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的喬遷宴就在明天。

為了招待客人,她特意額外請來一個大廚備菜,自己又把房子親手裝點了一番。

遠在老城的父母也買好機票今晚就飛過來。

其他朋友則是大學室友妮子那些熟人,同事也請了幾個要好的,加上有人拖家帶口,可能要來十多個。

她這幾天都是正常上班,還生怕準備不急,冇想到豪宅的管家式服務麵麵俱到,除了邀請函需要她親自發,彆的事幾乎不用操心。

連父母接機都有專人安排。

於嫻嫻安心上班的時候,接機隊已經到了機場門口。

夏誌親自帶隊,陸虎則不時抬頭張望。

陸虎:“咱龍總都安排接機了,怎麼不來見見未來嶽父嶽母?”

夏誌敲他腦袋瓜:“龍總男朋友的位置還冇轉正呢,怎麼好上趕著露麵,顯得失禮。記住,咱們是龍城一品物業處派來的接機服務,絕對不是龍總的私人車隊!”

陸虎難以言喻地看著身後一排豪華保鏢:“……但願他們會相信。”

不多時,飛機準時抵達。

夏誌連忙舉起手上的牌子——“於國安先生、趙曉蓮女士。”

大約十幾分鐘,一男一女便朝這個方向走來,看見這麼多“黑衣人”還有點警惕。

夏誌連忙奉上和善的笑容:“您好,我是於嫻嫻女士派來的接機人。”

一聽女兒的名字,兩人先笑了。

趙曉蓮是個極漂亮且和善的女人,點點頭:“那辛苦你們了。”

於國安幫夫人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有些咋舌來了這麼多人。

陸虎已經上去搶行李,說:“您二位這邊請,車隊在外麵……”

於國安冇了行李,便順手牽起妻子的手。

兩個人親昵地往外走,顯然平日裡感情就好。

片刻後,看著一眼望不到頭的豪車隊,於國安感慨到:“乖乖,咱城首富出嫁也冇這個排場。親愛的老婆,當著這個車隊不向你再求一次婚多可惜。”

趙曉蓮笑噴了:“出門在外還貧,咱不要臉閨女還要臉呢,上車吧。”

陸虎一幫人都忍俊不禁。

唯有夏誌搖頭晃腦的,有些不太爽利的樣子。

陸虎湊過去問他:“你怎麼了?”

夏誌:“看見於經理的父親了吧?”

陸虎迷惑:“人一挺好的老先生啊,又英俊又風趣。”

夏誌:“於經理天天看著這麼好的爹,難怪瞧不上龍總。咱龍總怕是要被越比越差勁了。”

覺得此話有理的陸虎:“……”頓時也為龍總的將來憂慮起來。

車隊一路都非常順利。

夏誌留意到,在短短一個小時的車程裡,於父逗笑了於母十幾次,簡直是個行走的哄人機,說情話風趣而不油膩,配上那張英俊的臉,夏誌聽了都想嫁(不是!

這讓咱龍總,以後咋辦?

於經理要是比照著父親大人的標準選婿,那龍總八字都不可能有一撇!

好愁。

“到了。”夏誌讓車子在龍城一品門口停下。

兩口子下了車。

雖然早就在視頻裡見過女兒的新豪宅,但豪到這個程度也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以至於國安先生一把抓住了老婆的手,激動道:“老婆,你掐我胳膊一下。”

趙曉蓮:“場麵太美,怕是做夢嗎?”

於國安:“不是,胳膊被蚊子叮一口,得讓老婆掐個十字才能好。”

受過專業訓練不是特彆好笑時絕對不會笑出聲的眾人:“……哈哈哈哈!”

夏誌:操,龍總完全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