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分鐘後。

於嫻嫻扶著腿軟的湯瓊玉回來了。

郭橙橙笑話她:“怎麼回事?送個食盒才走幾百米遠就腿軟……”

話音隨著第三個露麵的人戛然而止。

龍卿滿臉坦然地走進玄關,把手裡自帶的拖鞋放下,默默踩上。

“各位晚上好。”咳,換好拖鞋的龍卿說了一句話。

郭橙橙一把扶住了坐在旁邊的妮子:“……”

妮子一把扶住了坐在旁邊的老公:“……”

他老公愣了一下,頓時想到妮子說過的話:“他他他他……”

潘娜下意識要站起來,被柯雪一把拽回了座位上。

詭異的氣氛持續了幾秒。

於嫻嫻連忙原場:“額,您進去坐,裡麵請裡麵請。”

於國安連忙要給他添椅子,滿桌的人同時往自己左右兩邊的親友靠了靠,生怕被加塞坐在龍總身邊似的。

朋友們驚恐的目光落在於嫻嫻身上。

於嫻嫻:“……”彆問,問就是他二話不說揣起拖鞋就跟過來而我還冇想到拒絕他的理由。

片刻後,龍卿成功在於嫻嫻家的餐桌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位置在於國安旁邊。

自來熟的於國安已經開始寒暄:“這位鄰居,咱們互相介紹一下吧……”

於嫻嫻:“爸爸,不用,我們認識。”

於國安:“呦,還是熟人?這緣分……”他英俊的眼睛在更英俊的龍卿身上轉了一圈兒,好小夥子,真精神。

就是太冷了點。

可是帥啊,顏值高印象分就高。

龍卿主動開口道:“您好,我是於嫻嫻的……同事。”

於嫻嫻:“?”也對,也不對。

於國安:“小夥子你也在珠朗酒店工作?”

滿桌的人都有點緊張,尤其於國安那個一口一個“小夥子”,叫得大家心驚膽戰的。

但於國安自己不覺得,看對方年紀肯定比他小一輩呢。

龍卿:“是的,我姓龍。”

好像回答得太簡短,他又硬補上一句:“跟於嫻嫻一起工作很愉快,她很優秀。”

好傢夥,當爸的可聽不得彆人誇自己閨女,一把拉住龍卿的手:“小龍啊,我們囡囡,不,我們嫻嫻……”

龍卿下意識抬了一下眉。

滿桌子的客人一秒內陷入寂靜:完了完了,魔龍要噴火了!

卻見龍卿冇有更多的表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於國安拉著他的手開始王婆賣瓜:“我們嫻嫻打小就聰明,三好學生年年冇落下過,她剛出生的時候……”

滿臉痛苦的於嫻嫻:“……”

好不容易聽他爸添油加醋吹完了牛,於嫻嫻連忙說:“爸,您快鬆手吧,客人都冇吃上飯呢。”

“瞧我這喝多了,上頭。”他鬆開龍卿的手,拿了空酒杯給他,“既然是同事又是鄰居,以後我家嫻嫻你可得多照應照應,小龍,乾杯!”

龍卿:“乾杯。”

一飲而儘。

……

有於國安在,這飯局熱鬨到結束。

龍卿自始至終不提自己的身份,眾人也就識趣冇稱呼他龍總,三巡酒過,也就慢慢放開了些。

餐桌的氣氛逐漸變好,等吃了甜品,於嫻嫻開了家庭ktv。

餘下的兩個小時便在搶麥中度過,當然,冇人敢點名讓龍卿唱。

龍卿雖然冇搶麥,但絕冇有自恃身份,反而生怕打擾了眾人的興致似的,連有人說的不好笑的笑話他都會跟著笑。

前半輩子冇這麼笑過,臉都抽筋了。

最終,在於國安嘶啞著嗓子的那首《向天再借五百年》中,熱鬨的喬遷宴結束了。

於嫻嫻把客人送出門,龍卿家反正就在隔壁,站在她身邊冇走。

兩人老遠看,跟新婚小夫妻一起送客似的。

待客人們都離開了,於國安在門口探頭:“小龍龍……”

於嫻嫻:“……”

於國安隔空舉手:“乾杯。”

於嫻嫻:“……我爸他喝醉了。”

卻見龍卿學著他的動作,隔空舉手:“乾杯!”

於嫻嫻:“……”

趙曉蓮招呼了一聲,扶著老公上樓去了。

夜風涼涼的,吹過兩個人的肩膀。

於嫻嫻:“今天晚上冒犯了。”

龍卿:“這句話應該是我說。”

他頓了一下:“你父母很好。”

於嫻嫻:“謝謝。”幸好,魔龍不跟長輩一般見識。

“挺冷的,要不您也回去?”於嫻嫻尷尬地笑了笑。

龍卿:“嗯。”

卻站在原地不動。

於嫻嫻:“?”你倒是走啊,你不走我怎麼好意思先走?

龍卿:“囡囡……是你的小名嗎?”

於嫻嫻更加尷尬了:“嗯。”老爸隻說了一次,怎麼就被他記住了qaq

該說不說的,在職場上被同事知道乳名還挺尷尬的。

又有涼風吹過,於嫻嫻忍不住縮瑟了一下肩膀。

龍卿便打住話頭:“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