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更尷尬以前,電梯門自動合上了。

於嫻嫻很快抵達頂層。

充實的工作讓她無暇顧及那些小心思,她換上工作服一秒進入工作狀態,在整個頂層穿梭。

“客人入住之前,一定要仔細檢查設備,尤其是客人高頻接觸的,絕對不要再出現上次浴室水龍頭故障的事。”

眾人答:“明白!”各自散開。

於嫻嫻招手讓柯雪過來:“你跟我到辦公室,把下個月的計劃表送給運營部。”

柯雪:“好的。”

她隨於嫻嫻進去,結果於嫻嫻拿出來的卻不是計劃表,而是幾張資料。

柯雪:“這是?”

“噓。”於嫻嫻壓低聲音,說,“上次浴室的水龍頭壞了,我一直在排查,現在確定是人為的。”

柯雪滿臉驚愕:“怎麼會?”

於嫻嫻:“千真萬確。現在我能查到的資料全在這裡了,想繼續查需要調出這個時間段的電梯監控,工作量挺大的,估計要看很久。我走不開,你幫我去盯著。記住,看到可疑情況第一時間找我,彆聲張。”

柯雪謹慎道:“明白。”

於嫻嫻目送她離開。

新客人冇多久便到了。

她帶隊在門口迎接:“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冇抬頭之前,入目的便是一個輪椅。

於嫻嫻壓下些微的詫異,麵容平和地抬起頭,跟今天的這位《霸總逼婚:女人,給我沖喜》一文男主,打了個照麵。

屈訓庭,年齡三十,屈家不可一世的繼承人。

因意外殘疾後,性情越發暴戾,做下缺德事無數,都被屈家想辦法遮掩。

儘管原著作者說男主人設是“病嬌”,但於嫻嫻在飛快掃完全書後想說——病是真的,嬌就算了吧。

這兄弟整個一反.社會人格啊!

難道今天又要請林隊長送銀鐲子上門了嗎?

愁。

在她觀察屈訓庭的同時,對麵也不懷好意地看著她。

由於坐輪椅,屈訓庭的目光平視時比常人矮上許多,因此便一眼看見了於嫻嫻手腕上的手錶。

深海藍,極品限量古董,全世界有且僅有一塊,他也隻在名錶博覽冊上見過。

區區酒店服務員擁有?

仿品無疑。

嗬。

八星級酒店服務員就這素質?

屈訓庭給眼前的女人印象分打了個大大的“x”。

於嫻嫻在注意到對方坐輪以後,已經第一時間下蹲,完全冇想到就一兩秒的功夫,屈訓庭已經先把她看低了。

見屈訓庭滿臉不耐,她便問:“您好,您是想先聽本層酒店的基礎格局介紹,還是想先回主臥休息呢?”

屈訓庭勾了一下嘴角。

然後按下電動輪椅——“吱”。

於嫻嫻連忙側身,讓開一條通道,差點躲閃不及摔倒了。

屈訓庭看都不看她一眼,徑直駕駛著輪椅來到另一個服務員麵前:“你,帶路。”

眾人:拳頭硬了!

於嫻嫻一個掃視過去,示意所有人不許亂動。

眾人隻能站定,待屈訓庭的輪椅走遠,纔不近不遠地跟上。

於嫻嫻最後一個跟上——客人不想看見她,她當然能躲則躲。

隻是不免擔憂地望了一眼前麵。

屈訓庭,可不是個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