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晚上回到家,還有點恍然呢。

今天買了座豪宅。

這事已經上新聞了——本市最大豪宅轉讓,僅兩個小時就被不知名富商訂購。

“富商?勉強算是吧,”於嫻嫻想起自己投資的生意,自言自語到,“李政你可要兢兢業業多多賺錢,緊緊抱住龍卿大腿。”

房子是全款買下,由於財產金額過大,要經過多重手續,於嫻嫻考慮了一下,跟酒店提了年假。

冇想到龍卿秒批,連理由都冇問。

於嫻嫻:果然,最近龍卿可愛多了!

買完房子實在太興奮,腦子裡全是對新家、新生活的構想。

門鈴響了。

於嫻嫻先從貓眼看清來人,整理好衣服纔開門:“龍總。”

龍卿塞給她一杯奶茶:“晚安。”

於嫻嫻:“?”

人已經走了。

剩下她抱著溫熱的奶茶發呆。

吸一口,好甜。

一夜好眠,夢裡都是奶茶的甜香。

次日不用上班,於嫻嫻睡到自然醒,拉開門時才發現門口把手上掛了一個大袋子。

裡麵是滿滿的便當。

隔壁奶奶探出頭來:“一大早來個小夥子給你掛上的,我看不是你對象。嫻嫻呐,做人要厚道,對待感情要專一……”

於嫻嫻滿臉迷惑,解釋不清。

半晌想起來什麼似的,問:“奶奶,是不是一個瘦高、戴眼鏡、穿西裝的男人?”

奶奶:“是啊。”

於嫻嫻:“哦,那是我老闆的助理。”

奶奶更迷惑了:“你老闆的助理為什麼給你送早餐?”

於嫻嫻:“……其實是我助理。”她扯了個謊言。

這下說得通了。

奶奶眉開眼笑:“姑娘你厲害呀!年紀輕輕事業有成還有助理!”

她給於嫻嫻比了個大拇指,笑盈盈地走了——真好,於嫻嫻和她對象還是一對二,冇有第三者插足,那咱小區早晚能誕生本城最好看的寶寶!

於嫻嫻把便當盒拎回家。

問夏誌。

夏誌隻回了一句:老闆吩咐。

便再也冇有訊息。

便當盒居然是木質的,一看就精緻無比,嘗一口,這熟悉的美味——又是出自龍家禦廚之手?

也不知道龍卿最近對她這麼好是有什麼企圖。

管他呢,乾飯第一!

她不確定這便當盒是不是能加熱的材質,便把東西全倒進自己的玻璃碗,微波爐轉兩分鐘,埋頭乾!

嗝兒——

滿足。

人生簡直彆無所求了。

她在沙發上鹹魚癱了一會,然後爬起來收拾殘渣。

冇用過的木質便當盒子也洗乾淨了。

這盒子還回去對方應該也不會要,可自家櫥櫃放不下,扔掉又太可惜,明明不是一次性飯盒。

想了想,於嫻嫻把自家冰箱的水果拿出來,切了幾盒放在裡麵,分裝成幾個小袋,給每個鄰居都送了一份。

權當是感謝這些年的照顧。

她把東西掛在鄰居門把手上,等輪到龍卿時冇掛。

龍卿下班晚,還不知道幾點回來,到時候水果肯定壞了。再說,他一個有24小時貼身助理照顧的人,應該也不需要。

可鄰居全都送了,單不送他,被他知道說不定要找自己麻煩。

於嫻嫻最終又回家做了一樣彆的東西給他掛在門上,這才安心離開。

收到禮物的龍卿:“……”

為什麼彆的鄰居都是水果切,隻有我是個水果皮雕花!!

不要以為你雕花雕得好看我就會原諒你……好叭,是真的好看。

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