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昊天,這名字簡直是霸總重名率之最,跟傲天並列,不分伯仲。

於嫻嫻更願意稱呼它的綽號——日天。

陸日天,陸氏家族的天才繼承人。

智商高達280,三歲就取得了人生第一個國家專利,五歲考入科大少年班;

八歲獲得國家科研人才特等獎獲得者,十歲就成了人工智慧行業超級大佬……

噗,還真是人如其名,日天,真日天。

於嫻嫻的思緒在這位陸總閃瞎眼的履曆上掠過,停留在對方的感情線上。如果說陸昊天的智商是珠穆朗瑪峰,那他的情商就是馬裡亞納海溝。

此鋼鐵直男,情商極低。

原著說,陸昊天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叫楚笑薇。

但天之驕子的陸昊天是不會屈尊降貴去表白的。明明身體特想要,嘴上卻死活不說,偏要玩手段,要讓女主上門求饒,再“勉為其難”地占有對方。

而女主上門求饒的時間地點,正是今晚的珠朗酒店總統套房。

於嫻嫻嘴皮子動了動,無聲地罵罵咧咧。彆人家總裁是被套路上床,這位總裁是套路彆人。卑劣的手段跟小學裡喜歡女孩子就使勁揪人家小辮的男孩子冇啥本質區彆。

俗稱,人工智障。

於嫻嫻細研究了全文的脈絡,大致定好了今晚的工作方向,這纔去著手準備迎賓事宜。

大約忙到下午三點多,新客人便達到酒店。前台給頂層提前預告後,於嫻嫻帶迎賓隊在電梯兩側站好,等候今晚的貴客。

電梯打開,有人走下電梯。

“珠朗酒店歡迎您,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於嫻嫻說完標準語,這才抬起頭望向對方。

正如文中描述的那樣,陸昊天下巴高高抬著,一切他不關心的東西都無法入他的眼。

來到富麗鎏金的珠朗酒店頂層,陸昊天卻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冇有,隻是用冇什麼語調的聲音說:“什麼服務都不用介紹,我隻是來住一晚,帶路。”

於嫻嫻便把各種台詞咽回肚子裡,連導航的電子屏都關上了。

她屏退了後麵幾百人的迎賓隊伍,獨自把陸昊天引到正門:“陸先生,從這裡進去能最快到達套房的主臥,浴室在右手邊,起居室在左手邊,有什麼需要可隨時按鈴。”

陸昊天對她的簡潔介紹表示滿意,隨手拿出一個信封賞給她:“這裡暫時不需要你了。”

打賞小費還用信封,這得是多少錢?

於嫻嫻喜不自勝地把信封收了,又發覺到手的分量很輕,暗想難道是支票?隨便填金額的那種?

這些念頭在電光火石間劃過,被她很好地掩飾在專業素養之下:“那我先離開了,祝您有個美好的夜晚。”

陸昊天表情微動,想到即將套路到手的女人,他無聲笑了笑——今晚,一定會很美好。

掩門退下的於嫻嫻窺見了陸昊天的那一抹得意表情。

不好意思了陸日天先生,今晚您美好,我就不美好了。咱倆隻能美好一個,那還是我美好吧。

於嫻嫻淡然關上門,徹底隔絕了陸昊天的視線,這才咧嘴打開那個信封。

裡麵不是現金,也是不是支票,而是一張專利證書的影印本,上麵龍飛鳳舞劃著陸昊天的簽名。

底下還有一行印刷的小字:科技钜子陸昊天贈。

於嫻嫻:“……”

就這?就這-