就可以原地交辭呈了。

於嫻嫻掂量著看了看龍卿的臉色,見對方並無異樣。又一想,要是真有問題還輪得到她?早就有直升機送龍卿的專用醫療隊上樓了。

於嫻嫻緩下緊張的心情,問:“不知道是什麼問題?是菜品不合您的口味嗎?”

龍卿抬了抬眼皮:“我吃完之後,心口發.熱,口舌發乾,氣血上湧。”

於嫻嫻:“……”這不中春、藥的症狀嗎?

但今天的劇情裡冇有春/藥出馬,頂層的菜不可能有這種問題。

她狐疑地盯著龍卿,問:“要不,請您的醫療隊上來看看?”邊說,邊想讓夏誌幫忙叫人。

餐廳左右無人,屋內靜悄悄的,哪有夏誌的身影?

怪事。

夏助理幾乎是龍卿的影子,走到哪跟到哪,於嫻嫻懷疑龍卿洗澡夏誌都要在後麵搓背、龍卿上廁所夏誌都要在旁邊遞紙……什麼時候夏誌居然不在了?

“私人醫生幫我看過。”

龍卿的話把於嫻嫻的注意力扯回來。

“醫生說,我的問題不是用藥可以解決的。”

於嫻嫻:“呃,您的醫療隊來過了?什麼時候?也冇聽見直升機響啊……”

龍卿目光一掃,於嫻嫻頓時閉嘴。

一個合格的社畜要懂得給領導麵子,該被忽悠的時候就要被忽悠。質疑?算了吧,想想自己的年終獎。

龍卿:“醫生說,雖然問題不大,但也不能不解決。”

於嫻嫻咧著嘴耐著性子:“既然不能用藥解決,那可以用什麼解決呢?”

龍卿:“女人。”

於嫻嫻:“……”領導,我懷疑你當著我的麵開車。

於嫻嫻冷靜下來。

現在,她幾乎可以斷定龍卿是在忽悠她。

世人皆知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從不近女色,全球三十五億的女性中,貌若天仙的、才華橫溢的、功成名就的、善解人意的……冇有哪一種能引起龍卿的興趣,以至於龍卿聞名於世這麼久,竟冇有傳過一次關於異性的緋聞。

在於嫻嫻看來,從龍卿嘴裡吐出“女人”二字,不亞於一句冷笑話,比珠穆朗瑪峰頂的氣溫還要低。

但是社畜麼,不論老闆開什麼樣的玩笑都得努力捧場。

於嫻嫻抿了抿嘴,真情實感地說:“雖然咱們酒店合法經營,但您要是想要這味藥的話,打開門解藥就會自動排隊上門,看來您這個身體不適的症狀很容易就會解決,謝天謝地您的龍體保住了,那我們珠朗酒店的明天就依舊……輝煌?”

於嫻嫻最後兩個字不由得語調上揚,是因為窺到了龍卿不太好看的臉色。

她這馬屁拍錯了?

到底哪裡又錯了!

我才二十多歲,隻想簡簡單單乾一份事業,我為什麼要承受這麼多?!

龍卿的表情山雨欲來:“你說,全世界那麼多女人,我挑哪個好?”

於嫻嫻:“挑您……滿意的?”

龍卿:“那你覺得我最滿意誰?”

於嫻嫻:那我tm的哪知道你滿意誰!你身邊除了業務往來的異性,就隻剩你親媽了呀!連你家大彆墅裡養的三條狗都是公的啊!你倒是給點提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