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站在龍城一品門口。

這裡是獨棟彆墅……不,或者用莊園/城堡來形容更加合適。

市中心絕佳地段,外圍自建兩百米深的綠色隔離帶,生生在這裡隔絕出一個世外桃源。

裡麵的豪宅隻有兩幢,據說從上個世紀就已經建成,內部保留了不少古董裝飾,可以說連豪宅的主體都是一座古堡。

接待於嫻嫻的原本那位中介已經換成了現在這位等級更高的豪宅經紀人:“於女士,也是趕巧,這宅子從建成起冇有轉過手,最近突然放出訊息要售賣,不少人都在約看。也就是您在本城離得近,算是第一批,要是不趕快下手,肯定要被彆人搶了。”

這算是一種銷售話術,但也不全是假話。

豪宅本就是稀缺資源,冇出手一套都會引起有錢人的搶購,在當今宅基地越來越難批的時節,這麼一幢占地巨大、位置絕佳、儲存極好的豪宅的確難得。

於嫻嫻隱隱生出一種激動:“好,帶我去裡麵看看。”

經紀人從正門引她進去:“您單看這台階,就是中世紀……”

“加特羅斯風格,材質是大理石和蒼岩一比一,蒼岩出自海邊開采,夾層中帶有貝類化石天然形成的紋理,目前是有錢也買不到的絕版。”於嫻嫻比經紀人更加順暢地說出這些台詞。

那經紀人目瞪口呆:“冇想到您還真是個行家。”

於嫻嫻:“珠朗酒店頂層就用了這種材質,所以認得。”

“那我就不多廢話了,咱們直接看房型,遇上不明白的您再問我。”經紀人引她進門。

與此同時,龍卿正在給家人打電話:“父親。”

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先生沉穩地接著電話:“什麼事?”

龍卿:“龍城一品的房子您正在出售?”

龍傲天答:“當年開發了兩套,一套給你住,一套空著,老博特那個傢夥不是一直垂涎那套房子麼?上個月跟他打賭我輸了,答應他轉讓那套空著的房,怎麼了?”

龍卿:“您隻答應了轉讓,冇說一定會給他吧?”

“那當然,開放市場,價高者得嘛。老博特給的價格合適我就賣給他。”龍傲天:“你問這個做什麼?”

龍卿:“父親,把我新買的一座島送給老博特叔叔,請他高抬貴手,這房子讓給彆人。”

龍傲天:“嗯?”

龍卿:“我想給自己挑個更喜歡的鄰居。”

“可你平時又不住那裡。”

“以後會經常住的。”龍卿補了一句,“老博特先生愛抽菸,哎,隻怕以後家裡的空氣不太好吧……”

聽聞這話,一直在旁邊不作聲的李淑芬發話了:“我去跟老博特說,讓他換彆的房子。”

龍卿:“謝謝媽媽。”

他掛掉電話。

與此同時,豪宅經紀人的電話卻不停在響,全是要排隊看房的土豪。

於嫻嫻已經走完一圈,對房子各處都很滿意,她說:“你那些電話不用接了,這房子我要了,簽合同吧!”

經紀人大喜,似乎已經看到厚厚的提成在朝自己招手:“好的!您隨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