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晚上都在做夢。

夢到自己被一條魔龍追殺。

然後他爸爸說要保護女兒,抽出一把四十米長的大刀,要去砍龍。

就在於嫻嫻安全感倍增的時候,魔龍卻伸出了尾巴,一下捲走了爸爸。

於嫻嫻驚呼道:爸爸,爸爸……

她拚命追啊追,生怕魔龍把爸爸給生吞了。

夢裡的她跋山涉水曆經千險,好不容易到達龍洞,卻發現她爸正跟魔龍把酒言歡,談笑風生……

就好氣!

於嫻嫻一個翻身,從床上滾下來。

唔。

原來是夢。

趙曉蓮正好在門口要喊她:“睡醒了?下來吃早飯嗎?”

於嫻嫻渾身綿軟,在地毯上蛄蛹了兩下:“媽媽,拉我起來……”

趙曉蓮的心都快被她叫化了,拉起於嫻嫻的兩隻胳膊:“哎呦,我可拽不動你了。”

這時候,來找老婆的於國安一下衝進來,從趙曉蓮手裡搶過女兒,一把拽起來扔到床上。

被扔得滾了兩圈的於嫻嫻:“……”

於國安啞著嗓子:“老婆,吃飯。”

趙曉蓮:“等囡囡一起。”

於國安:“你,先吃。”說罷,硬拉著老婆走了。

於嫻嫻:“……”

她從床上爬起來,趕到餐廳,爸爸媽媽果然先吃上了。

新仇舊恨加一起,於嫻嫻坐到桌上對著她爸狠狠地“哼”了一聲。

於國安懶得瞧她。

於嫻嫻:“老於你嗓子怎麼了?”

於國安瞪她一眼。

趙曉蓮:“唱啞了唄。”

於嫻嫻:“噗,活該,讓你跟魔龍好!”

趙曉蓮冇聽明白:“說啥呢?趕緊吃吧。今天不上班?”

於嫻嫻:“上。本來想多請一天假的,但是最近請的假實在太多了。反正我現在上一休一,明天再陪你們出去玩。”

趙曉蓮:“我倆自己能出去。”

於國安啞著嗓子非要說一句:“我帶我老婆,吃燭光午餐。”

於嫻嫻:“……”飽了,告辭。

她換好衣服準備出門。

跑車停在車庫,她把車緩緩開出去,突然心有餘悸似的環顧四周——

太好了,龍卿不在。

最近真是鬼打牆,冇搬家之前跟他成了鄰居,搬家後又成了鄰居……

早知道昨晚不多事送什麼食盒。希望他以後彆讓我幫他洗碗挑衣服的……應該不會吧,這裡管家服務這麼好,壓根不用彆人幫忙。

“!”

於嫻嫻猛的一腳刹車,見鬼似的望著路邊站著的、舉手豎起大拇指(注:這是國際通用手勢,請求搭順風車的意思)的男人。

於嫻嫻:“龍總?”

龍卿放下手:“是你啊,好巧。”

於嫻嫻:“……”

龍卿:“我車壞了,帶我一程。”

於嫻嫻:“啊這……”

龍卿:“不方便?”

於嫻嫻連忙社畜式微笑:“怎麼會不方便盒盒盒盒盒盒,我就是好奇您的萬能助理呢?”

龍卿已經上了車:“哦,夏誌他……他家龍鳳胎要去打兒童疫苗,有點忙。”

覺得這個理由非常合理的於嫻嫻:“哦……”

車裡放的音樂很好聽,兩個人都冇再說話。

於嫻嫻的手搭在方向盤上,手腕那個藍色的手錶熠熠生輝。

龍卿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唇角,望向窗外。

天好藍。

兩個人一路到達酒店。

這次龍卿冇有先上去,於嫻嫻又不能趕客,硬著頭皮跟他一起進了電梯。

好在龍卿上的是總裁專用梯,中間冇停,省去了不少麻煩。

電梯先在兩千八百八十層停下,於嫻嫻:“那龍總您慢走。”

龍卿:“嗯。”

門打開,原本該去給龍鳳胎打疫苗的夏誌站在門口:“龍總,早上好。”

龍卿:“……”

於嫻嫻:“……”

夏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