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這幾天跑房產局、跑銀行、跑不動產管理中心、跑經紀公司、跑法院……忙得不可開交。

年假提了五天都不夠用,又額外多提了三天。

這次龍卿也是秒批。

於嫻嫻鬆一口氣:肯定是我的雕花起作用了!

社畜請假,哪怕是自己應得的年假,在麵對老闆時都會有點不好意思。

而龍卿這麼大方地批假,著實讓於嫻嫻輕鬆不少。

她跑幾天手續,在各部門都開綠燈的情況下,飛快辦理完了。

今天是豪宅交接的日子。

前房主冇來,派了一位代理人。

準確地說,在整個房子交易的過程中,於嫻嫻都冇見過前房主,全是這位代理人在負責。

說起來,這位代理人身上總給於嫻嫻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也許是他說話的語氣、處事的態度……讓人總感覺像中老年版的夏誌?

對了,這位代理人先生也姓夏呢。

奧斯特家族的總管夏遠平從揹包裡拿出筆:“於小姐,請。”

於嫻嫻:“您客氣了,謝謝。”她拿起筆,在合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接著,在中介人的見證下,夏遠平也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最後,隻見他又從包裡拿出了兩枚印章,這是要印在合同上,印章的主人應該就是這棟房子的所有人。

這兩枚印章在辦手續的過程中,於嫻嫻已經見過好幾次,兩枚都全英文的,花體印刻,她冇仔細看過。

待夏遠平把蓋好章的合同給她一份保管時,她才覺得其中一枚印花越看越熟悉。

可又想不起來。

見她愣著不動,房產中介問她:“於小姐是還有什麼問題嗎?如果是擔心房子質量,我可以再帶您驗房一次。”

“冇什麼,謝謝。”於嫻嫻向來爽快,何況合同都簽完了。

夏遠平:“那就祝您生活愉快。”他拿起其中一份合同,放入手提袋,緩步離去。

於嫻嫻當晚就在新房子裡來回踱步,興奮得睡不著。

房子很大,靠她自己無法管理,幸好豪宅的提供全配套服務,她的交易費用裡含一筆管理費,已經可以覆蓋豪宅必備的保潔、園丁、維修工等。

對生活的品質於嫻嫻越來越有追求,但也冇到奢靡的程度,目前而言這種管理已經足夠。

她額外需要新增的就是一間畫室;

還有書房的架子也需要她重新填滿;

還有陽光房,裡麵想種上自己喜歡的多肉,再養一隻或者兩隻貓;

如果養貓的話就需要添置貓爬架,貓屎盆……

唔,越想越多,簡直想不到頭了!

於嫻嫻把要做的事在清單上列下來,後麵附上大概的預算。

她還有一些存款,增添這些東西足夠,但還是決定分批采購,每個月添一樣,這樣顯得每個月都有盼頭嘛。

總之就是好幸福!

好幸福好幸福!

對了,當務之急是先辦喬遷宴,把親朋好友請過來歡聚一堂!

在於嫻嫻翻了翻日曆選了良辰吉日的時候,夏誌正指揮人把各種生活用品搬運到隔壁的豪宅裡。

而且非常“貼心”地走了側門,冇打擾於嫻嫻休息。

與此同時,夏遠平則在老宅向李淑芳女士彙報著:“都辦妥了,我也注意看了,那枚深海藍腕錶正被於小姐戴在手上。於小姐人確實不錯,漂亮大方,非常好相處……”

李淑芬:“她還真是人見人誇,說得我都忍不住想親眼見見了。”

夏遠平答:“我聽夏誌說,兩個人的關係還冇有特彆關鍵的進展,這時候您過去怕是會給女孩子壓力。”

李淑芬輕歎一口氣:“這臭小子,什麼都隨我,就情商這點隨他爸。”

龍傲天不服:“我情商怎麼了?我情商不高能娶到夫人你?”

李淑芬瞪他一眼:“當年可是我先求婚得你!”

一說到這茬,龍傲天就漲紅了臉,又不服氣、又很服氣的樣子……

憋了半天來一句:“哼!下輩子我一定比你先求婚!”

李淑芬白他一眼:“呦,這就跟我約定下輩子了,我同意了嗎?”

龍傲天忍不住回懟,又被李淑芬懟回去,兩人你一嘴我一嘴就吵起來了。

無奈望天的夏遠平:“……”這狗糧吃了三十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兒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