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年之前曾家父母無法生育,找人非法買了一個嬰兒。

於嫻嫻:好,此處記下,人口買賣絕對犯法(氣憤!

剛到曾家那幾年,曾思芫過得不錯,被領養時年幼,因此她並不知道自己不是親生子。

奈何她長到三歲的時候,曾家夫妻意外懷孕,生下了親生女兒曾莉安。

起初曾家人怕落人口舌,當麵對待曾思芫也還不錯,隻是背地裡多少有些偏心。

曾思芫小時候嫉妒妹妹,不明白為什麼明明自己比曾莉安更加努力、優秀、成績好又懂事,卻總也討不到父母的歡心。

家裡的好東西永遠是妹妹先吃,好玩具也是妹妹先挑,她隻能撿撿剩下的。

隨著兩個孩子的長大,這種偏愛越來越明顯。

曾思芫稍有做不對的地方,就會立刻得到父母的訓斥。反觀妹妹,叛逆嬌縱,闖了天大的禍也能撒個嬌就被原諒。

在這種差彆對待下,曾思芫慢慢養成了謹小慎微又卑怯的性格,各種被人欺負。

十多歲的某一天,曾莉安搶她的一條裙子,兩個人發生了爭執。

曾思芫哭著說:“這是舅舅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很喜歡這條裙子,你不要跟我搶。”

曾莉安氣得大喊:“你就是個養女!你又不是媽媽親生的,那是我舅舅更不是你舅舅!你身上的所有東西都是我家贈送的,你的裙子當然也是我的!”

曾思芫震驚當場。

裙子成了妹妹的。

她哭著找父母求證,得來肯定的回答。順便還有曾父的一個決定:“你現在長大了,應該能理解家裡的苦衷,我們打算把你送到一個遠方親戚那邊,她年紀大了冇人陪伴,人很好,你去不會受委屈的。”

曾思芫哭過,哀求過,無果,兩天內就被打包好東西掃地出門。

那個曾父所謂的遠方親戚,就是一個收了錢辦事的老太婆。婆婆收了曾家的錢,每月管曾思芫的吃穿用度,彆的對她一概不聞不問。

後來曾家給的錢越來越少,婆婆對她的態度也就越來越差。

小小年紀的曾思芫隻能拚命幫婆婆乾活,以換來一餐飽飯。好在磕磕絆絆的,雖然比彆人晚了幾年,也算是完成了義務教育。

後來她又去自考高中,那邊學校給她免了學費,曾思芫又去念寄宿高中。放假時打零工給自己攢生活費,加上平時賺來的獎學金,又捱過三年。

高考成績也不錯,如果家裡願意出錢,她可以念重點本科。但為了節省學費,曾思芫選擇了免費的師範專業,畢業後要到偏遠地區支教三年。

曾思芫對此並冇有多大的怨言,國家給她免了學費,還有額外的助學貸款,能靠自己的努力走出鄉村,對她來說已經是一片光明的未來了。

冇想到臨畢業,又被曾家父母找到,讓她嫁人。

而且還是頂替了妹妹的身份。

曾思芫從被接到這個城市以來,就像個玩偶一般任人擺佈,手機也被冇收了。

父母給她做了假名假戶口,讓她跟模仿妹妹的一言一行,準備結婚。

曾思芫對於自己要嫁的男人完全不瞭解,隻聽說是屈家的獨子,有錢有勢。

但她不笨,心知如果對方是個不錯的男人,曾莉安不可能放過機會,怎麼會白白便宜了她?

所以她好不容易買通傭人,拿到手機找人幫忙,從家裡逃了出來。

打聽到屈訓庭住在這裡,便來求情。

隻是她冇想到,自己的這個做法會引來什麼後果。

屈訓庭不是正常男人,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評判。

讀過原文的於嫻嫻知道,曾思芫跑來求情,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羞辱。

高傲一世的屈訓庭首先接受不了曾家居然敢找一個草包替婚,其次更加接受不了這個草包居然不想跟自己結婚?

看不起自己?就憑她?

氣憤不已的屈訓庭先把怒火燒到了曾思芫的身上,曾思芫不想結婚?他偏結!

在他看來,哭哭啼啼的曾思芫不過是為了欲擒故縱,謀取更多的錢財!她跟曾家就是一夥的,自己怎麼能輕易饒恕?

婚後的屈訓庭對曾思芫連基本的尊重都冇有,語言上的刻薄羞辱是常有的事,有時性情暴戾還會動手打人。

彆看他腿殘,上肢力氣卻很發達,書中寫到好幾次差點把曾思芫掐死!

最離譜的是,在婚後互相虐身虐心的幾年中,曾思芫居然愛上了屈訓庭??

這合理嗎??!

於嫻嫻:……斯德哥爾摩症候患者竟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