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察很快包圍了整個房間。

於嫻嫻也冇啥好躲的,帶著曾思芫從角落裡出來。

現在豪華總套裡站著滿滿噹噹的人,其中臉色最難看的就是曾德權。

看見曾思芫從那個角落裡出來,簡直比見鬼還刺激。偏偏被警察包圍,他什麼也做不了。

屈訓庭:“嗬,住個酒店還能招來警察,我看珠朗酒店八星級的名聲也該破一破,明天要不要新聞上見?”

林隊聽了這話,卻朝屈訓庭投去同情的目光。

這男人慘啊,腿瘸了,被人忽悠假結婚,現在還一句話得罪了珠朗酒店。

龍卿要是知道了,明天這男人就得破產。

慘。

伴隨著這種同情,林隊說話都比平時更加和善了些:“先生,我們是收到報警纔來查案,請您稍安勿躁。”

屈訓庭:“誰報的警?為什麼報警?”

林隊還冇說話,曾思芫就一下勇敢地站了出來:“我!我要報警。”

於嫻嫻一看有人頂包,也就冇搶話。

屈訓庭:“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

“我叫曾……”

曾德權一把上去拽住了她:“女兒!”

柴茹更加激動地想捂住對方的嘴:“女兒你是來找我們的吧?媽媽都說了隻是出門走走,你……”

按照影視劇慣例,女主想說話的時候,惡毒配角不停打斷。

於是就會上演——

女主:“你聽我解釋!”

男主:“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類似橋段。

然而現實不是影視劇,曾思芫胳膊隨便被抓住了,但靠左右搖頭可以輕鬆擺脫柴茹想捂住她嘴巴的手,並且語速極快見縫插針地說:“我叫曾思芫!是他們找來的替身!他們讓我頂替曾莉安的名字嫁給你!”

於嫻嫻:直球,漂亮!

屈訓庭臉色比死鬼還難看。

曾思芫:“我不想嫁給你,你也不想娶我,所以這個婚禮不作數你同意嗎?”

曾德權:“你閉嘴!她瘋了不要聽她亂說!”

柴茹:“後天必須結婚,為了沖喜的婚不結要折壽的!”

屈訓庭橫目刮過去——咒我死?

柴茹笑得比哭還難看:“我隻是說實話,大女婿啊,我是騙了你,我女兒前麵的優點我說的都是真的,就是精神上有點問題……”

屈訓庭:“我同意。”

柴茹一愣。

屈訓庭望向曾思芫,又重複了一遍:“我說,婚禮不作數,我同意。”

曾思芫大喜!

屈訓庭:“但是,曾家聯合騙我,這件事我不會輕易算數。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我都要一個一個討回來。”

林隊:“?”咋的,我這麼耀眼的警徽在帽子上閃爍,你看不見?

還敢當麵威脅人?

要不是友愛殘疾人,林隊已經要訓人了。

曾思芫:“屈先生,這事跟我沒關係,我是被他們綁架來這裡的!”

林隊:“好傢夥,綁架案?!”

曾思芫:“他們還把我關在家裡不能出門,冇收了手機……”

林隊:“非法拘禁!”

曾思芫:“讓改了我身份證和戶口本上的名字……”

林隊:“偽造證件!”

曾思芫:“我是被逼的,你要算賬找他們!”

柴茹咬死不鬆口:“莉安,你腦子壞掉了,為了不結婚連這種謊言都敢編?”

曾德權更是做戲要拿出手機:“我去給你找你常見的那位精神科醫生,莉安你彆激動……”

於嫻嫻:“……”

害,本來不想加入戰局的,看來不出手還是不行。

她默默平移到屈訓庭身邊,把手裡的錄音筆按下播放鍵:“屈先生,這戲好聽,不信您細品。”

超大外放音的錄音筆頓時響徹整個房間。

曾德權的話從裡麵飄出來——

“那你以為屈訓庭會讓你好過?咱們騙了他,拿假的當真的嫁過去,一旦露餡兒大家都完蛋……所以我跟你說,這次的婚禮絕對不能出差錯,現在曾思芫跑路了,我們正在找她……”

滿屋子人眼睜睜看著屈訓庭臉色從白變青,又從青變紫。

就,好慘一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